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阅读戴望舒诗集后

2021-08-03 04:01:30诗集古诗网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一)我虽说不会写诗,但很喜欢读诗,便从学校图书室借了《戴望舒诗集》来读。很喜欢读戴望舒的诗。戴望舒诗集读后感(二)一、戴望舒诗歌语言的音乐美二、戴望舒诗歌语言的散文美而散文的“形散神不散”的“神”就是统领全诗的神眼,同诗人的诗情是一致的,由于诗人追求的是诗情的流动,所以戴望舒的诗中体现出一种独到的凄婉哀怨的散文美。戴望舒的诗体现了音乐美和独到的散文美。

看完戴望舒的诗集(一)

前几天刚带孩子学了戴望舒的《天晴了》。诗人笔下的土路、青草、白菊花,无不生机勃勃。从那句诗中,我能感受到的是诗人心中的一丝喜悦,对生活的真挚热爱。虽然我不会写诗,但我很喜欢读诗,所以从学校图书馆借了《戴望舒诗》来读。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泰戈尔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我喜欢读戴望舒的诗。从诗集上,我觉得戴望舒是个感性的人。他写下了对祖国的思念,对岁月流逝的感慨,对祖国名山的思念,对昔日恋人的爱,无不让人感动。 “表达一种意义或思想,表达一种深刻而微妙的感觉或情感。”针对这种诗意的思想,他的诗总是把情怀放在首位。这种观念使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有意境,但缺乏应有的写实态度。尤其是当诗人面对抗日战争的残酷现实时,虽然有《狱中之墙》、《我用断掌》等反映现实的诗句,却不能充分反映诗歌直接面对现实。这可能是因为诗人多年来一直徘徊在自己的感伤世界里,也可能是因为诗人英年早逝,没有时间再写更多的作品。

但无论如何,戴望舒仍然是一位诚实而优秀的诗人。他诗中所蕴含的种种思想预示着新诗的发展。他对足迹的不断探索,为中国青年新诗创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艺术瑰宝和艺术财富。

泰戈尔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看完戴望舒的诗集(二)

戴望舒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位颇具特色的著名抒情诗人。他的诗歌以其独特的语言魅力和独特的审美追求而闻名于诗坛。他的诗歌在语言风格上体现了他独特的音乐美和散文美。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泰戈尔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一、戴望舒用诗意语言展现音乐之美

戴望舒诗性语言最突出的艺术特色是音乐之美。戴望舒曾说:“一首诗的情感戴望舒诗集读后感,不是相机拍出来的。它应该用巧妙的笔触绘制。笔触生生不息,千变万化。”作诗朗朗上口,赏心悦目。

泰戈尔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

戴望舒诗歌语言的音乐之美,借鉴了新月派和象征派,以及其独特的创作。 1928年8月发表早期诗作《雨巷》,受到名人的高度评价。全诗七节,每节六行。每行长度不一,但不超过十个字符,最多出现。有五个字,七个字,甚至三个字。 五、七言分为几个地方。也就是说,全诗的语言以短句为主,音节短、慢、滞多。韵的位置是可变的。例如,在第一节二、三、六句和第二节三、六句中,随机性突出了情感的优先级和情感变化的复杂节奏。并列句常用于引起首词重叠,如“色如丁香,香似丁香,忧伤似丁香”。使用重复的词汇和句子,如“长,长”,像我,“走近,靠近​​”像我,像梦,像梦,悲伤和迷茫,造成缓慢、深沉、反复出现的韵律效果。诗人还用了“抛词法”,即把下句的某个首词抛到上句的末尾,使语义似断,词两用,韵律进行了调整,使其变得复杂多变。比如“撑着油纸伞,独自/徘徊在漫漫漫漫/孤独的雨巷”,一、的第二句不需要标点符号,让句子越界。它不仅创造了独特的韵律,而且使“独”和“长”承担了本句意思和下句开头的双重任务。又因地位显着,强化了词义。此外,诗首尾两句基本重复,仅“风哲”与“漂流”二字之差形成韵律循环。总之戴望舒诗集读后感,标点符号的使用、押韵的有无、编排的变化、大量的重复,都是诗人根据内心情绪变化的需要,临时随意决定的。诗歌语言的韵律,其实就是诗人的心。情绪节奏。

二、戴望舒的诗文散文美

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戴望舒诗集读后感_泰戈尔诗集读后感

“王澍的诗具有很高的语言魅力”(艾青,《王澍诗集》)。诗人的语言生动、含蓄、朴实、自然,呈现出一种重量感。他的诗歌在词汇的选择和词汇的构成上独树一帜。他的诗选黑、枯叶、霜、细雨等冷语,意蕴深厚。在词汇构成方面,他特别注重通感、想象和语言的散文美。例如,在《当孤单》中,“人们在梦的尘土中抽烟,思索着枯萎的音乐”。 《在梦的尘土中》不仅将诗人灰暗的心境表现得淋漓尽致,更将诗人对抽烟的空灵追求纠缠在一起,“思索凋零的音乐”是何等巧妙的联觉?容易让人联想到凄凉的秋天,而这个秋天正是诗人委屈心情的恰当写照。又如《忧郁》:“我的嘴唇枯萎,我的眼睛枯萎,我呼吸着火焰,我听到了鬼魂的低语。”嘴唇干枯,眼睛干枯,火焰和鬼魂放在一起,作者凌乱颓废。心境流露,在呼吸火焰的同时,味觉与视觉相连,体现作者对微妙希望的渴望。正是由于这种想象的奇妙,他的诗歌语言具有明显的暗示性,而这种暗示性恰恰反映了他诗歌的沉重。诗人的早期诗歌非常注重诗歌的韵律,即诗歌的音乐性。 《雨巷》出版后,他开始反抗诗歌的音乐性,专注于诗情的流动。诗的韵律不在于词句的跌宕起伏,而在于诗情的起伏。而散文“形散神不散”的“神”是主宰全诗的神眼,与诗人的诗情画意是一致的。由于诗人追求诗情的流动,戴望舒的诗歌体现了一种悲哀散文的独特美。

戴望舒虽然经历了幻灭的情感挫折,在绝望和忧郁的泥潭中挣扎,但他从未失去对光的追求。戴望舒的诗歌体现了音乐之美和散文的独特之美。他用诗歌语言的韵律来描写诗人内心的情感韵律,以体现音乐之美;他用一种不受欢迎的内伤和迷惘的情调来体现一种伤感和伤感的散文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