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当时,田江明21

2021-08-21 06:01:14诗集古诗网
”唐九洲放弃了跟他们扯皮,转向齐思钧求情,“先生,我是邵叔的租客!”唐九洲有点兴奋,“是不是他们说起过我?”被好几个人围观,唐九洲有些不自在,他拉着郭文韬走到一边去,“邵叔进医院了!”齐思钧说着就把他往更衣室推,“时间不等人!”齐思钧摸摸他的头,“有什么消息打电话给我。

“怎么了,八点前就开始卷床单了?太嚣张太奢侈了吧?!”

从医院回来,唐九洲轮流拨通郭文涛和濮艺兴的手机:明月餐厅有厨师,大伙儿忙,他也帮忙。到了菜市的高峰期,他才有时间去找邵叔叔送去生活用品和换洗的衣服。他想向他们借一辆车,顺便解释一下月亮餐厅的事情,但他不知道一直没有人回答他们。他不得不打电话给几个同事,才发现他们经常去一个叫MoonLightClub的地方玩。

月光俱乐部?

唐九洲为朴艺兴处理的数据中,就有这样一个俱乐部。当时他就注意到,注册人叫“邵明明”,应该是邵舒经常说起的孩子。

刚好一石打死三只鸟,捉住三只鸟去见邵叔叔。

唐九洲找到了俱乐部的地址,径直往前走,但走到门口,却被保安拦住,说是会员制。他没有邀请函,也不是会员,所以进不去。

“我来自明月餐厅,你老板的父亲餐厅!真的,我没有骗任何人。不信就去问邵明明!”唐九洲用力的解释着,两个保安却没有放过。意思是,他着急得越说越响,越说越着急:“他父亲叫邵建强。他在格林威治村开了一家中餐馆,名叫明月酒楼,是为了纪念他的母亲。” 。在他冲之前去问问他。我也是!”

“怎么了?”一个出来接电话的中国人听到唐九洲的话,走过去问道:“什么声音?”

“齐先生!这人不知道哪里可以查到老板的资料,就在这里虚张声势!”

“我没有虚张声势!我真的属于明月餐厅!你你你嘿!”唐九洲不再与他们争吵,转身向齐思君恳求道:“先生,我是邵叔叔的房客!邵叔叔出事了!我要跟他儿子说一件事!对了,你认识朴艺兴吗?郭文涛?他们也是我的朋友!”

“小朴和文涛?……我们提前说一下。”齐思君向两名保安挥了挥手,领他进去,“我猜你就是他们说的唐九洲?”

“嘿,你是怎么认识我的?”唐九洲有些激动,“他们有说我吗?他们说我什么了?”

“……说你很真诚很可爱。”有点傻。

“嘿,那是~~”

唐九洲跟着齐思君进入了月光俱乐部。昏暗的灯光和流动的音乐不像酒吧里的普通夜总会,但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前台,但他们都抬起了头。他也好奇的看着。每个人的眼睛都盯着。

我看到了一只白丝带鸟,不,是一个舞者打扮成一只白丝带鸟,把自己挂在两条红丝绸上。他全身披着白色羽毛的衣服,戴着一个紫蓝色闪光的面具。它就像一只落入监狱的鸟,与束缚他自由的绷带作斗争。他的翅膀在挣扎中被撕裂了。他的动作因疼痛而颤抖,但他并没有放弃唐齐巳诗集,而是松开了一条红绸。 ,顿时失去平衡,众人屏住了呼吸,他却趁着这种不平衡,飞舞着尾羽,划出半场弧线,滑到了舞台最边缘的一个水晶灯台上。

他试探性地试探着,脚趾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完整或不完整的圆圈。他的眼睛从面具后面探出头来,仿佛在密切注视着什么人。突然,他松开了红绸。 , 从水晶灯架顶部跳下!

唐九洲低声“嗯”了一声——人群中的惊呼并不突然——但舞者却被下面的六位伴舞牢牢记住了。他们似乎在欢迎一位新领袖。围着他,欣赏着他,欢快地跳来跳去,那只白丝带鸟又一次展开了得意的舞姿,懒洋洋地摇晃着,遮住了他挣扎的汗水,被舞者包围着,他抬腿抬脚,让他瞧不起众生,全场都陷入了寂静,只有一束白光轻轻照在他身上。

他缓缓抬起手,手腕抬到眉毛的高度,修长的指尖抬起了面具的边缘,最后一层伪装被掀开。从此,他自由了,从身体到心灵,不再被一切束缚,不再需要任何虚伪的修饰!

“邵明明!!!”

全场掌声雷动。唐九洲回过神来,深深地吐了一口气——他刚刚忘记呼吸了。

“我们显然很棒……哦,天哪!”齐思君正得意地炫耀自己的孩子,可是一转身,就看到唐九洲的鼻尖滴下一道血线。他害怕极了,连忙把他按到一个。椅子上,他托着下巴让他抬起头,抓起餐巾给他擦,“你这小子怎么了?!”

“老齐!怎么了?!”周俊伟看到齐思君带来了一个可爱的小可爱,有些不高兴,见他要吻他,就冲过去把人拉开。“这小子怎么了?”

“他……”

“我,我是来找朴艺兴、郭文涛和邵明明的!”唐九洲的鼻子被堵住,语气沉闷,“不知道为什么流鼻血,可能是太干了……”

“……文涛!你的孩子!”周俊伟立即把郭文涛拉过来,“快点!”

