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唐时的诗,合乐才统称为诗歌(二)(组图)

2021-12-28 08:02:39诗集古诗网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此诗又写“空山”,既是空山,就该是除了山啥也没有了,是空廓虚无的,但诗人着重强调了这里的“空山”主要是“不见人”。(但闻人语响)有了“人语响”的“空山”显得更加“空”了。前两句给空寂的山色铺上了白描的底稿,就是这样一座山林,山林间还传来人说话的声音,人声说的什么呢,是渔歌互答,还是樵夫斫柴号子声,又或诗人联句赋诗声,不写,诗有余意,交给人去联想。

苏东坡评王维:“魏墨杰的诗中有诗中有画;观画中有画中有诗。”诗在王维的画里,画的境界在王维的诗里。但这还不是结束。王维不仅是画家、诗人,还是音乐家。

其实,如果我们深入研究“诗”这个词的概念,就会发现在中国古代,不快乐的叫做诗,快乐的叫做歌。在现代,诗和歌统称为诗。诗歌的概念是:“用高度凝练的语言,生动地表达作者丰富的情感,注重反映社会生活,具有一定的文体韵律和韵律”。 “高度凝练的语言”、“丰富的情感”和“集中反映社会生活”是指诗歌的性格和思想属性; “意象”趋于诗的绘画属性,即意象具体化; “有一定的韵律”和“韵”强调诗歌的音乐性。也就是说,如果能称为诗歌的文学题材,基本上是文字、图片、音乐属性的结合。

能称得上诗人的,应该大多是懂音乐的,就像我们现在歌曲的作词人在写词的时候必须考虑音韵和节奏一样。唐代的诗歌和歌曲的联系更加紧密。那个时候,大部分的诗都能唱出来。因此,唐代杰出的诗人大多懂音乐。

王伟是最好的之一,他甚至是一位音乐家。以后读《送元二使安席》(阳关三叠)时,我们将重点探讨王维诗歌的音乐性。今天我们就来读一读他的五部独特的《鹿柴》作为介绍。全诗如下:

空山无人,却传来一声巨响。回到场景进入森林深处鹿柴 古诗鹿柴 古诗,在苔藓上重新拍照。

(空山无人)

唐天宝年间,王维在终南山脚下购置了望川别野。鹿柴(发音为斋四音柴:通过“斋”和“斋”,篱笆围树。)是王维在望川的其他景点之一。望川有20个景点。王维和他的朋友裴迪(前文提到的“裴修才弟”)一一作诗。此诗编为《王传记》,为王维第五首诗。

鹿柴 古诗_鹿柴+古诗_古诗鹿柴教案

一开始,“空山无人”这句话是从虚空里冒出来的。王维喜欢用“空山”这个词,如“空山新雨后,秋色已晚”(《山居秋》),如“人闲随香”。桂花,春夜静山空”(《鸟语花香》),或者只有“空山”才能表现山林的宁静和深邃,或者只有“空山”才能表现出诗人的孤独和孤独更甚。这首诗还写了“空山”,既然是空山,就应该只有山。前方有一座山,却看不到任何人影。意思是除了人之外,还可以看到其他的景色:竹林、小溪、岩石、树木。不见人的原因是树林太密了。在这句话中,诗人调动了人的视觉系统和绘画的视角。

(不过声音很大)

鹿柴 古诗_古诗鹿柴教案_鹿柴+古诗

第二句“单文”是这首诗的一大转折点,也是最巧妙的部分。虽然我看不见人,但我能听到人的声音。山林不见人,耳可闻人声。然后,读者自然会想到山涧水声、水花声、鸟鸣声、林风声、树叶声、草声、虫声。呢喃…… 可就在此时,这些声音仿佛又听不见了,只听得见空山的话语,而那些被忽略的声音,让山林之中更加的寂静,人语皆可。在无边的空虚中听到。带有“人声”的“空山”显得更加“空旷”。在这句话中,诗人从音乐的角度调动了人类的听觉系统。

前两句用白描的手稿覆盖了荒山。就是这样的山林。山林中,依旧有人在议论。人声在说什么,是渔歌,还是樵夫挑柴?喇叭的声音,或者诗人的句子组合和诗的声音,不要写,诗有余味,让人联想。

前两句,这座山有风景有声音,但有些颜色是看不见的。在三、的第四两句,诗人开始给画面的轮廓上色。森林深处:森林深处,树叶茂密。树下的地上已经长出了青苔,显然已经很久没有阳光了。由于天太黑了,没有阳光,地面会长出苔藓。诗人为何要改写一抹阳光?而这道阳光并不是直射而下,而是“返景”,隐藏在树丛中的光线折射在中间,因此,这道光线不仅很微弱,而且很短,增加了时间感和诗的空间。同时,也让“森林深处”更加幽暗深邃。

鹿柴+古诗_古诗鹿柴教案_鹿柴 古诗

(回到场景进入森林深处)

当一缕阳光照进茂密的树林,斑驳的树影倒映在树下的苔藓上,“回景”的“深林”显得更深更深,带着暖色调(或明亮的色调))阳光与树木和苔藓以冷色调(或暗色调)形成对比,使冷色调和暗色调更加突出。我们知道,西方绘画的速写往往有“暗、明、灰、高光、反光”。中国画当然也有明暗对比。是画家常用的一种增强画面明暗对比的手法,但诗人运用得更为熟练。 ,这确实比直接写更聪明。

鹿柴 古诗_古诗鹿柴教案_鹿柴+古诗

(在苔藓上重新拍照)

王伟是诗人、画家、音乐家。这首诗集诗、画、乐于一体。空山的寂静和森林深处的幽暗其实很容易感知和感知,只是声音的寂静更无声,而光明的黑暗更暗却往往不为人知。南朝梁诗人王霁曾写下“蝉鸣林更静,鸟鸣山更幽”(《入若野溪》),其实也是同理。王维很敏感。他以自己的音乐家独特的灵敏度捕捉声音,以画家独特的灵敏度把握色彩。以诗人独特的语言,凝聚了他在短时间内反映空山人语和深林幽美之境的能力。第二个十字架出现。

这样的诗,当然是唐诗的瑰宝。而王维显然是一位兼具诗人、画家、音乐家的综合文学大师!套用一句令人困惑的流行语,“不想成为诗人的画家不是好音乐家。”

(【唐诗朗诵】第20期,图片来自网络)

报告/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