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戴望舒偶尔读500字

2021-08-02 16:01:40诗集古诗网
圣陶先生一看到这首诗就有信来,称许他替新诗的音节开了一个新的纪远。(凡尼:《戴望舒诗作试论》,《文学评论》1980,4),这些诘难和论断,对于《雨巷》来说,未免国语简单和苛刻了。戴望舒写这首诗的时候只有二十一二岁。他译过这一派的诗。诗集·导言》)《雨巷》朦胧而不晦涩,低沉而不颓唐,深情而不轻佻,确实把握了象征派诗歌艺术大幽微精妙大去处。戴望舒大诗歌创作,也接受了古典诗词艺术营养的深深陶冶。

一首好的抒情诗应该是艺术美的结晶。它将超越时空的限制,唤起人们的审美情趣。

然而,多年来,戴望舒的《雨巷》等诗被视为象征主义和现代主义的无病呻吟,被排除在文学史视野之外;直到最近,人们才看到出土的文物像这些作品从被遗忘的尘土中挖掘出来,重新看到了其中的艺术光彩。

戴望舒留给我们的只有90多首抒情短诗《雨巷》,这是他20多年曲折创作中的早期名作之一。

《雨巷》大约写于1927年夏天。最初发表于1928年8月出版的《小说月刊》第18卷。戴望舒的密友杜衡在1933年写道:

说起《雨巷》,我们要奖励叶胜涛先生,实属不易。 《雨巷》写完快一年了,叶圣涛先生担任《小说月刊》主编时,王舒突然发帖。盛涛先生一看到这首诗,就收到了来信,称赞他在新诗中开创了音节的新纪元。 ……先生。盛涛的强烈推荐是,王澍一直被授予“雨巷”诗人称号。 (《望书草·序》)

“雨巷”营造出充满关键象征色彩的抒情氛围。在这里,诗人将当时黑暗沉闷的社会现实比喻成一条狭长而孤独的“雨巷”。没有声音,没有欢乐,没有阳光。而诗人自己就是这样一个在雨巷里游荡的孤独者。他对孤独抱有绝望的希望。我希望一个美好的理想会出现在我的面前。诗人所描绘的“丁香般”的少女,正是这一美好理想的象征。然而,诗人知道,这个美好的理想是难以实现的。她和自己一样充满了悲伤和惆怅,转瞬即逝,像梦一样从她身边飘过。剩下的,是在黑暗的现实中依然踌躇的诗人自己,如未实现的梦境般的希望!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舒婷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有评论说,在《雨巷》中戴望舒诗集读后感,诗人用美丽的“想象”掩盖了丑陋的“真相”和“自我自由”,即“用一些肥皂般华丽的幻想来欺骗自己和他们读者”除了和谐气质的艺术美,“内容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范妮:《论戴望舒的诗》,《文学评论》1980,4),这些问题和判断,对于《雨巷》,普通话简单粗暴。

《雨巷》制作的1927年夏天,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反动派对革命者的血腥屠杀,引发了笼罩全国的白色恐怖。原来,那个热情响应革命的青年,一下子从火光冲天的高潮跌入了黑夜的深渊。他们中的一些人找不到革命的未来。他们在苦恼和迷茫中,在失望中渴望新希望的出现,在阴霾中期待着美丽的彩虹。 《雨巷》正是一些进步青年的这种情绪的体现。戴望舒写这首诗时年仅二十二岁。一年多前,他与同学杜衡、施哲村、刘瑙欧等人一起从事革命文学活动。他加入共青团,用热情的笔投身于党的宣传工作。 1927年3月,因宣传革命被反动当局逮捕拘留。 “4月12日”政变后,他隐居江苏松江,孤独地咀嚼着“时代中国人的苦恼”。 (《王书草序》)此时的《雨巷》等诗,自然充满了犹豫、失望和伤感。这种犹豫和多愁善感,不能说是一般的纯粹个人的悲叹,而是诗人内心对现实的黑暗和理想的幻灭的投射。 《雨巷》用简短的抒情圣歌再现了这些年轻人心中的典型声音。在这里,我们真的听不到对真实苦难的描述和反抗黑暗的呐喊。这是一个深刻的告白,一个失望的告白。然而,从这样的叙述和自我介绍中,我们难道不能清楚地看到一些年轻人理想破灭后的痛苦和追求吗?失去美好希望的痛苦在诗句中流淌。就算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上当”的。当人们读到《雨巷》时,他们不想永远留在雨巷里。人们恨回了这条雨巷,渴望离开这条雨巷,走到一个没有雨也没有悲伤的广阔光明的地方。

《雨巷》的一个重要艺术特点是使用象征主义来表达情感。象征主义是十九世纪末出现在法国诗歌中的一种艺术流派。他们是反对资本主义秩序的堕落世界末日。在表达方式上,强调用暗示性的比喻等手段来表达内心的瞬间感受。这种艺术流派是在五四运动低潮时期传入中国的。李金发,第一首广泛使用象征主义写诗的诗。戴望舒的早期创作也明显受到法国象征主义的影响。他创作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注重挖掘诗歌暗示性隐喻的能力,并在象征意象和艺术语境中表达情感。 《雨巷》体现了这种艺术特色。诗中,诗人撑着油纸伞,长长的孤独的雨巷如梦般飘过带着丁香花的忧伤少女,不是现实生活本身的具体写照,而是情境的象征性表达。我们可能无法具体说出这些图像的全部内容,但我们可以体会到这些图像所表达的含糊的诗意。社会现实的氛围、孤独流浪的心境、追求两件事的希望,在《雨巷》描绘的形象中既清晰又朦胧,肯定而飘忽不定地展现在读者面前。想象力创造符号,符号扩展想象力。用象征手法表达情感的结果,使诗人的情感意境更加含蓄和内涵,也为阅读留下了广阔的想象天地,感受诗歌的芬芳与回味。朱自清先生说:“戴望舒也走象征派,翻译了这个派的诗。他也讲究音节齐整,但不铿锵而明朗;也在朦胧的气氛中,但人们可以理解.“他要抓住那个微妙而微妙的地方。”(《中国新文学丛书·诗集·导论》)《雨巷》晦涩而不晦涩戴望舒诗集读后感,低而不颓,深情而不轻浮,必把握它。象征主义诗歌艺术是微妙和微妙艺术的好地方。

戴望舒的诗歌创作也深受古典诗歌艺术营养的熏陶。在《雨巷》中,诗人塑造了一个忧伤少女的丁香般象征性的抒情形象。这显然是受到一首古诗中的一些作品的启发。用紫丁香结,即丁香的花蕾,象征人的悲伤,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一种传统表达方式。例如,李商隐的《世代相传》中就有“车前草不显丁香结,春风同向”的诗句。南唐李靖更是将丁香结与雨中的惆怅联系在一起。他的《欢喜沙》: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舒婷诗集读后感

手卷珍珠挂在玉钩上,按照之前的春仇锁楼。谁是风中落花的主人?想想溜溜球!

青鸟不散云外信,丁香空空悲雨。回首路波三楚木,遇见了天流。

这首诗用雨中的丁香结象征人们的悲伤。显然,戴望舒从这些诗中吸收了描写悲伤的意境和手法,形成了《雨巷》的意境和想象。这种对诗歌的吸收和借鉴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能不能说《雨巷》的意境和意象是唐代著名古诗《丁香空悲雨》的现代白话版的扩展和“稀释”吗?我以为我不能那样看。诗人在创作《雨巷》的意境和意象时,不仅汲取了前人的精华,也有了自己的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