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李长志

2021-08-18 19:01:12诗集古诗网
30年代的萧乾写过一本《书评研究》,并在他编的《大公报》文艺副刊上组织过大批的书评文章。李长之是诗人,也是一位文艺批评家,30年代初在北平创办了《文学评论》刊物,又出版了系统的研究鲁迅的专著《鲁迅批判》。老舍的短篇小说集《贫血集》,作者自谦"其人贫血,其作品亦难健旺也。"他对五篇小说分别作了具体分析,最后笔锋一转:"不过统统说是贫血也可以,但不是作品,却是写着的社会。

关注书评的作家很少。 1930年代,萧干着有《书评研究》一书,在他主编的《大公报》文学副刊中组织了大量书评。 1940年代,抗战时期,李长之在重庆办了《书评增刊》(月刊)。

李长之是诗人,文学评论家。 1930年代初在北平创办《文学评论》刊物,出版系统研究鲁迅专着《鲁迅批评》。在当时的语境下,“批评”只是评论、分析、研究,并没有贬义,不像1949年以来使用的大规模的阶级斗争批评。书,并首先被贴上了“右派”的标签。 “文革”中国工宣队甚至斥责他:“鲁迅能被批评吗?光是‘批评’,你就应该有罪。死!”

山坡上的草。 打鲁迅散文诗集_鲁迅代表作散文诗集_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

他于1944年3月创办的《书评增刊》,实际上附在《时代与潮流》杂志上。它只占大约十页。每期不评论四五本书,大部分都是主编写的。除了真名,他还用了何峰、方?还有梁智。 《时代与潮汐文学》创刊于1943年3月,1944年3月开始附上书评增刊第三卷第一期,至1946年1月已出版十二期。从《出版词》和《稿件协议》中,可以看出李长之对书评的理解和编辑思想。他认为书评不等于文学批评,而只是文学批评的一小部分。他提出,理想的书评应该是:“应该是体谅的理解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可以肆无忌惮的指责,可以感性而不是精力充沛,可以幽默而不苦涩,以知识为基础,但文字还是要优美有力。”书的创作。”他主张书评要简短,每篇文章不超过1500字,他不想放过它们,也不鄙视名不见经传的杰出青年作品。总之,一定要把握“批判精神的核心是辩证是非,不是偏袒(阿奇的偏爱和肆意攻击都是偏袒)!”这些简洁明了的原则,特别是不偏袒、亲情、和短文。书评本身就是创作等等,真正抓住了书评的特点。

理想的书评肯定不容易得到。看来,李长之整理稿件的能力,显然不如肖千,只好带头写作。我怀疑出版物中还有很多不熟悉的作者,他们很可能是他的别名。

山坡上的草。 打鲁迅散文诗集_鲁迅代表作散文诗集_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

老舍的短篇小说集《贫血集》,作者自负,“他的人是贫血的,他的作品很难茁壮成长。”李先生认为,收藏的五部小说并不是贫血,因为它们“有一些共同点”。优长,这就是:都有战争的烙印,都有新的经验和新的智慧,文字不止是简单俏皮,而是扎实硬朗,一点都不圆滑。 - -先生。老舍曾经说过,他的创造无异于推杆。是的,和现在的其他作品相比,他能看出他的词句。既不浪费也不偷工减料。”他对五部小说进行了具体分析,最后笔触一变:“不过,都说是贫血,但不是作品,而是社会写的。诚然,五篇文章都对抗战有利,但都代表了作者悲观的根源——这是一把宝贵的病理手术刀!”

此名声名远扬,文笔生动。

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_鲁迅代表作散文诗集_山坡上的草。 打鲁迅散文诗集

对于著名艺术家和前辈,他也很开放,敢于发声。比如在评论茅盾的小说《霜叶红如二月花》时,谈优点时,有四点不满。一是写作时空特征不够清晰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甚至有些混乱。二是书中人物性格有些相似,“这说明他们大多沉迷于幻想,神经似乎太弱了。”三是口语不纯,书中局部歧义增加。 “第四是”有点解释,好像暴露了,但感觉很浅……最好在具体描述中隐藏。”对于臧克嘉的诗《土之歌》,李长智给予了热情的肯定,“我全书看,感觉是真的”,不喜欢。虽然诗人的第一部诗集《品牌》,虽然同情劳动群众,但难免指第三者,如今“仿佛农家子弟”一家人终于从城里回到了家乡”。

但在对书的总评中,他说:“普通诗占一半,好与坏各占四分之一。”所谓烂诗,是指“空虚、弱弱、平淡的文化”。这些苛刻的要求并没有引起当时和事后作家的抗议或诉讼,证明了被批评者的谦逊和优雅,同时也不会因此而动摇他们的声誉。当然,书评的意见不是结论,可以讨论。

鲁迅代表作散文诗集_山坡上的草。 打鲁迅散文诗集_鲁迅散文诗集有哪些

书评副刊还评了冰心的《关于女人》、郭沫若的《古今》、姚雪音的《花开时》、舒坦的《董小婉》、张恨水的《水浒传》,袁君的《万世表》、菲尔德的《斗士》、吴祖祥的《鸭嘴浸水》、毕野的《风沙之恋》、沙亭的《淘金记》、胡风的《望云》、巴金的《启元》、罗斌基的《江不为家史》、吴祖光的《夜跑》、无名氏的《极地山水画》等,其中有褒有贬,没有空话,这些无疑是我们研究的中国 现代文学史上的宝贵资料证明,李先生也是一位现代文学研究者,这也是我们长期忽视的。

为了说明李老师书评的知识性和诚意,以及文字的简洁,我引用一段他对徐?的评价。徐先生作品的特点,聪明、流畅、委婉,对话更娴熟,是他的强项。不过,他有点过分享受,太虚幻,太浮夸(这个形容词有点过分,但不合适)的话),好像很多民间小病都与他的小说世界无关,所以我们不不想让更多人模仿他,又担心太多人沉迷其中,食欲不振,消化起来也不难。有事吗?”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结合目前文坛的书评困境,或一味奉承,或辱骂,或不摸小猫屁股,真心觉得李长治的书评活动还是值得的记住。很多做法还是可以借鉴的,很多观点都没有过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