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郭沫若诗集(郭沫若及其诗集)

2021-08-04 03:01:57诗集古诗网
郭沫若的诗(郭沫若与他的诗集)诗集《前茅》是郭沫若1928年出版的一本著作。诗集《前茅》体现出郭沫若二十年代上半期在诗歌创作中的“现实主义倾向”,这与他同一年代出版的另外三本诗集《女神》《星空》《恢复》均有所不同。1921年8月5日,郭沫若诗集《女神》由上海泰东书局出版。《太阳没了》是郭沫若1924年初为世界无产阶级领袖列宁逝世而作,该诗是诗集《前茅》中的重要一篇。

郭沫若诗集(郭沫若及其诗集)

诗集《最前线》是郭沫若1928年出版的作品。该书为“创作社丛书”第22类,由“上海创作社出版部”出版。诗集《最前线》收录了郭沫若的《最前线》(前言)、《黄河与长江的对话》、《去日本》、《上海的早晨》等共23首诗。 、《鼓励失业者的朋友》、《权力的追求》、《狱中之友》、《烦恼的葡萄》、《富人花园里的歌声》、《黑字图书馆》、 《红灯相逢》、《太阳已逝》、《前进》、《音乐》、《通胡词》、《悲伤时光九曲》。除1921年创作《虎语》外,1922年创作《黄河与长江对话》、《哀歌古曲》(共九首),《太阳《一去不复返》写于1924年,其余写于1923年。全书由目录、前言和正文三部分组成,正文共55页。

1928 年 1 月 15 日,《最前沿》上映; 1928年2月10日,该书首次出版,第一版共印刷3000册; 1928 年 11 月 15 日,该书重新出版。第二版共印制1000份。

郭沫若与他的诗集《前茅》

诗集《最前线》体现了郭沫若1920年代前半期诗歌创作的“写实倾向”,区别于其他三部诗集《女神》、《星空》和《星空》。恢复》同期发表。 . “复苏”和“女神”表现了郭沫若的革命理想主义,“女神”通过奇幻的形式和夸张的形象表现出来;而“复苏”则是通过现实中革命者的具体情感和行为表现出来的。 《星空》反映了诗人当时在思想感情中对现实的深深憎恨和不满,但希望能在大自然或超现实的幻想境界中找到暂时的逃避和慰藉。矛盾的状态。

自“五四”低潮以来,郭沫若和当时大多数中国知识分子一样,陷入了苦恼和犹豫之中。他曾经充满激情的诗歌创作似乎已经过去了。他认为自己“喜欢产生‘女神’时代火山喷发般的内心情绪一去不复返了。”尽管随着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的成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越来越广,但新革命运动仍处于酝酿和准备时期。在这段酝酿和准备期间,许多具有革命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包括对中国现实有深刻认识的新文学运动旗手鲁迅在内,都因为找不到一段时间的正确革命道路。郭沫若也是如此。虽然一直在日本学医,但郭沫若早就觉得医学根本救不了中国。在他看来,能唤醒人的是文学。为此,郭沫若努力探索中国文学的革命道路。 1921年6月,郭沫若、于大夫、程方武等人在东京成立“创作社”。 1921年7月上旬,郭沫若从日本回到上海,开始精心组织《创作季刊》和《创作社丛书》的出版。 1921年8月5日,郭沫若诗集《女神》由上海泰东书店出版。 《女神》是《创世记》系列的第一本书。该诗摆脱了中国传统诗歌的束缚郭沫若第一本诗集,充分体现了“五四”时代精神,开辟了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新一代诗体,是近代最好的革命浪漫主义诗歌. 1922年5月1日,郭沫若等人精心创制的《创造季刊》创刊号在上海出版。创刊号引人注目的封面显示夏娃在十月份怀孕了。她正注视着一艘高扬的船在地球上漫游。她希望探险队的孩子们创造一个新的宇宙。

郭沫若与他的诗集《前茅》

这一时期郭沫若还写了以《文学研究与导论》、《论国内批评与我的创作态度》为代表的“大文章”,创作了大量诗歌,小说还译了“ 《银梦湖》(施杜墨着)(1921年,上海台东图书局出版)和《少年维特的烦恼》(歌德原著)(1922年4月,上海台东图书局出版)。由于五四运动倡导反对封建婚姻,争取妇女解放,《阴梦湖》和《少年维特的烦恼》翻译出版后,深受中国读者,尤其是年轻知识女性的欢迎。

1923年3月,郭沫若毕业于日本大学。他虽然可以独立行医,但不能再享受官方待遇。在唯一的固定收入来源被切断后,他的生活一度难以为继。从日本回到上海后,郭沫若“生计不够,甚至尴尬”,于是“努力翻译,靠卖稿谋生”。 1923年,他翻译了德国尼采的《萨拉托斯基拉》。钞票。 1924年1月,他译的《如白文集》(波斯语Omogayamo原著)由上海台东图书局出版。在上海的这段时间,郭沫若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文学上。他先后与创作社的朋友创办了《创作周刊​​》和《创作日》。他还积极参加各种文学活动,不断发表演讲,起草了无数的文学宣言。曾赴上海美术学院、上海大学及中国美术学院年会发表题为《艺术人生》、《印象与表现》、《文艺学会使命》等主题的演讲。 ”。在为中华全国美协起草的《宣言》中,他呼吁所有热爱和平与自由的青年艺术家尽快“觉醒”,以艺术的影响力“遍满世界”。郭沫若这里所说的“艺术运动”,充满了革命意义。郭沫若在日本大阪为《朝日新闻》撰写的《我们的新文学运动》一文中,高呼“反资本主义的毒龙”,并宣称“我们的运动将在文学中爆发无产阶级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