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我刚:我们都做长寿翁呗在烟台东山宾馆(图)

2021-12-30 00:03:42诗集古诗网
我在这里一住半个月,和耀邦倾心交谈,诗词唱和,好不惬意。坐下来,耀邦同志说,“对古典诗词,我没有基础,到这里来才开始学着写,这也是一种休息。另外还写了一首,是吟颂老首长的,有四句:”耀邦同志说,他这次到烟台来养病休息,没别的事,才找了点讲旧体诗词格律的书来翻翻,刚接触,还是“小学生”。耀邦同志谈起诗来兴致很高,从1977年给他当秘书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听他谈这样“闲情逸致”的话题。

1988年夏天,我刚刚从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职位上退休。为了把退休生活调整到“二线”,我承包了一点“写作工作”,到其他地方去完成。

8月下旬,我到了济南,听山东省委党校的一位老朋友说,耀邦同志住在烟台东山宾馆。喜出望外,28日下午赶赴烟台,住在林业部新建的“研究中心”。这实际上是一个海滨度假胜地。开车不到五分钟就到了耀邦住的东山宾馆。在这里呆了一个半月,和耀邦聊得酣畅淋漓,边唱边唱诗,好难受。

半个多月的时间,在当时的我,并没有觉得那是那么的难忘和珍贵。本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巧合,以后相处的机会还是很多的。没想到,一年后他突然去世了,而这次经历却是绝对了不起。

“我们都是长寿鸡”

第一次在东山见到耀邦是29日早上9点。半年没有见到他了,他看起来又老又瘦了一些。可能是因为夏天穿的少吧!后来问起古诗黄段子对话,才知道他在烟台久了,一直住在这里。他哪儿也没去。健康医生每天需要花几个小时来治疗腿部问题。这几个月来,他对外界的事情似乎不太了解,包括北京,所以我跟他聊了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他很感兴趣。

讲了这几年党校改革的风风雨雨,讲了北京的抢购,讲了这两个月在广西、河南等地的所见所闻。

我告诉他,我不再是党校副校长了,另外几个兼职也主动要求辞退新校长,让新班子齐心协力。我说,我下来的时候有个“生活会”!本来我什么都不想谈,但我也以为是党内会议。很少有相关单位的同志参加。有些事情必须出自公众的心。如果他们不说话,就没有机会说话。

作为个人谈话,我向耀邦同志简要介绍了我的讲话内容。他听了,开心地笑了起来,一边让我抽烟,一边开玩笑说:“嘿嘿!没想到老陈,你还是很厉害的!” 他又问我的年龄。他没想到我也是60多岁,只比他小九岁。

听了我讲党校的一些故事后,他深情地问我未来的打算。我说只要能“长寿”,总有事可做;然而,你不能再做一个“战士”,你可以停止做你不能做和不想做的事情。耀邦同志说:“我已经说过,老同志退守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健康长寿’。有些同志还是不同意,说要‘利用余热’。” 看来我的话是否定的。其实这两者并不矛盾。嗯!你活不长,活得舒服。你的“余热”还有什么用!再说,如果你的“余热”是用得太多,对人、对自己、对工作可能都不好!所以,我让你做个‘长生翁’。”我说:“我同意你的意思,但你是长辈!不敢叫我翁。”他笑着说:“那我们就都是长生翁了。!”

耀邦同志问我,我个人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我还没想好。现在我会找一些零工,改变我的生活环境和工作方式。国内还有两个省会没有去过,以后会找机会去。

另外,我还说我想再去西藏。“1980年和你一起去的,快十年过去了,如果可以,我还想再去一次。” 他说:“西藏,我宁愿你去。你可以多去几个地方,而不只是上去。我下次去的地方!” 就是在谈话中,耀邦同志告诉我,他还没有到过全国其他十个地方。两个在云南,几个在西藏。我说:“你还可以去云南,你可以补。我怕西藏有些地区完成不了任务,主要是你去不了那个地方。” 他说:“你不能走。”

耀邦献上的耀邦诗:十年耕耘

9月1日下午,应耀邦同志的约谈,我又去了东山。到了公寓,李兆同志在门口迎接我们,说,耀邦同志在等你。她领着我走进卧室旁边的一个大书房。耀邦同志正坐在大写字台前看东西。见我来,他招呼我,让我坐到沙发上。与此同时,他站起身来,打开抽屉,取出一页宣纸,面带微笑的向我走来。坐下后,他说:“我请你吃顿便饭,你想送什么给你?昨晚没睡好,想了几句,写下来送给你。” 我连忙站起身来,双手接过。递过手中的纸条,这是一首七言诗《陈维仁同志介绍》。笔直奔放,字迹工整:

碧海秋豪重逢,顿时隐退为长生男。

十年耕耘,从不嫌长,桃李已长到盈鹏。

看完题写的诗,我激动不已,连连道谢。坐下,耀邦同志说:“我没有古典诗词基础,来这里才开始学写字,这也是一种休息。” 他说着给我看了两首写给另外两个老同志的诗。. 两首诗的内容因人而异。他们非常有趣,非常具体,关心,鼓励,幽默,甚至受到批评。真的很有趣!他幽默地补充道:“写这个东西毫不费力,也不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