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电影《刺杀小说家》上映当天,导演刘循子墨在社交平台洋洋洒洒热搜

2021-12-25 01:56:16诗集古诗网
有的导演用小作文分享自己的创作心境;有的则用小作文来求排片;有的则来进行自我反思。2020年,电影《赤狐书生》上映前夕,他也曾为此写了一篇小作文。那会儿电影刚过3亿,片方结束了几场答谢场,但事实上,这个票房成绩对于电影而言,并没有实现盈利。事实上,不管电影人发小作文是为了什么,以及是用什么风格呈现,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他们对自己创作结果的珍惜。

电影《成名立万》上映当天,导演刘寻子墨在社交平台上雄辩地写了一篇长文。他在开头提到,“在11月9号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要写一篇关于这部电影的小论文。我不知道该写什么……”

影视作品上映前后,导演或制片人在社交平台上写“小杂文”的现象屡见不鲜,更何况演员不时利用自己的“明星效应”来写“小杂文”在热搜之上。

以往纸媒占主导地位的时候,一部成本较高的电影上映,都会伴随着电影的幕后花絮的诞生,通常是电影的幕后花絮和演员和工作人员的创作经验。直到今天,这种古老的形式仍在一些电影作品中使用。有些是为了反映电影的幕后创作,有些只是为了纯粹的服务宣传。

例如,电影《暗杀小说家》上映时,其创作记录《第二次冒险》与导演、编剧、摄影指导、艺术指导、造型指导、视觉效果指导、红发鬼演戏。包括编剧和动作导演在内的8位创作者在书中详细分享了他们对整部电影的创作心得。

随着媒体环境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愿意将内容放到社交平台上。有的导演用小文来分享创作心情;有的用小作文来安排电影;有些是为了自我反省。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就媒体而言,它已经受到了一定的关注,经过二次传播,或许能够引起足够的关注。然而,这些雄辩的文字,你有没有停下来滑动手机的拇指仔细阅读呢?

一个特例

与刘荀子的文字简洁明了相比,同时上映的电影《梅艳芳》的制片人姜志强在梅艳芳58周年纪念的前一晚,在朋友圈写了一篇长文。可以说,真诚与感情并存。

蒋志强用他的“小作文”告诉外界,他坚持拍摄《梅艳芳》的原因。文中有他和梅艳芳的缘分,也有他和张艺谋之间的遗憾——《十面埋伏》结尾台词的由来,“我想用这部电影记住梅艳芳小姐。 ”

就像文末那句话,“而今天,我希望我能正式回归梅姐的电影。虽然时代变了,但我感谢无数感谢梅姐的旅友。我也希望把它留给一个可能不再熟悉这个名字的时代。实力。”

全篇有往事,有怀旧,有感恩。文字没有那么华丽,但简单到足以让更多人感同身受。

这似乎一直是蒋志强以往散文的风格。

2020年,在电影《红狐书生》上映前夕,他还为此写了一篇小作文。散文的内容不仅是宣传电影,还有当时的大环境。作为资深电影人,他将自己所有的诚意和爱心都倾注在文字中,甚至说:“毕竟有你,世界还能往哪里坏?” 成为金句,广为流传。

一时间,很多电影人都转发了这篇文章。不是为了讨好对方,而是说出那些感同身受的话。

文字就像他自己,蒋志强总是把他对电影的尊重放在这些文字里。这也是拍摄的呼吁。蒋志强在做投资人的时候,并没有过多提及自己作为投资人的事情。相反,他用简单的笔触感谢了电影制片人姚晨,感谢她的证明。女电影人的力量甚至坦言,她们“以自己为耻”。

但事实上,他配得上这部电影的所有赞誉。

蒋志强身边的工作人员都知道,他不是一个爱交朋友的人。现在,每当一部电影上映,无论是作为投资人还是制片人,他都会动动大拇指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内容告诉大家,只要能对电影有所贡献。

切片效果

正如姜志强第一次为电影配音,为《闪电侠》的制作。编排小排片一直是导演的常态,但在常态下,总会带来不同的问题。

今年春节期间,《众神之令》导演李未然与导演饶小智的“小作曲”之间出现了巨大的差距。

电影上映的第10天,李未然发了长帖希望得到影院的支持,甚至最后写道:“请珍惜《武士神令》的最终阵容,给我们多一点热情;我也希望电影院的同仁多给我们一点支持,让想看电影的朋友更容易买票……当希望是黑暗的时候,总会有光明。”

看似真诚的话语,却没有得到公众的认可。因为他在文章之前写道,“我们有足够的信心和专业去做,但最终的选择权仍然掌握在观众手中。”

用他的话说,他深入探讨了创作的艰辛,讲述了创作的所有四年。然而,作为导演,他完全无视观众的意见,他当时的电影名气也没有得到任何平台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