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元诗选》主要内容,《元诗选》导读

2021-08-11 06:02:46诗集古诗网
《元诗选》是清顾嗣立编纂的有元一代诗歌总集。康熙三十二年(1693),他在俞玚、金侃等人的帮助下,编成《元百家诗集》,亦即《元诗选初集》,时年二十八岁。这些选集的共同缺憾是卷帙过小,收录不广。”这个评价充分肯定了《元诗选》作为一代诗史的文献价值。《元诗选》予以保存。足见以《元诗选》与《全唐诗》、《宋诗钞》、《列朝诗集》、《晚晴簃诗汇》并举,构成历代诗歌总集,概观历代诗史,应该是当之无愧的。

《元诗选》主要内容,《元诗选》导读

《元代诗选》是清谷思礼编着的元代诗集。顾思礼(1665—1722)字侠君,江苏常州(今苏州)人。康熙三十八年(1699)举人。四十四年(1705),宋淖推荐,江苏刺史),应选北京,命编宋元晋明四朝诗选及《黄羽全书》。五十一年(1712)会考,特赠金氏出身,翰林院士改补)中书社人。五十三年(1714),入武英堂编集《鸟、兽、重羽、概括》)。 ,病重归来。六十一年(1722)逼于家,年)五十四年。着有《韩昌礼诗注》、《文非青诗集注》、《苏诗注》东坡》、《汉庭诗注》、《吕秋辨析》、《修野草堂诗》、《十林少礼》、《春树闲草》、《陆秋先生风俗编年史》等。 “传记清史》第7卷1、《清代士人传》第2集有传。

顾思礼认为,诗有其渊源,其变迁之极,自成一代散文,故能“联通唐宋渊源,显露文物”。明”(《元诗文集》)。对他的这种认识很早就萌芽了,因此他从青年时代就开始编撰元代诗集。康熙三十二年(1693)),在喻言、金侃等人的帮助下,编纂了《元诗选集》,又称《元诗第一集》,于二十八岁。 《第一集》以文帝、顺宗开篇,其他作者按甲、乙、丙、丁、戊、冀、庚、信、仁分九集。诗集全文手稿由作者从A到辛传下来。方外和贵修一起编入了人际。凡是名家文集、山地志、稗史等诗篇不多的作者,原主编附记集,所以开头,二、没有三集里的鬼机。

在编写《第一集》的时候,顾思力已经从徐传、培林堂、汉经堂等江南藏书家那里找来了珍本。 《第一集》出版后,他北上南下,梳理残片,编破竹简,得到了朱一尊收藏的元人遗骸藏品。 《元诗二集》。从甲到仁,中间没有丁记,风格与《第一纪》一样。之后,除了继续在江南寻找之外,还利用英照的机会在北京读书,全面了解了内政。秘书,手抄抄,保存所有台词,归还后,结合二十年收入,重新诠释,康熙五十九年(1720)继成《三集》) 《元诗》,自甲至任,亦缺藏。顾氏在“三集”完成后不到两年病逝。从开始到“三集”完成,历时30年,可以说顾思力在这本书里度过了他的一生。

列朝诗集目录_列朝诗集目录_列朝诗集小传百度云

据《元代诗选三集序》记载,顾思礼生前曾编纂过《会稽集》。根据席时辰的《归集序》,顾在生前就已经刻出版本,但他无法完成。嘉庆三年(1798),奚时臣开始按照“刻本,而不是刻稿”完成增刊工作。增刊即将在乾隆五十三年开始(178@).8),历时十年。不过《鬼记》的版画肯定不多,当时并没有广为流传,后来战乱时散播了《鬼记》今天能看到的,是根据旧版画残片和《锯叶山方》藏文再版的《奚》,完成于光绪十四年(1888),时辰的原始铭文距今已近一百年。

列朝诗集目录_列朝诗集目录_列朝诗集小传百度云

在香港出版的《大公报》香港出版30周年文集里,有一篇古廷龙先生所著的《顾思礼与《袁世元》》,其中说《元诗选集》的手稿之一,曾抄于乾隆时期的修业草堂,手稿从贵甲到贵贵番共10集列朝诗集目录,每集有目录。A、B、B三集C目录前有题名,如A《晋宋易老》、B《中同治大德史实》、C《从大到元到官帖》。遗漏。推测定籍的题名应该是“从大到后到元朝”,人机上面是“御史,十子(尼孚)”,人机下面是“向县”,第一归机“元仁名无字” ,官贵,可溯源者。”手稿和正本整理,有许多离散文中各有千秋,各有优缺点。收到的作者中列朝诗集目录,贵记手稿吴晔、吴冰、孟纯、陆文贵等18篇手稿无原稿,未印本166稿无原稿。顾文还提到,《元诗文选》有两本无刻本,是康熙建修业草堂原著的样本。风格与前三集相同。存放的诗,其实是《归集》的定集。 与上述手稿丁骥相比,本书中多了11家公司,包括陆景龙、陈虎、鑫景、龙仁富。以上《元诗选》第一、二、三集均刊于修野草堂。 1987年中华书局代表出版原版。

元诗选集最早的作家是伏羲、孙存武和姜毅。傅、孙游《元风雅》24卷,入选166篇,江西作家众多。姜毅有《元风雅》30卷,其中诗85首。明代有欧桓的《乾坤清气集》、孙六元的《元音》、宋旭的《元史提要》、李毅的《元义普记》等。这些文集的共同缺点是篇幅太小,收录范围不广。顾思力的《元世轩》楚和二、各自收集了一百个特别收藏,其中总共有340个附件。奎有约2400人,加上前三集,被称为3000个家庭。这个数字是以往任何元诗集都无法比拟的。 《四库纲要》曰:“有元代诗,须以此为大观。”这一评价充分肯定了《元诗选》作为一代诗史的文献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