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百年中国·先生。易|陈思和:朱东润先生

2021-08-12 23:02:41诗集古诗网
朱东润先生我进大学那一年,朱东润先生已经八十二岁,还担任着中文系的系主任。朱先生是英国牛津大学毕业的,听说在武汉大学教书时,有些研究古代文学的老学究们瞧不起他,以为留洋学生不懂中国文化,他那时讲中国文学批评史,赌气用文言编了一本讲义,后来出版了,还是用文言文。陈思和著《写在子夜》,上海人民出版社

本文选自陈思和教授在朱东润先生诞辰100周年之际撰写的随笔《午夜的写作》,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先生朱东润

我上大学那年,朱东润先生已经82岁了,他还是中文系主任。时光飞逝。记得第一次走到校门口,看着“复旦大学”四个大字,心里不由得跳了起来。仿佛是为了勇气,我想起了走进学校大门的那一刻。从此,我的人生旅程一直在复旦校园里行走。班级、班级平静如水…… 一晃十八年过去了。今年朱东润先生诞辰100周年。

朱宪在世的时候,是中文系的灵魂;他死了,威风凛凛的义气依然弥漫在中文系的老师们身上。现在50后、60后的一代,当他们怀念中文系的旧时光时,不禁感叹:当年的朱先生……仿佛朱先生代表了一个时代,与他的名字息息相关到某段历史时期的中文系。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刚进大学的时候,系里有十几位七十八十多岁的老教授,但大部分都不上课。它们就像国宝一样,一般都保密。朱老师不同,因为当时他也是系主任,认识他比较容易。建校70周年时,他还对梅尧臣的诗作学术报告,一边说着,一边莫名批评郭沫若。旁边有人悄悄告诉我,1950年代初,朱先生曾怀疑屈原一无所有。就他而言,“离骚”被后人错误托付,受到严厉批评,至今仍未忘记。

在我的记忆中,朱先生并不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他总是很认真。当我们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对待他有点远。那个时候,中国学生喜欢做创造性的工作。他们经常旷课,躲在宿舍里写小说。朱老师知道后,跑到学生宿舍找我们聊天。他板着脸说话,所有人都低着头听。他说了很多。大体意思有两点:第一,中国学生不要急于创作,更不要为报刊杂志写文章。这些不被视为成就。是的,作为学生,你应该诚实学习,打好基础;二是中国学生也要学好外语,否则在任何知识上都学不好,也做不了多少。说完,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蹒跚而去。他不想让同学送他,更不想让别人帮他。现在想想,他说的这两个意见真是好话。可惜,当时的学生都是心比天高的人才,听得见的人。很少。我常常想,如果朱老师那天讲讲他写传记的创作经历,气氛会热烈很多。

陈思和教授

先生朱先生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听说他在武汉大学任教时,一些学古代文学的老学者看不起他,认为留学生不懂中国文化。当时,他谈到了中国文学批评的历史。文言文编了一本讲义,后来出版了,仍然是文言文。但他写的传记很现代,尤其是《张居正传》。直到前两年,国内出版社都在重印这本书。朱先生对这本传记也很自负。听1960年代的学生说,朱老师当时做了学术报告,讲了传记。他认为世界上有三部传记值得一读:第一部是英国的《约翰逊传》。 《传》,第二是法国《贝多芬传》,第三是中国《神话》《张居正传》。虽然我没有亲耳听到朱先生这么说,但我相信他会这么说。说实话,我很佩服这样的学者。你应该有这种自信,才能在学习中与世界平等对话。与现在不同的是,中国学者必须从外国人或出国研究中国学术问题的中国人那里寻找理论依据。

先生朱是儒家,他的研究知识和往常一样,大多都讲究通达天下。他所写的传记有张居正、梅尧臣、杜甫、陆游、陈子龙……都是忠肝义气。后来看了他的遗书《李方舟传》,写的是我自己的身世,但也是一个很普通的学者。我想他年轻的时候一定有很多野心,可惜知识分子的“殿堂”已经倒塌了。他只能在学术岗位上梦想经济繁荣。 1960年代,一家出版社请他写苏东坡传,他也仔细研究过,但以不喜欢苏东坡的游戏人生世界观为由拒绝了出版社。事实上,苏东坡的一生坎坷,充满了不合时宜的肚皮。要不是他学了一点老庄的人生观,早就死于癌症了。但是,朱先生并不喜欢苏东坡。还有一件事,也说明了他的性格。有一次在中文系研究生入学会上,朱老师谈了奖学金,谈了陈寅恪。朱先生说,银客先生虽然学识渊博朱东润的故事,但晚年花那么多精力研究妓女,没必要!这话激怒了中文系的另一位博士生导师陈寅恪老师的弟子姜天舒教授当场离去,朱老师也气得脸色发白。这件事后来流传开来,成为了赞美陈宗弟子护师的好故事,但朱老师的道德文章也由此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