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提供解读古诗词的背景_从秦官的教义说起_兴塔莎_郴州客栈_施力

2021-08-08 13:05:50诗集古诗网
得不应付高考的古诗词鉴赏题,这就是现实。愿意也能够欣赏古文学。启下的关键人物,有“婉约词宗”之誉。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古诗词鉴赏审美能力与思考探究能力的培养。此词作于绍圣四年,也就是秦观刚在郴州安置下来,旋即迁往横州的时候。让作者“砌成此恨无重数”?活跃,学习古诗词的兴趣自然也提升了不少。“秦观词拓展阅读。

——从秦官《拿沙星辰州客栈》的教学来看,目前中学古诗词教学存在一个尴尬的问题:一方面考试多,从中学开始参加高考;另一方面,学生不喜欢,积累很少。考试的初衷是为了促进中小学生热爱古诗,结果却让孩子们讨厌古诗。很多孩子长大后对古诗的修炼几乎是一片空白。这正如钱钟书先生所指出的,八部作文考试的初衷是为了让学者们重视儒家经典。因此,有老师戏称“播下龙种收跳蚤”,值得我们深思。作为一线教师,我们感到很无奈。一方面,现在的高中生从小学到初中积累的古​​诗并不多,而且大多不喜欢古诗;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处理高考古诗鉴赏题。这就是现实。如果学习不考虑学生的实际需求,再美的概念也不过是空中楼阁而已,更不能只是让孩子按照高考方式做“鉴赏题”一遍又一遍,将丰富多彩而有意义的学习减少到机械操作中。正确的做法是古诗集背景,这样的培训既不能激发学生的积极性和兴趣,也不能提高他们的成绩。教师应该怎么做?笔者坚信朱自清先生的话:“年轻人虽然不信古,不愿学古,但如果给予适当的帮助,他们愿意也能够欣赏古代文学。关键是什么样的我们为他们提供的帮助,既可以让他们通过考试,也可以提高他们的文化素养。

作者在我平时的教学实践中也尽量给学生提供这样的帮助。以秦少游的诗《郴州旅店》的教学设计为例,谈谈我在古诗教学中的一些尝试。秦官在《踪词》的发展过程中,可谓是连接前世今生的关键人物,有着“踪词宗”的美誉。盛曾这样总结秦少游优美诗的特点:“抽象情感与具体景物的相互涌现和融合,正如叶先生所说,通过具体景物表达内心感受,因独特而赋予景物生命。寓意,情与景的融合,相得益彰,这是秦官优美诗篇的特点,也是其艺术魅力。 AD),是秦观后期的一首优美的诗。代表作:迷雾中,月落于江中,桃园无处可寻。斜在杜鹃声中。梅花在后,鱼过尺。这仇恨倍增。关于这个词所表达的情感,历代批评家几乎达成了共识,即表达这 “恨”活在诗中。然而,诗中最后两句“幸好陈江周游辰山,为谁将潇湘甩给潇湘”,众说纷纭。新课程标准提出:“高中语文课程要进一步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使学生具备较强的语文应用能力和一定的语文审美能力和探究能力。”“意象与情感相生相生”的艺术手法这句话所呈现的,以及“辰江,幸走辰山,为谁流向潇湘”两句的深刻寄托,正好有利于学生欣赏古诗词的审美能力。以及思维和探究能力的培养。

基于此,我在教学过程中做了以下工作:为学生提供有意义的背景知识,帮助学生更好地理解课文背后的核心。笔者认为,中学生在解读文学作品中最缺乏的是“历史”知识。西南联大著名教授罗勇先生评价考试教学探索/wch208@sohu.om 77 2014.在《传播学》教学中提倡“民族文学和民族历史”,他说:“一块民族史,如果配上一篇好文章,会很感人;一篇民族文学,如果能得到相关史实的验证,那就更亲切了。”那么,教师应该怎么做呢?学生能否提供历史背景知识?作者在引导学生感知词对象所含图像的过程中补充了相关背景资料。比如在理解“桃园”的形象时,学生可以用陶渊明的“桃花源”来提出这里的“桃园”象征着一个无可争辩的世界。我还加了北宋新旧党的背景,还有秦关少生的背景。元年后因旧党内部斗争而被贬的行:“少生元年被贬到杭州,未到滁州(浙江金华);少生被贬到郴州(湖南)三年;此字写于绍升四 同年,秦关刚落户郴州,随即迁至衡州。没有固定的地方,即使在远离首都的地方,他也无法摆脱党争的阴影。看到秦官的“换人路线”后,同学们更深刻地感受到,现实世界不能没有纷争。”桃园”只是文人理想中的乌托邦,而“桃园寻不见处”大概是作者对理想世界的幻灭。

再如对“梅花在后,鱼元素过尺,内建此恨无复数”的理解。学生可以通过注释理解“梅花”和“尺子”的字母指代朋友的字母。我进一步引导学生思考。为什么朋友的来信没有给作者带来安慰,反而让作者“让这仇恨无以复加”?同学们想了想,得出的结论是,作者想念他的朋友。这时,我衍生出秦官与苏轼的情谊,以两位苏为核心的《西苑雅集》,以及元佑六年间秦官与苏轼的误会 资料:贾谊、赵君熙弹劾了苏轼、秦官等人。苏澈闻讯,第一时间通知了苏轼,苏轼也第一时间提醒了秦官。秦官得知是赵君熙推荐弹劾他的,便去找赵君熙劝说和他换。弹劾贾谊。这让苏氏兄弟的政敌罗指责他“苏澈暗中告状,以作恶害正气”,使苏氏兄弟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苏轼承担了责任,苏澈承担了责任。次年,苏轼回京。秦官虽然还在北京,但两人几乎没有交流。朋友因党争而散去,昔日的“西苑聚会”一去不复返,因误会而与两位苏友交情的“冰冻期”,更增添了作者沉重的悲伤。这种历史背景知识,不仅让学生更直观地感受到作者层层叠叠的“恨”,也更充分地体会到作品“情与物象相生相生”的艺术特色。如此一来,古诗词作品对于学生来说就不再是一堆毫无生气的语言材料,而是有血有肉、有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