“九洲?你怎么在这里?”郭文涛定定地看了一眼,才认出那个用餐巾夹着半张脸的男人是唐九洲,“你的鼻子怎么了?”

“这不重要!”被几人围观后,唐九洲有些不自在。他把郭文涛拉到一边,道:“邵叔叔在医院!”

“什么?!”跟在后面的朴艺兴一惊,抓着他的肩膀,“邵叔叔怎么了?!严重吗?”

“萎缩性胃炎,我留医观察……我想给你们打电话,你们不听!”唐九洲拿出手机给他们看拨号记录,“我记得这家店是邵树的儿子我开的,我在这里……”

“对,你必须告诉明明!九洲,跟我们一起来!”

“谢谢,谢谢你们的掌声~~”刚刚表演完的邵明明,就像是人群中一只优雅的云雀。他端了一杯红酒,跳到齐思君面前:“今晚的派对是为了庆祝我最亲爱的弟弟小齐成为星动传媒的副总裁~~祝他从今以后,能摆脱一切踏上枷锁,自信翱翔~~”

“显然!我呢!”一旁的周俊伟嘘了一声,“我是陪衬吗!”

“当然啦~~你觉得有没有人可以陪我小七哥呢~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那我和老七很配。”

“喂~~”

“很明显!”

朴艺兴打断了大家的笑声,“邵叔叔出事了,你和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邵明明脸色大变,“他怎么了?!”

“顺便说一下,他在医院里,”唐九洲说,“不然看病时间就过去了。”

“这个……”

“明明你去换衣服!”齐思君说着把他推到更衣室,“时间不等人!”

“但是这里……”

“你还说我是主角,我来了,你放心。”齐思君摸了摸头,“有消息就给我打电话。”

“谢谢小七哥。”

邵明明点点头,跑到后台换衣服。郭文涛和朴艺兴对视一眼,朴艺兴先下楼去取车,十分钟之内,四个人就猛地离开了月光会。

“大家继续喝酒跳舞!精彩的节目来了!”

齐思君无缝主持了晚会。虽然他不是这里的股东,但他对陈设、配置、工作流程,甚至员工都非常熟悉。周俊伟一问,发现这里的设计者是他。为了帮忙,连酒保都是他推荐的。

“你真的是他的妈妈。”周俊伟忍不住笑了起来,“你真的很爱他。”

“我当然爱他。”齐思君接任主持人后,跟客人喝多了。他脸颊通红,有些醉意,但他还是喝下了手中的红酒。 “第一年,你陪了我三十五天,剩下的三百三十天,他陪着我。”

“...”

周俊伟愣住了。他反射性的伸手拉住他,但齐思君已经起身唐齐巳诗集,走向另一桌客人。

原来他是这样计算的。

他一直以为他们已经很多年了,结果在他心里,只有短短的三十天。

夜里车子飞速行驶,到医院看诊时间一直到九点。朴艺兴开得很快,很专心,车内一片寂静。

邵明明换上白衬衫牛仔裤,裹着厚厚的驼色大衣,脸上的亮片妆还没卸,眨眼的时候眼角就闪了闪,让唐九洲一直以为自己在哭。

“……你跳得很好。”唐九洲戏弄他:“你刚才cos白丝带带了一只鸟?”

“你为什么知道圣鸟?”邵明明从车窗收回视线,“一般人不知道。”

“小学的时候负责管理生物标本室,里面有几百只鸟类标本,我都记得。”唐九洲怕冷,继续说话,“还有一只北极熊!是真的!北极熊!不知道我们校长怎么弄进来的!”

“你说话好无聊,”邵明明淡淡的说道,“难怪你一直都是小人物。”

“……你认识我吗?”唐九洲心头一跳,“我还以为……”

“这个长长的简笔画,但是长着一张小鸡一样的脸,很抢眼。”邵明明笑了笑,脸上的悲伤终于消失了,“你说我爸病了,看样子,并没有真的变坏吧?”

“不,我只是想吓唬他,告诉他一些严肃的事情!”唐九洲连忙解释道:“可是他确实需要休息,他说疼,疼一整天。他说肚子疼,喝了酒。,我和彭哥压不住他!你有劝他爱惜自己的身体!”

“如果我说服他,他可能不会听。”邵铭铭叹了口气,往后一靠,抱住了他的包,低着头,“应该说是我劝了他,他不听。”

“不会,虽然他经常说你没长大什么的,但他很关心你,你主持什么活动,谁出钱,他一清二楚!”唐九洲说着,掏出手机给他打开相册,“你看,这是我租的单人房,里面还有你的舞衣、古筝、乐谱,你喜欢的东西都在。他说我去看房子的时候。低价租我的条件是你不能搬东西。”

“......很多年前了,所以我不能再穿了。”邵明明一张一张翻阅着租借的照片,眼里噙着泪水,“真的……”

前排的郭文涛和朴艺兴不约而同地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松了口气。郭文涛若有所思地敲了敲椅背,“后面有纸巾。”

“谢谢……”

“啊!”

唐九洲突然尖叫一声,把手机抢了过来,“后面看不下去了!”

吓得踩刹车的朴艺兴忍不住吐槽:“怎么,你们还有色情照片?”

“不!那个,就是我小时候的照片!”

“有什么我小时候看不到的东西吗?”

“没穿衣服的那种!”

“袋子”,邵明明笑了。他笑得很好,眉眼和眼角都闪烁着星辰般的光彩。

唐九洲将手机紧紧的抓在胸前,试图掩饰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