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古诗马诗李贺 苏联第四代诗人1956年2月苏共二十大(组图)

2021-12-27 15:01:17诗集古诗网
在诗歌领域内涌现出一批年轻诗人,主要有E·叶甫图申科、Б·阿赫马杜琳娜、А·沃兹涅先斯基和Р·罗日杰斯特文斯基等,他们自称是“苏共二十大的产儿”。叶甫图申科不禁被圆脸女孩所吸引——她就是阿赫马杜琳娜。甜蜜的爱情赐予阿赫马杜林娜以灵感。阿赫马杜林娜同叶甫图申科虽是诗坛上珠联璧合的一对,但两人的个性都很强,在生活上经常争吵。阿赫玛杜林娜与前夫依旧是好友。叶甫图申科始终认为她是“有无限魅力的女诗人”。

苏联第四代诗人

1956年2月苏联共产党第20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点。同年6月,苏共中央作出《克服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决议,彻底否定了“个人崇拜”。苏联迎来了“解冻”时期。社会政治生活松散,思想文化空前活跃。诗歌领域涌现出一批青年诗人古诗马诗李贺,包括叶夫图申科、Б阿赫玛杜丽娜、A.沃兹涅森斯基和Р。Rozhdestvinsky等自称是“苏共二十大所生的孩子”。诗人的新思想和创新艺术给诗歌带来了强烈的冲击。

叶夫图申科认为,“代表出生于1930年代,但道德是在斯大林逝世后和党的二十大后一代人形成的”。自幼酷爱写诗,16岁发表诗歌,19岁出版诗集。苏共二十大后,他经历了从懵懂到觉醒的全过程,对斯大林时代进行了深刻反思。他敢于挑战当局,敢于揭露社会的阴暗面,表现出叛逆的情绪和心理,赢得了读者的喜爱。他的宣传鼓动人才,坚持正义精神,很快成为新一代诗人的代表。在苏联诗歌史上,它被称为“大声说话”,

“香牌”诗多为政治抒情诗,因其具有强烈的社会意义和“呐喊”的表达方式而产生广泛的影响。那些诗是如此的热情,以至于即使是平时不读诗的人也关心诗。《香牌》的诗人经常在剧院或体育馆举行朗诵会,吸引了广大群众。这些背诵将成为那一代人难忘的事件。

叶甫突申科口才很好,口齿伶俐,言辞诙谐。他有一种难得的朗诵能力,在当时的诗坛上是首屈一指的。他的许多作品在出版前在大会上被宣读。一场大型的诗歌朗诵会,会场座无虚席。当叶甫图申科在台上朗诵《俄国人要战争吗?白桦林。” 舞台与舞台融为一体,场面壮观,非常感人。

Voznesensky 的创作是独一无二的,追求声音和视觉效果。他的诗集《反世界》被改编成诗剧,在剧院上演了数百次。他的阅读水平也很高。罗哲·史蒂文斯基的诗歌以政治理论与抒情相结合为特点,充满强烈的浪漫主义色彩。他虽然平时有点口吃,但在台上朗读的时候,声音圆润浑厚,非常顺滑,一点也不口吃。艾哈迈杜丽娜经常与他们同台朗诵。作为这个群体中最年轻、最迷人的女诗人,她经常让观众陶醉。

马诗 李贺此马非凡马_马诗 李贺_古诗马诗李贺

女诗人出现

斯大林去世时,叶夫图申科正在高尔基学院学习。那个时候,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不知所措,从迷信到不信。1954年的一天,他和同学们在夜店里喝酒、读书、吵架。突然一个女孩郁闷地说:“革命已经死了!”

一个圆脸美少女立即喊道:“你说这话还不害羞!革命没死!革命有病,革命该救!”

叶夫图申科不禁被这个圆脸女孩所吸引——她就是阿赫玛杜丽娜。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从那天起,叶府屠神克就对这位大一新生发动了强大的攻势。阿赫玛杜丽娜集纯真与魅力于一身,是众多男生追捧的女学生。她终于被叶府屠神克征服了。数周后,两人步入婚姻殿堂。新郎21岁,新娘未满18岁。

阿赫玛杜丽娜出生于莫斯科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是鞑靼人,母亲是俄罗斯人和意大利人。她优雅温婉,被称为“鞑靼美女”。她才华横溢,自幼酷爱诗歌,1954年考入高尔基学院。

这对年轻夫妇一起讨论了诗歌创作,那是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甜蜜的爱情给了艾哈迈杜丽娜灵感。1955年在《共青团真理报》发表处女作《祖国》。此后作品一直不被接受,作品陆续在大型文学刊物《十月》上发表。这些诗歌以其纯洁的语言和丰富的音色,立即在文坛引起了极大的反响。

然后是1956年,不愧是一本大书,一本特别的书。诗人夫妇也迎来了创作​​的高峰。阿赫玛杜丽娜的诗并没有像叶夫图申科的诗那样直接冲击当时属于禁区的重大社会政治问题,而是闯入了另一个禁区——个人感情领域。她继承了阿赫玛托娃诗歌的传统,主要写日常生活、爱情和艺术,她的突出特点是敢于揭露女性的内心世界。比如《深夜》(1955),用细腻的笔触向心上人倾诉了女人如水般的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