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前言与结语,王春林:诵经是一首诗,但坦白——老剑客诗《醒醒》的序言

2021-08-22 14:00:09诗集古诗网
老刀客即将出版的这本诗集《醒来》,共计收有120首诗歌。就像著名诗人杨炼所说的那样,“得有一个多么深邃宏富的精神宇宙,才支撑得起一首诗的寥寥数语。纵观老刀客的诗歌创作,我们不难发现,“走哪写哪,见啥写啥”,凡物皆可入诗,是他作诗的一大特点。在诗歌创作中,老刀客始终践行着自己“以诗为经,爱人间一切美好”的创作理念。

为诗集写序

2019 年第 47 期 · 总第 221 期 ·

王春林,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山西作家协会副会长,八、九节茂盾文学奖评委,五、六、七节鲁迅文学奖评委,中国小说排名评委,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导演。

读古剑士的诗,总让人想起中国古代游荡的诗歌收藏家,或者中世纪仿佛永远在大地上行走的吟游诗人。出身太行山脚下的刀老汉,自幼沐浴在大自然的阳光雨露中,吸纳太行精神。虽然他后来进城工作和生活,但他仍然保持着自然之子的真诚之心。他的诗如自己的人,随心而出,随心而出。正如他自己所说:“随心所欲地生活,为灵魂的呼吸而写作,收获诗中的真善美。”看过老剑客诗的人,其实不难发现,他的诗中既没有熟悉的理论。技艺高超,没有华丽辞藻,他就像第三类炼金术士,“没听说过炼金术,却发现了人生中的一块‘小石头’。”刀老汉的诗念诵也是一种洞察力,就像他的笔名一样,不仅是苦难之后的奋斗,更是永无止境的追求,更是自己人生的必杀技。有时,他像落入人间的琵琶少女,低眉轻拨,轻柔吟唱;有时他就像一个有异想天开的牧羊男孩,但他牧养了天上的星星。

老剑客无疑是一位具有极高艺术天赋和长期效率、高容量、高质量的诗人。在我的印象中,他几乎每天都在从事诗歌创作。俗话说:“一本书读一百遍,你就会明白它的含义。”我认为,诗歌创作的灵感,只有历经千辛万苦才能获得,决不是一只守候的兔子。所以,看到老剑客这几年的诗艺不断提高,越来越像水中的鱼,作为一直默默关注他的朋友,我一点也不意外。 1980年代才开始写作,但已在中国大陆、香港和台湾发表诗歌(文章)1000多篇。发表诗歌《野鸽》、《沉默是我唯一的歌》、《远方的梦》、《觉醒的闪电》、《鱼化石》、《今夜醉》和散文集《走过春天》。他的文学和新闻作品多次获奖。

这本由刀老汉出版的诗集《醒来》共收录120首诗。虽然不知道这120首诗是什么时期创作的,但无疑不仅是刀老人走过的地方的印记,也是他这段时期精神历程的形象诠释。通过诗句的长短,我们不仅可以窥探一位长期与诗歌创作和谐相处的老剑客,更可以体会到诗人内心深处对生活的热爱,对爱与人性的呼唤。正如著名诗人杨濂所说:“一首诗的寥寥数语,需要博大精深的精神世界。”思考宇宙、生命、生命支持旧的。剑客诗歌创作的大厦,以及对爱情的热情和不懈的追求,构成了他诗歌创作的灵魂,纵然如烟/总有些伤痛/等待逝者归来。正是因为有这种精神的诱惑和鼓舞,我这样的大人物才敢在老剑士的诗前大喊大叫,哪怕不知道有没有男人,不不管什么“魏晋”,总难掩我对老剑客的崇敬和对诗的敬畏。

纵观老剑客的诗歌创作,不难发现,“去哪里,写你所见,写你所见”,一切皆可入诗为诗集写序,这是他的一大特色诗。当然为诗集写序,这也可以看作是他区别于其他人的一个特殊之处。读到这里,相信很多朋友都会疑惑,生活如此琐碎,诗的意义何在?不妨引用杨炼先生的观点:“现实文学中,怎么会有‘宏大’的叙事?”看过老剑客诗的朋友会发现,他的诗很少有病态的抒情呻吟,几乎每一首诗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小故事。虽然说起来有点难,但确实发人深省。对于江上的风,山上的明月,老剑客总能“耳闻目见”,把这一切都成功地注入了他的每一行诗句。在诗歌创作中,老剑客始终践行着“以诗为经,爱世间一切美好”的创作理念。他是诗坛圣人。他毫不犹豫地说:“亲近诗,敬畏。快乐在倾泻的过程中。”

面对亲情,刀老爷子是个流浪者,默默拭去眼角的泪水:“今年我三十六/妈妈六十三/翡翠耳环光起来烛光晚餐/牵手久违的旧梦/母亲的眼泪一闪而过”,“清晨/我用小米的表情问候我的亲戚/国家和乡亲/善良和善良”“最亲近的人/所有飞在天上/近在咫尺,触不可及”;面对爱情,老剑客是个痴情的好孩子,义无反顾,不怕伤害:“你回不来/灯不灭/我的伤在等你痊愈”,“你是世界的尽头/跟我走/陪你”,“月光之美/够我仰望一生/夜夜走下/我老了/她不会”;面对友情,刀老爷子是绝对值得信赖的知己:“战友/阳光恰到好处/适合朗诵/醉爱诗的灵魂”、“每天晚上梦见一大群鸽子/啄他/像墓台上的秃鹰”;面对各种生活,刀老爷子爱恨交加,尖刻批判黑暗。我也热情地唱给美丽的老人:“谎言和鬼魂/全给谢尔赫/耳蜗干净/适合虎啸”、“茅草屋倒西风/江山只是一座纪念碑的放大版”、“羞耻/这只是最真实的裸体”;面对世俗的观念,老剑客是个彻头彻尾的颠覆者,他总能赋予它新的含义:“兵马俑/兵马俑/我累了想出去/我怕我的骨头会虚弱不晒太阳/谁来放你”、“武松”/老虎太多/真假只怕打不完/冰冷的世界需要热血/两把停刀,刺穿桃花。

总之,老剑士的诗,既有金刚的刺目狂暴,也有伤感和隽永的叙事。并且常常能超越时空的限制,在过去与未来、世界与天堂、爱与恨、灵与肉、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希望与绝望、生与死之间自由穿梭。等等,古今诗歌永恒的主题。 ,贯穿了他诗歌创作的全过程。但他既没有重复前人的吟诵,也没有进行单调的模仿,而是“旧壶新酒”,找到属于自己的旋律,创作属于自己的诗篇。为此,我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能继续努力,一如既往地保持坦率的本性,写出更多优秀的诗篇,在诗的海洋中“远去,永不到达”。并按顺序。

为诗集写序

·文理学院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