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诗人是否具有小我与大我相融合的创作诚意

2021-12-27 08:55:32诗集古诗网
从接受美学角度看,诗歌往往只是被少数人喜欢,甚至只是创作诗的、研究诗的、编辑诗歌刊物的少数爱好者喜欢。纵览现当代中国诗坛,不能说没有好诗出现,像余光中《乡愁》,洛夫《时间之伤》,舒婷《致橡树》,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也有太多为诗而诗、为写而写的“自我封闭式诗歌”,这样的诗是没有读者的。说到底,诗歌是心灵的艺术,除了诗歌的味道以外,更要有诗人的立场和情怀诉求,两者缺一不可。

□周思明

在网络时代,诗歌的状态发生了多次变化。其表现之一是诗人写作的分歧。2005年前后,诗界出现了“梨花风事件”及随后的各种网络纠纷。于是,便出现了粗俗诗歌创作的狂潮,即所谓的“垃圾派”、“低俗诗”、“口水诗”等。

近年来,诗歌的存在状态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作为一种非常前卫的文体,诗歌创作体现出更多的创新精神和全球视野,其面貌也越来越丰富多彩,如兼职诗、怀旧诗、校园诗、白领诗、文人诗等。等等。其实,诗歌作为一种“青春文化”,不应该是孤独的,是遥远的。在合适的时间和空间,它仍然具有积极的价值和生命力。

诗歌的表达具有统一的背景,诗人可以自由选择写什么描写树的诗歌或古诗,怎么写。从接受美学的角度来看,诗歌往往只有少数人喜欢,甚至只有少数写诗、研究诗歌、编辑诗歌出版物的爱好者。诗歌所能影响的文化空间是有限的,往往在自然和社会发生重大变化的时候,人们才会想到诗歌并阅读它。纵观中国现当代诗歌,不能说没有好诗,比如余光中的《乡愁》、罗浮的《时光伤痕》、舒婷的《去橡树》、海子的《面海春》花开”……但是东西太多了。“自封诗”是为诗和诗而写的,这样的诗没有读者。

诗歌,无论外向还是内向,晦涩或明朗,深刻或简单,其实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诗人不能无视人类的大局,不能没有人的视野,不能无视读者的感受。作为一个诗人,你可以做宏大叙事、微观叙事,无论你写大海还是写山描写树的诗歌或古诗,写你的心,这都不是问题。问题在于诗人是否具有将个体与大我融为一体的创作诚意,能否将传统文化和时代精神与诗人的个人气质相融合。

诗歌,如果你不顾民族精神、先进文化、世界潮流,只把目光投向内心的点点滴滴、点点滴滴、点点滴滴的幸福,你就不会睁眼,也不会关注更广阔的土地和荒野,你不会让自己成为悲伤和民族苦难的结合,很难达到诗歌的理想状态。至于写诗的方法和途径,八仙可以渡海施展神通。归根结底,诗歌是灵魂的艺术。除了诗的韵味,还要有诗人的立场和情调,两者缺一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