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第一章:三无偶像哥哥和哥哥控制偶像妹妹

2021-08-18 07:00:02诗集古诗网
”我望着快要睡着的妹妹不由的笑了一声。“嘿嘿,哥哥要是真心疼我的话就从了我吧。“切,明明是没那胆,哥哥考虑一下怎么样,你可爱的妹妹可是个17岁的萝莉耶,三年血赚,死刑不亏唉!”妹妹先是小声的吐槽了一下转身便又开始诱惑起我来,但不好意思,你哥哥我不是萝莉控。“哥哥你的三无人设崩了哦。!哥哥你居然这样对你可爱又善良的妹妹,你会招天谴的。

“兄弟,欢迎回来。”我一打开门,一个女孩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我。虽然我差点摔倒,但我并没有生气,因为这个女孩是我的妹妹朱洛瑶。

“嗯,我回来了。”我轻轻点头,嘴角微微上扬,然后在姐姐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如果有人看到这种钦佩,他们会感到惊讶。被冠以外号的霜月王子,居然笑了,好温柔。

哥哥演戏很辛苦,瑶儿替弟弟蹭了蹭肩膀。”姐姐把我拉到沙发上坐下。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不用练习吗?”我一边享受姐姐给我的按摩一边问我的问题,因为我通常比姐姐早半小时到家,这样姐姐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到热腾腾的饭了。

“因为我和雨涵提前完成了赵姐的要求,赵姐让我们早点回来。”姐姐得意的抬起头,哥哥,请夸奖我的表情,

“姐姐真坏,我先做饭了,你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站起来摸了摸妹妹的头问道。

“烤猪肉、蔬菜和鸡腿……还有兄弟!”姐姐闭上眼睛,兴致勃勃地说出这道菜的名字。

“是的,是的,我的零食。”很久以来,我都对姐姐的怪话免疫,但我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因为姐姐点的菜太多,我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准备好。我不禁怀疑我的手艺有点生锈了,因为我三天没做饭了。

“小吃货,饭做好了,还不快过来吃。”我看着快要睡着的姐姐笑了。

“啊,我终于完成了,我快饿死了。”姐姐一听饭做好了,精神一振,跳到桌子坐下。

“哦~你刚吃完我前天带回来的蛋糕,现在饿了吗?”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由得觉得女孩子真的有两个胃?

“那只是点心,充其量是半满的。”姐姐听了我的话,撇撇嘴。

“你要是被赵姐听到了,我怕是不会杀了你。”我扇了姐姐一巴掌,白了她一眼。

“喂~哥,好痛。明明我说的是真的,我为什么要打我。”姐姐抱住头看着我,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嗯?你还问我为什么,这样吃你不怕长胖。赵姐让我盯着你看,管好你的嘴。”一想到赵姐可怕的训练亲哥哥吸奶的故事,我就忍不住发抖。

“嘿亲哥哥吸奶的故事,但我哥哥不是还给我的吗?我知道我哥哥对我最好。”姐姐一边吃着碗里的饭,一边傻笑。

“我对你不好,谁对你好。”我心疼地揉了揉妹妹的头。我姐姐和我出生时就被父母抛弃了。如果当时赵姐没有把我和姐姐抱起来,我早就死在拉杆桶旁边了。

“喂,如果你哥哥真的爱我,那就放开我吧。”姐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瞬间转移了话题,

“嘿嘿!你怎么看,虽然法律不禁止近亲通婚,但道德上并不一致,你明白吗?”我又打了姐姐的头。

“切,明明你没有那个胆子,哥想想。你可爱的妹妹是十七岁的萝莉叶,赚了三年的血,还不是死的刑罚!”姐姐小声说着转过身。他又开始勾引我了,不过对不起,你哥,我不是萝莉控。

“饭后去洗澡,然后赶紧睡觉,明天去洛云大学报名。”吃了几口饭后我就饱了。去洗澡之前还说要有个让姐姐心痛的消息。

“啊~!兄弟,你为什么要我记住这个可怕的消息?”姐姐抱着头痛哭起来,好像上学要害死她似的。

“不管怎么称呼,都改变不了要上学的事实。”我看着姐姐因为要上学而哭泣。

“啊~你怎么懂我们渣男的痛苦。”姐姐撅起嘴,一脸不敬。

“谁让你不要认真上课的,你一整天都在想什么?”我看着姐姐半死不活的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兄弟,你的三个坏了。”姐姐放下工作,笑了。

“这不是你的原因。我小时候骗我说三五的弟弟是好兄弟。我真的信了。做饭、做家务、跳舞、音乐、唱歌、乐器还有什么等等?你的脑子被你吃掉了吗?我居然相信你的胡说八道。”一说这话,就想起被七岁黑腹妹子骗的惨痛经历。

“呃……我小时候开玩笑的。谁让我弟弟这么笨,他真的去学习了。”姐姐侧过头,不敢看我,但还是忍不住。不断地嘲笑我。

“哎,我去,我不敢承认,我还以为你很抱歉,准备几天后,但你这么精力充沛,明天去,记住!八点!早上! !起来!来!”最后几个字我狠狠咬了一口,让姐姐的脸瞬间灰飞烟灭。

“兄弟,我错了就不能错吗?”姐姐坐在我腿上,一副婴儿的样子,希望我明天取消报名的计划。

“嘿~不!是的!是的!”我笑了几声说。

“啊~!兄弟,你这样对待你可爱善良的妹妹,你会被天谴的。”她见爱玉无用,开始用拳头捶我的胸膛,口口声声说被天罚。 .

“我先去洗个澡,你把碗放好。”我拿起沙发上的衣服,对“心疼”的姐姐说。

“哥,你这个钢铁直男,这辈子都不想找女朋友了。”我姐姐在浴室里替我判了“无妻监禁”。

“我洗完就去睡觉,你早点洗,早点睡,明天签到。”我穿上睡衣,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姐姐说了几句话,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我怎么能让我弟弟睡觉?我怎么能让我弟弟睡觉?”朱洛瑶洗澡的时候也在想这个。

敲门声打断了我的睡眠。

“怎么了?”我打开门揉了揉睡眼。

“哥,赵姐知道上学了。”姐姐尴尬地挠挠头。

“放过你的细心吧,一周前我就跟赵姐说过了,她说我们近期没有演唱会,不需要代言,所以我们可以去上学,所以你该去睡觉了。”我用手指弹了一下姐姐的额头,笑了。

“哦~”姐姐绝望地回到房间。

看到姐姐这样做,我有点心疼,“明天给她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