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诗歌教育?专家专注于儿童诗歌和童谣的创作和传播

2021-08-16 03:01:28诗集古诗网
日前,由《诗刊》社主办的“当下童诗儿歌的创作与传播研讨会”上,与会专家深入研讨,以期为当下儿童诗歌教育探索一条有益路径。成年诗人要想写出好的童诗,须保有一颗童心,这不仅是对儿童作家的要求,也是对所有作家特别是诗人的要求。”河北少儿出版社总编辑蒋海燕说,今后童诗出版可以结合新媒体的特征和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在主题形式上加以创新,把诗歌融入故事书、玩具书、绘本等类型,引导孩子从幼儿起读诗。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背诵的诗吗?是唐代诗人罗宾望的《鹅、鹅、鹅、宋向天歌》,还是当代诗人金伯的“去,去看海,海是我们的梦想”?

不学诗,就不会说话。中国自古就有诗歌教育的传统,儿童教育的基本途径始于诗歌。 2020年新修订的《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还提出,“结合所读作品,理解诗歌、散文、小说、剧本写作的一般规律。捕捉创作灵感,用自己喜欢的风格和表达方式写作. 与同学交流写作经验。尝试继续或重写文学作品。”

随着儿童对优秀诗歌的需求,儿童诗歌的功利化和教条化教育,儿童诗歌创作的成人化和叙事化,优秀诗歌教材的缺乏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

孩子需要什么样的诗歌?如何创作出符合儿童身心特点的优秀儿童诗词?日前,在《诗刊》主办的“当代少儿诗歌、儿歌创作与传播座谈会”上,与会专家进行了深入探讨,为当代少儿诗歌探索出一条有益的道路。教育。

诗歌教育远离诗坛

当前少儿诗歌教育薄弱已成为与会专家的共识。

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罗振亚列出了一个长长的清单:经典文本太少;许多读者和评论家以儿童诗歌为榜样。原本应该由孩子们写的“正宗诗”,被大人改成了所谓的“正宗诗”。童诗”;很多人认为现代儿童诗是“小儿科”,不需要解释……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很多人对诗歌的概念还抱有错误的观念。”罗振亚说,他们认为诗歌难以把握,评价标准模糊。最明显的例子是,很多省份在高考试卷上有一个矛盾的要求——“文体不限,诗不限。”

记者翻阅了中国高考的历史,发现诗歌写作从来没有受到作文试题的青睐。 2020年高考作文试题中仍有3个省份明确要求“不可写成诗”。

“高考不允许写诗,这是一根接力棒。它告诉父母,写诗与孩子的未来无关。”首都师范大学文理学院教授吴思静认为,这是一种消极的暗示。同时,手机和短视频的普及,也让孩子们天天趴在手机上,挤占文学阅读时间。

随着国家对美育越来越重视金波儿童诗集,诗歌教育又回到了人们的视野。据统计,在《部委汇编》中,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12本汉语教材中,共收录诗文132篇,占课文总数的30%。

学校重视了,但“硬件”还是跟不上。 《中国校园文学》总编辑徐志指出,“诗歌教育离诗坛还很远,完全与时代的诗歌脱节。教材中的诗歌远远落后于时代。”未来,我们需要思考如何让孩子真正从诗歌中学习。感受美,感受生活,发现自我,输出自己新鲜的人生体验,这可能是诗歌实践者和教育者应该思考的问题。”

应试教育思维也是阻碍学生诗歌素养培养的重要因素。青年评论家李庄在给中学生讲课时,发现学生的感情和表情之间出现了断裂。 “这些学生有很好的语言敏感性。在解读诗歌时,他们又回到考试的思维和运用模式。理解”。

天津社科院副研究员王世强分析说,现在的中国教育对诗词、诗词、诗意的东西都不友好。单一的标准化答案抑制了诗歌的可能性。学习和教育的过程有时也是一个去诗化的过程。确实有很多值得反思的地方。在当前应试教育的背景下,仍有一些变化的空间。

北京景山学校特级教师周群怒斥,目前教师培训发展资源远远不够。 “实际教学的时候,对教材的需求是相当大的,这部分的教学资源就靠诗人了。关老师,尤其是做阅读推广的老师,真的可以起到桥梁的作用。”

经典儿童诗的读者仍然稀缺

金波儿童诗集_金波儿童诗歌选_金波诗集会飞的花朵

好的儿童诗有哪些品质?

“天真、童趣、天真。”吴思静果断的回答。给孩子写儿童诗,必须从孩子的角度出发,用孩子的眼睛观察世界。成年诗人要想写出好儿童诗,就必须保持一颗童心。这不仅是对儿童作家的要求,也是对所有作家特别是诗人的要求。

《诗刊》总编辑李少军也指出,“童心论”和天真无邪一直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儿童具有敏感的天性,他们最容易感受自然、生活和情感的美金波儿童诗集,对一切事物总是有新鲜感。这种感性和想象力是我们写诗最应该保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