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李白心中有诗意的诗来吗?(深度好文)

2021-12-22 05:55:42诗集古诗网
杜甫的《登高》和李白的《早发白帝城》,这两首诗在创作背景上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是夔州写的,《中国诗词大会》这一场的开头,主持人也特别提到了这座千年诗城,而康震教授将这两首诗联系在一起,大约也是与此有关的。

杜甫的《攀登》和李白的《早出白帝城》,两首诗的创作背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是奎州写的。“中国诗歌大会”的主办方也特别提到了这座千年诗城,康震教授将这两首诗的联系也与此有关。

康震教授说:“奉节对李白来说是个好兆头,因为他在这个地方得到了特赦。突如其来的好消息让李白欣喜若狂,像笼中鸟一样,回到了茫茫的天空,受到了创伤。心中仿佛重新燃起了生命的火焰!仿佛只是一瞬间,他就立刻忘记了自己的委屈与愤怒,流放途中的艰辛与艰辛,以及白发苍苍的六十岁生日。朝气蓬勃、自信乐观的李白我们熟悉的又回来了!”

然而,康震教授在《中国诗歌大会》上说的却是:“在这样一个非常破败的情况下,在这样一个非常死气沉沉的心态下,他还能写诗吗?他的诗还能融会贯通吗?这是一个大挑战,因为什么?一个人的心是孤独的,他没有诗和诗,他怎么能写诗?” “这是他和李白最伟大的地方。李白在他的旅程的尽头,”海峡两岸的猿声停不下来,船已过万重山。”当然,这里的“他”是指杜甫,但康震教授这里是李白和杜甫作诗的意境。相比较而言,据说两人都处于绝境中而此时的绝望。

比较这两段话,一是“欣喜若狂”,“活着,自信乐观”,二是“死得很死”,“内心的孤独”。对比是不是有点太尖锐了?

康震教授也在这篇文章中讲道:“关键是那一天,李白心中有朝霞。” 请注意:一个是朝霞,另一个是结束。这是两个极端的对立面。

撰写《早期白帝城》的李白在“中国诗歌大会”上用康震教授的话说早发白帝城+古诗,“李白在他生命的尽头,‘两岸猿声’海峡不禁船过万重山'”。然而,用康震教授在《中国三峡》中的话来说,是“人生理想再次焕发光芒,诗人的青春活力再次迸发。”光舟已过万山”,心情如轻舟,混沌过往如千山万水被抛在身后早发白帝城+古诗,新的生活,新的希望就在眼前。”

想问一下迷信康震教授的可爱粉丝们。您支持康震教授作为“中国诗歌大会”的特邀评论员,还是绝对是“中国三峡”文章的作者康震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