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小野洋子:回到利物浦,一座她从未忘记的城市

2021-08-01 07:01:47诗集古诗网
小野洋子在利物浦“双重幻想”展览上。列侬和小野洋子追求的是更大的目标:世界和平。小野洋子此前在接受《新星》(Nova)采访时也说过“女人是这个世界的黑鬼”。所以对她来说,回到利物浦,记录下她和列侬的所有合作,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注:这句诗摘自小野洋子的诗集《葡萄柚》,诗集中每一首诗都是以“想象”开头,这也是列侬《想象/Imagine》这首歌的灵感来源。

“你的人生就像一出戏,在全世界上演。因此,请记住,这只是旁观者的一场戏。”这是小野洋子最近的一条推文。小野洋子使用推特本身就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在推特发明之前,她的很多金句都是非常受欢迎的推文。她总是走在时代的前面。人们似乎因为各种原因讨厌她。因此,我(指本文作者、《卫报》撰稿人 Suzanne Moore)认为,她必须将自己视为故事中的一个角色,才能生活并做自己。

她现在就在我面前,身材娇小,戴着墨镜和帽子,最后一次确认了利物浦“双幻想”展览的细节。我看到几个苹果要在有机玻璃底座上展出。这是当年英迪卡画廊展品的重演。约翰列侬参观了伦敦的这个画廊,并咬了一口要展出的苹果。我就是这样认识了小野洋子的。虽然小野洋子一直给人的印象不是一个老顽皮的孩子,但她现在毕竟已经85岁了,开始需要帮助了。有人告诉我,她非常情绪化。她没有受到时差的影响。第二天,她会去拜访列侬长大的房子,坐在他的卧室里,再次感受他的气息。

小野洋子诗集选段

约翰列侬的美国绿卡于 1976 年由美国移民局签发。

“她抢劫了列侬,她让列侬离开这里。但她也经常回到利物浦,她没有忘记我们。”酒吧里的一个男人告诉我,他的朋友也同意了。 直到现在,人们对她几乎没有一点尊重。小野洋子曾被视为甲壳虫乐队解散的始作俑者。她是一个邪恶的外国人。她不仅抢走了列侬,还对他施了魔法,让他又累又麻。

她控制欲强,粘人,没有天赋——骗子不知道如何让列侬着迷。人们对小野洋子的厌恶现在似乎很容易理解:这显然是厌女症加上彻头彻尾的种族歧视。音乐发行商和艺术界一直严格限制女性气质,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小野洋子显然不符合他们对女性气质的定义。

阿尔伯特戈德曼在他的传记“约翰列侬的生活”中说,东方女性的所有刻板印象都源于小野洋子。假装是文静的艺妓,实则是恶龙少女。列侬是个软弱的人,有很多缺点小野洋子诗集选段,所以被这样一个狡猾贪婪的家伙操纵。 1988 年,高盛说她“看起来像一只猴子”。两人的近身生活他无从得知,只能以这种胡说八道的方式揣测。

所以难怪小野洋子想在列侬的出生地讲述他们的爱情故事,尽管她不想刻意澄清一些事情。展览名为“双重幻想”。也许他们的结合是幻想,或者他们所有的关系都是幻想,但在这里,这个幻想的背景是一个世界事件。一个简单的爱情故事背后,是1966年的动荡世界:越南战争和民权运动。他们以艺术的方式回应了这一切。

小野洋子诗集选段

小野洋子诗集选段

小野洋子在利物浦的“双重幻想”展览中。拍摄:马克·麦克纳尔蒂

当我看到属于这对夫妇的东西时,我奇怪地感动了。小野洋子的太阳镜放在列侬金边眼镜旁边,镜片互相反射。我曾经见过小野洋子。演出结束后,我跑到她面前和她打招呼。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哦,洋子。她站在舞台上尖叫着,声音就像一个受虐的孩子。他们的儿子肖恩·列侬当时也在场,显然他更健谈。小野洋子似乎不喜欢闲聊。我想告诉她,我小时候看过披头士乐队,叔叔带我去看了他们的表演。我当时很害怕。那是我第一次去看演出。当时可能没有“健康与安全”部门,他们一直在用扫帚把女孩们赶下台。观众尖叫。

列侬被谋杀时,我正在迈阿密的一家餐馆工作。那天晚上我收到了很多小费,因为我是英国人,我在招待客人时一直哭。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甲壳虫乐队现在似乎已经过时了。

小野洋子丑_小野洋子诗集选段_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 孩子

小野洋子也很了解时尚,她喜欢衣服。她自己的衣服是黑白的,她知道什么适合她。

一个展厅一直在展示列侬对迈克尔·帕金森的采访。后者问列侬为什么媒体说小野洋子丑?为什么列侬能接受她?列侬解释说:“人们说这个女人让列侬发疯了。他现在疯了。但实际上……洋子刚刚释放了我心中的疯狂。这些疯狂已经在我心里了。我被压抑了很长时间。”

通常在采访中,小野洋子坐着抽烟,一句话也不说。我们对这个形象很熟悉,但她现在正在谈论它。小野洋子一直守在列侬身边,因为他太没有安全感,一刻也不想洋子离开他的视线。 “双幻”展览或许可以调整他们之间的关系,最终达到一定的平衡。其实,不是小野洋子粘着列侬,而是列侬粘着洋子,但也可以是相互的。小野洋子当时已经是激浪派艺术家。她认识很多了不起的人,比如约翰凯奇,他也举办过国际展览。和列侬一样,她结婚生子。和列侬一样,她的成长背景也是战争不可或缺的:二战中利物浦被轰炸,小野洋子逃离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