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会说话的诗(老舍)_【老舍随笔集】_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2021-08-01 21:03:25诗集古诗网
是的,读者也要求好小说,好戏剧;我并不专对诗人苛求,而宽容小说家与戏剧者。不过,现在咱们是在谈诗,就不便旁扯到小说与戏剧上去了。他也可能因注意到鼓词而写起鼓词来,因为鼓词在形式上和旧体诗有血肉相关的关系,而在语言上又较旧体诗更自由活泼一些。老朋友,也请你不要误会,我并不要求《诗刊》写上兼载旧体诗与鼓词。我倒是希望另有诗刊,专载旧体诗,或通俗文艺。

科佳:

老朋友,谢谢你让我写《诗》!

但你真的超越了我!你清楚地知道:我没有诗的天赋,不但不敢写诗,连诗也不敢谈。但是你让我为《诗刊》撰稿,你不是把我列在队伍里了吗?

一个老朋友的小玩笑,也许没什么大碍吧?好吧,我就说一说,说一说诗,看你敢不敢发表!

文史哲论语白话全译^^^道德经白话全译^^^鬼谷子白话全译^_老舍白话诗集_老舍写过老舍自传吗

从百花盛开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当我们想到诗歌时,我们会想到三种形式:旧诗、新诗和流行歌曲。三种形式不同,语言也不同。按百花开之见,皆应盛开。不,我们不仅要拥有自己的花,还要互相竞争,看谁的花最漂亮最美。

不幸的是,事实并非如此。

就我这几天看到的作品来说,有古诗不错的,但也有一些只能算韵的。新诗发展得很好,但精彩的并不多。至于流行的鼓歌词等作品,数量不多,质量也没有提高。老朋友,不要发表这封信,会引起很多人的不满!另外,我看到的作品有限,估价难免主观和不公平。

但是,如果我的话够不幸的话,这可能是个问题。在号召百花盛开的初期,这个问题的发生可能是不可避免的。是的,每个人都乐于听到百花盛开的呼声,当然他们也愿意发表一些用他们习惯的语言和形式写成的作品。这是合理的。所以大家只争取发表,不考虑值不值得发表,也是合情合理的。

然而,天长日久,这种你新你老,你增加我的人气,几乎互相反对,他们缺乏念诵的临时创作,他们不会令人满意一首好诗,不管写成什么形式,总能背诵一会,洛阳纸贵。鲜花盛开,不仅是形式上的活泼活泼,更需要各种形式的诗词出奇的成功,真是好东西。这些美好的事物,让人读后感慨,感谢百花盛开的呼唤,而不是仅仅让读者见多识广,无所爱。我们应该开始比赛,不是吗?

诗歌是最难写的,我知道。当我读一首诗时,无论是旧形式还是新形式,我都会把自己置于诗人的位置上:看,这个词用得多么好,那行的音节多么美妙!诗人付出了多少努力!然而,这种对诗人的钦佩和感激之情并没有阻止我更严格地要求诗人写出更好、最好的作品。我是一个读者,我有权利要求当代杜甫的出现,虽然我知道这很难;唐代众多诗人中,杜甫只有一位。然而,诗人希望杜甫傲慢自大。各种形式的诗人作家,竞争!不要以为掌握了某种形式就有权发表。我们的读者需要真正的好诗!是的,读者也需要好的小说和好的戏剧;我对诗人的要求不高,但对小说家和剧作家的包容度很高。不过,既然谈诗,就不方便谈小说和话剧了。

老舍写过老舍自传吗_文史哲论语白话全译^^^道德经白话全译^^^鬼谷子白话全译^_老舍白话诗集

如果你不参加比赛,你很容易抱残守缺老舍白话诗集,捍卫不完整。扫帚的女儿们只会在形式上绕圈子,努力遵守规则而忘记创造。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只看新旧诗的表面差异,而忘记差异,求同存异。所谓保留差异,是指在形式和语言的使用上的差异。所谓求同,就是思想和情感上确实是诗,不分形式和语言。如果不这样看,很容易认为诗歌创作只是形式的应用。我读了一些最近出版的新旧诗。它们似乎只有形式和语言上的明显差异,却往往缺乏诗意的深沉韵味,仿佛在告诉人们:只要写得平淡,押韵正确,就是老式的诗。 . 只要是白话写的,就是新诗,还请见谅!我知道写诗的难度。因此,我的要求是尊重诗人,而不是蔑视诗人。希望大家不要只靠不同的形式来支持百花盛开,也希望编辑们不要只靠不同的形式来灌注百花盛开。我们迫切需要好诗。

如果没有竞争,它们就彼此无关。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你失去了相互理解的好处。古诗作家如果愿意关注新诗和新鼓,就会受到启发,去突破古诗的形式,创造一些东西。事实上,即使是杜甫,他的诗歌也一直在创造新的风格,这是不一样的。今天的古诗词似乎特别“中规中矩”,缺乏新鲜感。同时,他也会指出新诗在词句和旋律的运用上不够细致和不当,对新诗的作者是有一定好处的。他写鼓词也可能是因为他注意到了鼓词,因为鼓词在形式上与古诗有关,而且在语言上比古诗更自由活泼。这多好啊!同样,写新诗的人可以关注古诗、鼓等通俗作品,写鼓的人也可以关注新诗和古诗,它们会相互影响,且各有各的好处,无需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