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三毛的诗让您串联起来逐步展现在读者眼前(组图)

2021-12-26 13:56:47诗集古诗网
在那一年,他以《天堂之鸟》纪念一位朋友的离去;30年后的现在,肖全以《ECHO:永远的三毛》纪念一个传奇的永恒。再就是当时出版《天堂之鸟》的时候,间隔的时间(距离三毛离开)非常的近,当时的心情等各方面还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拍了三毛,出版了《天堂之鸟》这本小册子,后来被杨丽萍看见了,她非常地喜欢,就托人到成都来找我,问我愿不愿意为她拍照片。

三毛已经出世30年了,她身后撒哈拉沙漠的故事,她与何塞的爱情,那些传奇的经历,至今仍被很多人反复提及。她的故事被很多人阅读和记住,并被重复和流传。她的作品让很多人嘴角勾起笑意,湿润了眼眶。1991年,三毛的离开,让她的朋友们深感悲痛。摄影师肖泉就是其中之一。那一年,他以《天堂鸟》纪念一位朋友的逝世;30年后的今天,小权以《ECHO:永远的三毛》来纪念传奇的永恒。成都、敦煌、台北、撒哈拉、重庆五地,拼凑出三毛生前的形象,是对三毛的记忆 肖权和他的亲戚朋友的一生。三毛是肖权生命中的一颗流星,给了肖权强大的力量。同时,三毛也是那个时代的流星,让无数人鼓起勇气走上自己的人生道路。在和小权的对话中,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拍摄三毛的那个夏天。四点过后,太阳突然出现了。在容城柳荫胡同的古柳旁,我们看到那女人在古胡同里缓缓走来。在和小权的对话中,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拍摄三毛的那个夏天。四点过后,太阳突然出现了。在容城柳荫胡同的古柳旁,我们看到那女人在古胡同里缓缓走来。在和小权的对话中,我们仿佛又回到了拍摄三毛的那个夏天。四点过后,太阳突然出现了。在容城柳荫胡同的古柳旁,我们看到那女人在古胡同里缓缓走来。

三毛和小权

1990年9月21日,肖权用三天时间拍摄了他仰慕已久的女人三毛。他和三毛从柳荫街出发,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

三天时间过得很快。三毛看着洗好的照片,兴奋地对小权说:“小权,这就是我!” 三毛离开30年后,肖权仍在寻找三毛。足迹,遍及世界。肖的新书《回声:永远的三毛》出版时,我们和他聊起了关于三毛的故事。

问答

Q 看完这本《ECHO Forever三毛》天堂鸟故事,就好像和三毛一起走过她人生的点点滴滴。大量的图画、哀悼文字、三毛的诗句让你连接起来,逐渐展现在读者的眼前。我觉得这是一本需要大量时间和精力才能完成的书。您开始计划出版这本书以最终与读者见面已有多久了?

A“天气热,我们一起去凉快的地方,你来拍照,我来写。” 其实我出版的第一本书叫《天堂鸟》,是三毛离开后不久制作出版的一本书。说起这本书天堂鸟故事,我其实有很深的感触。出版这本书的初衷是与三毛达成的协议。

《天堂鸟》这本小册子是我这辈子出版的第一本书。当时在中国影响很大。后来才听朋友说,这本书从1991年至今已经发行了9万多人。书,是的,不是九千(笑)。这本书后来被很多很多人看到,包括1992年广州双展的时候,同事跟我说她刚刚失恋,很痛苦。当她遇到这本书时,从三毛的一些文字画面中,我感受到了一种能量,或者一种力量,从三毛的眼中,让她度过了那个艰难的时期。

我第一次见到陈大珍是在1991年5月,当时我在成都举办了一个三毛画展,这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画展。陈大珍是三毛在台北的朋友。这本书里也有提到。他提供的书中有很多图片。自从三毛走后,这么多年,他一直是我的好朋友。她也是三毛的妈妈——陈妈妈非常信任的人。

当时,陈大真来成都找我。他受三毛家人(陈妈妈、陈叔叔)的委托,带来了三毛曾经用过的东西(我真的不喜欢用大家常说的两个词——文物,所以我用三毛用过的作为一个例子)。他给了我一个盒式磁带,名叫《读地球——大学里的三毛演讲》,后来编成了刊物。

我听了之后,非常感动。《阅读地球》原版盒式磁带几乎保存完好。后来我把它送给了和我一起生活了六年的前妻。当时她要去美国。我当时没有。钱给了她《读地球》,这是当时对我来说最重要的。

当我没能参加三毛的葬礼时,她对我说——“三毛没有葬礼,三毛只有生日。”

后来陈大真一直鼓励我,小权,你再出这本《天堂鸟》吧。其实很多朋友都希望能再次看到《天堂鸟》。三毛走后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台北、敦煌,包括三毛的发源地重庆。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我积累了很多照片,我把这些照片整理在一起。进去之后当然是后来编的文,包括贾平凹、三毛一家(姐姐、弟弟)等。我想这样,一本三毛这么大的书,应该是给三毛的。送给毛迷们的好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