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湖心亭看雪》

2021-08-14 00:02:53诗集古诗网
是日,更定矣(2),余拿(3)一小舟,拥毳衣炉火(4),独往湖心亭看雪。下面我们就《湖心亭看雪》进行分析。”柳宗元诗中的这幅江天大雪图是从视觉着眼,写“人鸟无踪”。“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独往湖心亭看雪”的“独”字,可以与柳宗元诗句“独钓寒江雪”的“独”字对照起来玩味。”本来是“独往湖心亭看雪”,却不料亭上已有人先到了。

张岱

崇祯五年12月(1),余居西湖。三天大雪,湖中人鸟鸣声,美不胜收。

今天是固定的日子。 (2)@小余拿(3)小舟,支持毳衣炉火(4),去湖心亭看雪。吴沆砀(5),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皆白;湖中影,唯有一丝长堤,湖心一点亭,一芥与玉舟,二三船上的人的谷物!

亭子上,两个人铺着毯子,相对而坐《湖心亭看雪》关于西湖的古诗,一个男孩烧酒炉正在沸腾。见于,他大喜,道:“湖上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拉羽互相喝酒。于强喝三白送别(6)。问他姓什么,他是金陵人,看这个。

下船的时候,周子喃喃自语(7):“别说你是白痴,更像圣人一样的白痴!”

〔评论〕(1)崇祯:明思宗元年。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2)更:一夜分五变。集:声音静。(3)拿拿:这里指的是牵引。(4)毳(cui) 服装:皮衣。(5)雾淞:冷空气如雾。悬当:白空气。(6)大白:酒杯的名字。 (6)大白)7)楠楠:悄悄话。

〔赏析〕张岱继《公安》和《荆陵》两派之后,用轻盈天真的笔写下了国家崩溃和家庭死亡的痛苦。它体现了情境中的情境,具有深远的意义。他可以称得上是晚明散文第一的高成就“寺院”。他的速写可谓名副其实的速写《湖心亭看雪》关于西湖的古诗,老人一千字,矮一两百字。笔墨简洁,充满诗情画意。人们常说散文是诗意的,这是对的。如果拿诗作比较,张岱的速写有点像唐诗。它以短促和隽永着称,笔触寥寥,寓意难以言喻,具有歌声和三叹的韵味,没有被拉长的尴尬。犹如清泉一般,啜饮后,沁人心脾,沁人心脾。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湖心亭看雪》。

在张岱记述他往日下落的文集中,大部分文章都标明了明朝,以表明他不忘祖国。此处标注的“崇祯五年”亦是如此。开头朴实无华的两个字,却在时间和地点上,隐约勾起了后面的大雪和看湖上的雪。

“三天大雪,湖里的人和鸟都好美。”两句话紧跟在开头,并指出了“大雪”二字。上句末的“三日”和下句末的“绝觉”自然地插入到韵中,给人一种突兀和冰冷的感觉。雪景虽然没有具体描述,但让人联想到被大雪包围的湖泊的样子,读起来有一种寒意。作者妙哉不是用视觉来写大雪,而是通过听来写,“湖中人鸟声”,“绝”字,散布冰雪,万籁无声的寒意。这是一种高度写意的技巧,巧妙。大地从人类的听觉和心理感受中汲取了大雪的威严。这让我们想起了柳宗元的名著《江雪》:“千山万鸟飞绝,千人绝迹。孤舟小舟,独钓寒江雪。”这幅柳宗元诗中江天大雪的画面,是从视觉上,写下“人无踪影”。在张岱的著作中,“人鸟寂静”,但这种寂静,正是人们听到的感觉,所以寂静中还有人。柳宗元的诗只有20字,最后以“雪”二字命名,是从结果追因。张岱写下《三日大雪》,使“湖中人鸟声绝绝”,因为从因看果。两者着眼点不同,但各有千秋,也达到了将景物描绘得栩栩如生的艺术效果。如果说《江雪》中“千山万鸟飞绝,千人绝迹”,那是夸大和衬托寒江独钓的渔夫;然后张岱写下“湖人鸟鸣绝迹”,然后就是有人冒着严寒看下面的雪了。

“今天是天,比较固定。我乘小船,抱着火,去湖边亭看雪。”试想,在“人声鸟鸣”的冰雪大地上,有人深夜出门。 ,身披皮袍,端着火炉,“寂寞去湖亭看雪”,这是一种别样风情的孤独与优雅!对比一下柳宗元的《寒江寂寞捉雪》中的“孤独”二字。这样的赏雪和畅快,不惧怕寒冷,不正是因为对自然美景的深深向往吗?恐怕事实并非如此。从这里,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作者的伦理道德和自我欣赏的孤独。深夜他想一个人去,大概是因为他既不想被人看到,也不想见别人。那么,在这种孤独的感情中,不也蕴含着逃避世界的愤怒吗?

看看作者用什么妙笔来写湖中的雪景:“云雾缭绕,天云山水,上下白;湖中影,唯一丝长堤,湖中央一点点凉亭,鱼舟有芥末,船上的人只有两三人!一气呵成。真是一幅湖光山色的夜景,滴墨淋漓的天气! “雾歌洛荡”是对湖上雪水的描写。 , 混淆之间没有区别。 “天云山水,上下白”,用三个“和”字将天、云、湖之间白茫茫的景象写得淋漓尽致。作者总是先写一句话,仿佛把“上下白茫茫”的全景尽收眼底。从看雪的角度来看,与第一眼的总体感觉和印象是一致的。然后换个角度,把它们变成诗意的特写:“长堤上的一记”,“湖心亭上的一点”,“船里的芥末”,“两三粒人”在船上”等。这是一幅朦胧的画,一首如梦似幻的诗,给人一种朦胧朦胧的感觉。作者在量词方面的工作不得不让我们惊叹。你看,“上下白”中的“一”字,就是形容天水的朦胧,让人感受到大境界;以及“一分”、“一点点”、“一绝”中的“一”。这个词是描述视觉图像的模糊性,让人觉得场景很小。大小都差不多,越大的感觉越大,越小的感觉越小。这真的是所谓的“一”,境界出来了!同时,从“长堤上的一个记号”到“湖中亭的一点点”,再到“鱼舟”从“一芥”到“一舟二三粒人”,镜头从小到大。 “mark”、“dot”、“mustard”、“grain”等量词小到只有一个。他们描写视线的运动和风景的变化,暗示着船在夜色中缓缓移动,呈现出一种微妙而多变的现象。意境。这些历经磨炼、锤炼的文字,没有一丝雕琢的痕迹,仿佛是手工制作的,让人感觉是天造地设,自然而然地在那里诞生、安顿下来,谁也无法撼动。这段话是对景物的描述,但不限于对景物的描述。从这个混沌的冰雪世界,不难感受到作者对生命宇宙的深情,如沧海一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