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余秀华诗歌的实力? ——以一首诗细读为例

2021-08-22 09:01:01诗集古诗网
余秀华诗歌有何力度?——以一首诗为例的细读有幸跟其他几个编辑合作,参与编辑余秀华的诗集,让使我集中阅读余秀华的一百多首诗歌。我对余秀华的诗歌总体价值的讨论,已经在我的文章《余秀华——这让我彻夜不眠的诗人》和《余秀华:女人与诗人》中表达了。这篇文章我将做纯粹的技术分析,以一首诗为例,讨论余秀华诗歌的艺术,并探讨什么构成好诗的“好”。

余秀华诗歌实力如何? ——以一首诗细读为例

2015 年 2 月 12 日 10:25

艺术的力量:直接打动读者

幸运的是余秀华的两部诗集内容有重复的吗,我和其他几位编辑一起工作,参与了余秀华诗集的编辑,让我可以专心阅读余秀华的100多首诗。在编辑的过程中,也就是在细读的过程中,泪流满面,表达了余秀华诗歌的语言、情感和思想。我跟随她的诗篇,到了纯净的天空,荒凉的田园风光,心中的深切渴望,止不住的激情。我坐在电脑前,安静而澎湃。

坦白说,这是我人生中难得的一次读诗经历。这种体验是如此直接,以至于我不得不停下来反思自己的阅读过程。我想这和我的阅读体验是一样的。成千上万的人会同时喜欢余秀华的诗。于修华的诗能瞬间走红,绝对不是因为有人点赞或推荐,不是因为《诗刊》主编刘念犀利的眼光,也不是因为海外教授沉锐的热心推荐,而是因为他的阅读经历。无数读者,直接阅读体验,读者感受到余秀华诗歌的力量,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

我的阅读体验和其他人一样:余秀华的诗直接影响了我。这些朴实无华的诗歌以语言的力量、情感的力量、思想的深度冲击着读者。读者为之感动和赞叹。读者反应是“读者反应学派”学术研究的中心,不是本文的主题。我从这篇文章开始分析余秀华的诗歌艺术,重申诗歌艺术的力量首先影响我们的情感而不是我们的思想。艺术是靠直觉工作的,而不是久坐就能品尝到的苦丁茶。

我对余秀华诗歌整体价值的讨论,已经在我的文章《余秀华——让我夜不能寐的诗人》和《余秀华:女人与诗人》中有所体现。在这篇文章中,我将做一个纯技术性的分析,以一首诗为例,讨论余秀华的诗歌艺术,讨论一首好诗的“善”是什么构成的。

语言的力量:惊喜和紧张

让我从一位美国诗人谈起什么是好诗。美国诗人斯蒂芬·邓恩(Stephen Dunn 1939--)是美国当代著名诗人。 2001年,他的诗集《不同的时代》获得普利策诗歌奖。他也是美国艺术与人文学院文学奖的获得者。他出版了21本书。诗集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杰出诗人。他写了一篇名为《好诗与不那么好诗》的文章,谈到什么是好诗。谈到好诗的语言,他是这样说的:“好诗在陌生与熟悉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诗人必须把熟悉变成相当陌生,让读者再次阅读或感受。”

斯蒂芬·戴顿强调,诗歌的语言应该让熟悉的事物变得陌生,让读者感受到熟悉的语言被陌生化的惊喜,因为语言突然变得陌生,语言变得陌生,平凡的事物变得耳目一新。重新感受,重新体验,重新发现。读于修华的每一首诗,你都能发现这个特点,就是语言出人意料,就是一首描写日常生活的诗,她的语言可以变陈旧变神奇,比如:

栀子花

白为祸,香为灾

那些隐藏的声音被一层一层的推出,一层一层的堆起来,然后散开

余秀华诗集版税_余秀华 诗集_余秀华的两部诗集内容有重复的吗

是的,没什么好说的,白色,不是一种颜色。但是一个手势

每一年,如期的突然到来:存在就是表达

反正很美,反正它来了

反正是慢慢消逝的孤独:耀眼的孤独,不回头的孤独

喷射力从何而来?它鄙视月光

它一直打开,是的,它自己打开

余秀华诗集版税_余秀华 诗集_余秀华的两部诗集内容有重复的吗

痛到叫不出来

火自根生,水从叶落

还有看它的一切的眼睛,这些都是白色的

势不可挡地白,死以活白

这首诗无论从标题还是字面上,都描述了白色栀子花盛开的心情和思绪。诗人见白栀子花开满天,芬芳满天。在诗的第一行,她​​用了我们通常不会用的词来形容白色栀子花的浓郁感觉:“白色是灾难,芬芳。它变成了一种灾难。”从常理上讲,“灾祸”和“灾祸”与花开没有关系。诗人把这几句话拼凑起来,营造出一种奇特却又很准确的感觉,让你重温——栀子花开得如此震撼,不可抗拒,仿佛被毁坏了。 “灾难”和“灾难”都是毁灭性的。

第二句描写栀子花盛开的过程:“那些隐藏的声音被一层一层地推出,堆积起来,然后散开”——诗人把开花的过程变成了声音,把视觉变成了声音,而无关紧要的变成了相关。簇拥着的花瓣铺展开来,仿佛声音滚滚而来。她用动词“推出、堆积、展开”——这三个动词将栀子花盛开的过程逐层描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