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机器灵,砍菜刀”就是的童年岁月|远方的游子

2021-12-25 08:55:35诗集古诗网
童年的时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我们所玩的内容,大多属于自创,很多项目,就地取材就可疯闹起来,但绝大多数都是有感而发。“机器灵,砍菜刀”就是这种自然天成的游戏。上个月中旬,办公室的一个同事聊及“机器灵砍菜刀”这个游戏,欢笑之余,他忽然问我,你儿时玩过这个吗?而“机器灵砍菜刀”,则是大家最钟爱的游戏。这种游戏原始得可爱,每每念起,心中都会有一丝旖旎。

文字:在远方徘徊

图片:来自网络

历经14年的坎坷,我从一个稚嫩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有福的中年大叔。这一刻,我正坐在安静的书房里,闭上眼睛,静静地回望童年的褶皱。

机器灵,砍菜刀——张卫_机器灵 砍菜刀 - 张卫_机器灵砍菜刀故事

童年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我们播放的大部分内容都是我们自己创建的。对于许多项目,我们可能会对本地材料感到疯狂,但大多数项目都受到它的启发。同样的模式,反复推演,代代相传,游戏规则也在剧中敲定,成为固定版本。《机器精神,菜刀》就是这么自然的游戏。

今天之所以说这个游戏,是因为我的一个同事。

上个月中旬机器灵砍菜刀故事,办公室的一位同事谈到了“机器人斩波器”这个游戏。笑完之后突然问我,你小时候玩过这个吗?我说当然。还记得怎么玩吗?他继续问。我想过,但我真的忘记了。

三天前,无意中听到了济宁歌手张薇的《机灵,菜刀》。这首童谣的节奏,突然像一颗流星划过我长长模糊记忆的星空……仿佛又回到了熟悉的那个。这个国家又回到了那些梦幻般的岁月。

机器灵,砍菜刀——张卫_机器灵 砍菜刀 - 张卫_机器灵砍菜刀故事

那时,村子里有很多孩子,每个家庭至少有两个或更多。尤其是到了晚上,村子中间的空地变成了孩子们的欢乐海洋。而“机器人斩波器”是大家最喜欢的游戏。

参与这个游戏的人越多越好。少了人就无法形成足够的气场,也不会掀起狂野、惊险、刺激的气氛。

游戏是将十多个孩子平均分成两队。每个队的孩子手拉手站成一排,站在自己的边界前。两方的界线相隔十米左右。

两支队伍各组成一条人链。在人链中,实力强的人往往会插在薄弱环节,这样对手冲过来的时候,也不容易失手。

机器灵 砍菜刀 - 张卫_机器灵砍菜刀故事_机器灵,砍菜刀——张卫

等大家准备好后,A队会喊:机器人精神,菜刀,跟我来接。B队说选谁,A队说选“毛老”,B队说“选人回家了”,所以甲方说选人,然后B队这个人就赶紧冲到甲方,为了突破甲方的人脉链。

这时候,甲方的“马”会手拉手,试图阻拦。如果乙方的人员能够突破对方的防御,就可以“俘获”甲方,独自回到队伍中。如果甲方的脚没有被打断,就会被甲方扣留。接下来,更换另一支队伍进行挑战。如此反复,直到比赛结束,人数多的一方获胜。

那个时候机器灵砍菜刀故事,玩这种游戏特别上瘾。有时已近半夜,大家还是舍不得离开,直到家里的父母在村子里喊着他们的名字才勉强离开。

机器灵,砍菜刀——张卫_机器灵 砍菜刀 - 张卫_机器灵砍菜刀故事

小时候,玩这样的游戏,让大家心里一清二楚。就算被对手“俘虏”了,也不觉得丢人。开个玩笑,回合结束后,就来到下一组。

这种游戏原创又可爱,每每想起,心里都会有一丝魅力。再看眼下的孩子们,他们一个一个地被夹在父母的怀里,爷爷奶奶和爷爷奶奶的怀里,一不小心就好像被狼抓住了似的。

每当我亲眼目睹这些,我越发觉得那是童年的可贵。如今,每个城市的广场可以说是一个接一个,但没有“机灵和斧头”的容身之地。只有滑手在寻找自己的领地,在自娱自乐的快感中肆意横行。

如今的游戏越来越强化了孩子们所谓的独立人格。即使在今天的乡村,孩子们也跟不上“机灵和菜刀”的传统。整个气场都已经处于市场经济的洪流之中。这个游戏所需要的团结、合作、合作,被父母的生存压力所削减和忽视。在日益丰富的物质文化中,大人和孩子的精神因素越来越苍白。

机器灵 砍菜刀 - 张卫_机器灵砍菜刀故事_机器灵,砍菜刀——张卫

有时候,无论是走在城里,还是在乡下,我们看到的往往是年幼的孩子拿着手机玩游戏,看着他们年纪轻轻就戴上近视,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不安和悲伤。

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也可能是现代飞速发展的喧嚣。每个人都很忙,没有时间照顾周围的人。这样的氛围,我真的觉得有些不自在。也许这就是我小时候怀念玩“Robot Chopper”的真正原因。

一个人,一杯茶,一本书为伴,怀念和讯阳光下幸福的旧时光……

报告/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