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组图)

2021-12-22 10:56:07诗集古诗网
所以我并不知道诗词大会是如何认为“粉身碎骨”是错的,看了一些相关文字,得知应该是于谦的《石灰吟》中“粉骨碎身”和我们平时使用,教科书中学习的“粉身碎骨”产生了冲突,才出现了题主的这个问题。从《石灰吟》来说,当然是错的,但是从文化角度来说,诗词大会这种唯书本论的纠错态度本身就错得远了。

有朋友问:课本上明明写着“打碎”。为什么诗歌大会认为是错误的?

首先声明,我不看诗会。没有理由。现在连电视都很少看,更别说综艺节目了,不管是什么类型的。所以不知道诗会怎么认为《断骨》是错的。看了一些相关的文字,才知道应该是于谦的《石灰吟》中的“断骨”这个词,也是我们平时使用和从教科书上学到的。主体的主体问题是在冲突发生后才出现的。

《荔枝》

我们先来看看于谦的这首《石灰吟》:

千锤钻入山中,火光熊熊,仿佛在等待。

不要害怕被压垮,你必须在世界上保持纯真。

于谦是明朝名臣,是抗战奥拉的中坚力量。这首诗是他天真无邪的人生和高贵品格的代表。据说,在他十二岁的时候,他真的是从小就渴望被人看到。

那么为什么我们平时说的“骨与骨”比较流利,而于谦在这里用的是“骨与骨”呢?

我们不在乎诗会的对错判断,因为如果你认为“打碎”这个词出自于谦的话,那自然是错误的古诗石灰吟的诗意,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稍后会讨论这个。我们先来看看这两个词的流畅度和流畅度。

哪个更流畅

“血断骨”意为“扁扁”在上面,“碎骨”就是上面“扁扁”的意思。在这个比较中,没有问题。但如果我们多加注意的话,就用“四音标法”来标记一下,注意一下古诗石灰吟的诗意,“骨”是一个同音字。“分神断骨”的意思是“上平去”,“分神断骨”的意思是“上进去平”,但是普通话的读音已经不是音字了,所以其实从今天的读音来说,“fen” " 和 "Bone" 是第三个声音。这清楚地表明,“Bone and Bone”这个令人不舒服的说法的原因是这两个三分之一的声音是相连的。

连续两个三度音,一般情况下,我们要把前面的三度改成二度,这样才会有平缓的起伏,旋律清晰。

比如“torch”发音为“living handle”,比如“hello”,我们通常发音为“clay good”,这样就不会觉得别扭了。

“bone shattered body”必须读作“bone shattered body”才合适。但毕竟麻烦,而且“断体断骨”要清晰流畅得多,意思也完全一样,所以普通人会选择后一种表达方式。而我说这个词的时候,通常表达的是一种愤慨和凶狠的意思。例如,“我们必须粉碎,勇敢地杀死敌人!” 这种表达会以挤压结尾,语气上会更急切、更贴切,而以平声结尾的《Bone and Broken》则显得比较慢,像一首特写诗,没有气势。.

那么于谦为什么不用《骨与骨》呢?

首先是平整度的问题

《石灰吟》是一首符合标准的现代诗。到了明代,现代诗已经完全成熟,孩子们从小就开始学习。好诗虽然不在乎平淡的标准,但作为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于谦一定是自己的追求,写出平淡又诗意的作品。而这件作品确实达到了这种效果,并且历代相传。

这是一首近形体格律诗,用平水韵“删十五”。

第一句是“千锤掘山”,“凿”“出”是入声词,所以Ping Z是“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 Ping萍萍萍萍萍萍”。

平,平,平,平,平,平。

平,平,平,平。

根据公制,第三句前四个字的扁方格一定是“中哲中平”。毫无疑问,“粉体断骨”的“扁方方”不符合扁平结构,而“骨断体”的扁方是“ZeZeZePing”是一致的,从而保证这句话既不丢也不粘(相关的度量知识请参考我的度量专栏)。同时,将“焚骨碎体”放入七字句中,因为换言之有扁平化的变化,这个四字字没有单独发音那么难听。

另外就是文字的内容

从内容上来说,“殴打”比“殴打”更合理。因骨能“折骨扬灰”,才能真正化为粉,身体不能因血肉而真正化为粉,却有可能将其撕成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