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中国桥牌协会陈泽兰同志打电话:我,七十岁(组图)

2021-12-25 20:56:05诗集古诗网
有趣的是,小平同志打牌时,还能“一心二用”。有一次,我抓拍了一张小平发奖时的照片,老人微昂着头,一脸慈祥的笑意,鼓掌向大家问好。我将照片拿给同志们看,大家说不错,很传神。于是我萌发了一个想法:如可能,请小平同志为照片签个名。我把这想法告诉桥协陈泽兰同志,她让我洗好照片,有机会试试。”我接过照片,看到照片下面三个遒劲的墨笔字:邓小平。

我七十岁了。退休前,他是中国体育报的记者。对于摄影,属于业余水平;对于bridge,更是无知。但正是这两个专业不是我的专长。由于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有很多机会走近世纪伟人邓小平,为他拍照,领略伟人的智慧和风采。

那是1987年的春节,我们报负责桥牌报道的记者坚持要带我去看老同志桥牌比赛。他说,不懂也没关系,来感受一下打牌的气氛吧。比赛结束后,听说参加比赛的邓小平同志要去比赛大厅与大家见面。碰巧我带了一个相机——当然是非常普通的业余类型。还没等我准备好,小平就在万里的陪同下来到大家面前,用浓浓的四川嗓音向大家打招呼:“同志们,春节好!”

匆匆忙忙的连按了两下快门,闪光灯没有亮,但我和大家一起拍了一张小平和万里同志的好照片,第二天在报纸上看到了。(图片一)

从现在开始,我会收到桥牌协会的邀请,参加一年一度的老兵桥牌运动会,所以我拍了很多小平同志的照片。

1990年,我更荣幸地得到了一次“特殊待遇”——6月23日,中国桥牌协会陈泽兰同志给我打电话:“老冯,下午有重要活动,准备好相机, 2:30到达。人民大会堂。”

我不由又兴奋又紧张:莫非……

我如期来到了大礼堂。万里、阿沛·阿旺晋美、荣高堂、吴少祖等同志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小平同志带头改革干部政策,取消领导班子,提拔年轻一代干部。而且,他还亲自实践,1989年离开党和国家领导职务。他说:“退休后,我的最终愿望是过上真正的平民生活。” 小平同志热爱桥牌运动。他说他打桥牌,最喜欢和高手一起玩。这也是他一生勇敢奋斗、勇于挑战艰辛的性格写照。小平同志退休了,当然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在牌桌上与他的牌手见面。

图二

图三

小平同志来了。

他步履稳健,神采奕奕,面带微笑,与人握手、打招呼,洋溢着亲切自然的气息,流露出一种普通人的生活和朋友间的情谊。(图二、三)

图四

邓小平的故事_有关邓小平的故事_邓小平遗物故事

这一天,小平同志精神抖擞,万里、那派、高唐、吴少祖等甲板依次与小平作战。小平同志打着打牌有关邓小平的故事,头脑清醒。有时他自己拿牌,有时把牌给女儿邓楠,他还教女儿打牌……(图四)

我离牌桌有点远,尽量用镜头捕捉到小平最迷人的地方,轻轻按下快门。房间里开着空调,很凉爽,但我不禁大汗淋漓:这些珍贵的照片我可以保留吗?

有意思的是,小平同志打牌的时候,还能“一心两用”。打牌的时候,房间里的电视开着,正在直播世界杯足球赛。那一天,世界杯决定了16强,洗牌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巴西队不错,有的说意大利队有希望,也有的欣赏德国队的坚韧队有关邓小平的故事,但小平同志却说:“不要小看荷兰队!”

虽然荷兰队在八强被淘汰,但我认为小平同志看重的不是比赛的结果和排名,而是足球的深厚底蕴和高尚艺术境界。当年的荷兰“三剑客”古利特、巴斯滕和里杰卡尔德,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有关邓小平的故事_邓小平遗物故事_邓小平的故事

在拍摄这张照片之前,还有一件让我难以忘怀的事情。有一次,我拍了一张小平颁奖时的照片。我把照片给同志们看了,大家都说好,生动。于是我想出一个办法:如果可能,请小平同志在照片上签名。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桥梁协会陈泽兰同志,她让我把照片洗干净,有机会试试。

我连忙递上照片,后来也没太在意。毕竟小平同志有几万个国家大事要操心,这种小事他未必能管。

图五

谁知,很快,我们报负责大桥的记者齐有光跑过来告诉我:“小平同志在你发来的照片上签了名。” 我拍下照片,看到照片下方三个浓墨重彩的人物:邓小平。日期如下:1999年2月。(图片五)

我很荣幸收到这份珍贵的纪念。它不仅是少有的伟大一代书法家,更是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连同伟人的精神、风采和品格,将永远存在于我们心中。(冯桂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