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马雅可夫斯基这个人

2021-08-11 04:00:32诗集古诗网
更为重要的是,我觉得这是马雅可夫斯基写得最好的诗。这大约就是我这一代对于马雅可夫斯基的认知了。他们所接受的,也是一个经过整容的马雅可夫斯基。这应该是目前最为全面的马雅可夫斯基的传记。1935年,斯大林称“马雅可夫斯基过去是,现在仍然是我们苏维埃时代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假如再深一点进入马雅可夫斯基的世界,会发觉这样的诗歌气质,并不仅仅为这一首长诗所独有。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马雅可夫斯基这个名字,但他们不会说得好。听说易言千玺曾经在美术考试中背过他的诗。以他在年轻人中的号召力,马雅可夫斯基很可能被他普及了。

我搜索了一下,发现易扬千玺正在读马雅可夫斯基的《裤衩云》。一时有点感慨,感觉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很挑剔的。马雅可夫斯基写这首长诗时年仅22岁,青春洋溢,做作。更重要的是,我认为这是马雅可夫斯基最好的诗。那一刻,我想,从这首诗开始,马雅可夫斯基的精神气质几乎可以一步到位。而如果你接触到他后来的作品,你可能已经与一个天才擦肩而过。

马雅可夫斯基在我这代人中非常有名,因为他在中学的中文课上学习了他的诗歌。但在他父亲那一代,他的名气更大。 1950年代,马雅可夫斯基在中国的名气很高,很多人都可以大段背诵他的诗。铿锵昂扬的诗句,让父辈的青春也炙手可热。

对于我这一代人来说,虽然他们似乎对马雅可夫斯基很熟悉,但很难说他记得什么诗。除了知道他是苏联革命诗人外,他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的《楼梯诗》。就是说,一首诗断成几行,砌成几个台阶,形似楼梯。这种形式的诗歌还是第一次见到,清新俏皮。现在想想,马雅可夫斯基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不是因为他的诗,而是因为他的诗的形式更像是一场游戏。

这大致就是我们这一代人对马雅可夫斯基的看法。至于父辈马雅可夫斯基 诗集,虽然能背诵马雅可夫斯基的诗,但对诗人的理解,恐怕也不比我们好多少。他们当时所背诵的只是诗人选诗的一部分。他们接受的是改头换面的马雅可夫斯基。

我需要很多年才能理解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从这个角度来看,瑞典历史学家本特·詹菲尔德的《人生是一场赌博:马雅可夫斯基的革命与爱情》对中国读者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这应该是最全面的马雅可夫斯基传记了。所谓对中国读者的特殊意义,不仅是书中所揭示的闻所未闻的奇闻轶事,更是抹去了圣人头上的光环,展现了马雅可夫斯基人的面貌。

1935 年,斯大林说:“马雅可夫斯基曾经是,现在仍然是我们苏联时代最优秀、最有才华的诗人。对他的记忆和他的作品漠不关心是一种犯罪。”这两句话都印在《真理报》上,因此这位在死后被冷落数年的诗人立即被“封圣”。他的作品开始大量出版。用帕斯捷尔纳克的话来说,“开始被迫推广,就像叶卡捷琳娜时代的土豆推广一样。”

这些流行的“土豆”是人们通常接触到的马雅可夫斯基的诗。连同以他命名的城市、广场和街道,它们形成了我们所认为的玛雅人。科夫斯基。

但是如果您阅读以下几行诗呢?

天空在烟雾中

被遗忘的蓝天

乌云就像一个穿着破烂衣服的逃犯

我用它们来呈现这最后的爱

这份爱,璀璨夺目

就像肺结核患者脸上的红晕

这几行诗出自《裤子里的云》。仅从文字的质感,我们就可以明显感觉到它与我们通常理解的马雅可夫斯基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你深入马雅可夫斯基的世界,你会发现这样的诗意气质并不是这首长诗所独有的。它们也是马雅可夫斯基的面孔,但我们已经很久没有了解它们了。

书中的一个故事可以充分说明这种奇怪之处。早年,马雅可夫斯基和他的未来派同伴在各地巡回演讲并阅读他的诗歌。由于他们古怪的服装和挑逗性的言论,巡演不仅引起了观众的热情马雅可夫斯基 诗集,还经常惹来麻烦,以至于有的地方在巡演场地安排了大量警察。看到这一幕,马雅可夫斯基非常激动:“除了我们,还有谁配得上这么大的场面?……读一首诗,能抵得上十个警察。这才叫一首诗。”

这就是《生命是一场赌注:马雅可夫斯基的革命与爱情》一书的价值所在。它使天才诗人尽可能地显得真实。或许更重要的是,它给了读者一个难得的突破偏见束缚的机会。

徐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