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押解的故事模仿 张玲玲:写作不仅仅是与自我的相遇

2021-08-09 18:00:38诗集古诗网
张玲玲告诉《中国青年作家报》,她的文学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不断遇到问题和困境。自认为没有天赋的张玲玲对于创作总是一丝不苟,甚至带着几分敬畏。在张玲玲看来,修改极为重要,细细地打磨是写作者的责任。“可能到某个阶段,作者们又会回到熟悉的人事写作,但跟早期的理解会有所差别。即便一开始是经验写作,未来仍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处理陌生题材、陌生领域等问题,毕竟写作不单是跟自我相遇、也是跟他者相遇的过程。

离开报社后,她加入了一家影视公司,成为了一名编剧。编剧的作品给了她审视文学作品的新视角,她也开始思考哪些作品更具有IP价值。写剧本讲究美学和戏剧性。同时,它们也不能脱离真正的框架。无论是人物对话还是故事逻辑,她都要站得住脚。她必须学习故事设计和人物传记的写作,而这样的训练也为张玲玲日后的小说创作奠定了基础。

编剧期间,除了分配的剧本任务,张玲玲每个月都要提交故事大纲和想法。这些未展开的故事就像种子。虽然当时没有发芽,但她被带回上海,成为她创作的宝库。这些种子在张玲玲的笔下逐渐成长、开花,形成了中篇小说集《嫉妒》。该书收录了同名小说《嫉妒》,以及《岛的另一边》、《破碎的故事之心》和《像个老人一样来》。 《去加利利海》、《无风的日子》、《拜年》等,从青年、中年、老年三个角度,她轻声讲述了发生在南方城市的七个故事,切入当代生活中的真正困难。每一个故事都透露着作者对人生选择的思考,江南水乡的灵动与美丽流淌在字里行间。

从不断学习和自我否定中重新开始

张玲玲的文字读起来沉稳从容,叙事节奏不快不慢,与她快节奏的语言形成鲜明对比。 “这种写作风格是写作时控制的结果。”因为她是个活泼的孩子,张灵灵希望更多。她可以像梦露、沃尔科特等她最喜欢的文学大师一样成熟优雅,刻意培养自己的写作风格。张玲玲钦佩凯尔特斯·伊姆莱、库彻、耶利内克等作家及其作品。她不仅在写作风格上受到了这些作家的影响,而且在阅读过程中也得到了思维和逻辑的训练,极大地拓展了她写短篇小说的可能性。

张玲玲告诉《中国青年作家》,她的文学之路并不平坦,经常遇到问题和困难。故事编不下去,人物站不起来,找不到合适的视角或叙事基调,语言生涩,呼吸不顺,结构不平衡,中间感觉毫无意义写作等等……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出现,并在创作过程中反复出现。

“我只有两种愚蠢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问题。一种是阅读,另一种是努力写作。阅读更多更新的文本押解的故事模仿,并进行更深入、更困难的尝试。”张玲玲说,她常常怀念过去的创作。有一种羞耻感,我的写作是从不断学习和自我否定中重新开始的。

自认为没有天赋的张玲玲对自己的创作总是一丝不苟,甚至带着一丝敬畏。虽然她的故事灵感来自现实,但她从不敢过多依赖原型,因为“会有一种不道德的创作伦理感。”

在写作之前,她总是在开始写作之前做好充分的准备。在写犯罪小说《拜年》时,她去档案馆搜集资料,进行社会调查,和警察朋友聊天,然后在脑海里勾勒出故事的结构和大方向,确立主要人物,然后写大纲和情节线。她还有另一种写作方式,就是一开始,只有框架、结构和主要人物。她知道将进行什么样的叙事尝试。某个角色会出现在某个章节中,但不会详细到每一行动作。 “预设之外比预设更好,”她补充道。

工作的初稿完成后,接下来她会继续修改。在张玲玲看来,修改极其重要,细心打磨是作者的责任。她喜欢把作品搁置一段时间再回头看。这时候,她就会有新的判断去反思一些细节是否有必要,句子是否简洁流畅,能否传达更多的信息。她会仔细考虑词句的切换,力求作品的质量。比如《像一个老朋友来了》第一章,她只写了两天,却改了一个星期。修改小说集耗时一年多,报废的手稿是原稿的数倍。

谈及对青年作家的建议,张玲玲说,一些青年作家觉得自己的生活积累不够,不必放弃创作尝试。写作绝不是现实或现代主义的唯一两条道路。作者可以从写别人的故事开始,写开销和幻想都不是问题。 “也许到了某个阶段,作者会回归熟悉的人员写作,但会与之前的理解有所不同。即使一开始是实证写作押解的故事模仿,也难免要面对不熟悉的学科和领域中的陌生领域。 “未来。问题,毕竟写作不仅是一个遇到自己的过程,也是一个遇到别人的过程。”张玲玲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