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专访︱周祥禄:袁震为何背负投机与可爱的恶名

2021-08-22 19:02:37诗集古诗网
但穆宗朝仕宦之迷局与《莺莺传》写作主旨之被误解,让元稹背负投机、薄情之恶名。澎湃新闻:您指出:除《莺莺传》与悼亡诗外,元稹其他文学作品很少有文质兼备的作品。周相录:中唐时期的诗歌,处于求新求变的时期,韩愈尚怪奇,李贺尚奇僻,白居易尚平易,都是追新逐变的表现。李肇说元稹诗歌“淫靡”,绝对不是说元稹诗歌语带“情色”,绝对不是仅就其“艳诗”说的,而是就绝大部分诗歌来说的。

[编者注]

《旧唐书》云:“元禾为盟主,唯微乐。” (唐显宗元和时期文坛的佼佼者,只有元真和白居易),元真在中唐文坛的地位是由这一点所决定的。然而,对穆宗官场的误解和对《莹莹传》写作题材的误解,让袁震背上了投机取巧的恶名。元真是否如后世文人所说的那样不堪,他的历史形象又是如何形成的?为此,澎湃新闻采访了河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周祥禄教授,请他为我们探讨袁震形象扭曲背后的有趣原因。

周祥禄教授

扭曲的袁震形象

澎湃新闻:说起袁震,他的评价褒贬不一。历史上真正的元真是什么样的?

周祥禄:历史叙事是什么?不得不承认,历史叙事是具有一定主观倾向的人所书写的文本,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地或明或暗地包含着叙述者个体和叙述者所属阶级和群体的某些主观立场。 ,因此,“有书不如无书(历史叙事)”。但是,如果我们怀疑一切,完全否定历史叙事的客观性,就会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潭。

我认为既不无条件相信也不无条件怀疑更合适,而应基于对人的常识和事物的常识的谨慎理解,并在对历史叙述进行严格分析的基础上。 , 在逻辑严密推导的基础上,谨慎怀疑或相信历史叙述。

周祥禄,《历史的反思:袁震的传播与接受史》,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年

说起元震,他在历史上的名声确实不好,甚至很差。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唐末五代元琨结交太监以促进其事业的负面记载。这些记载,一是张彦远的《历代名画》;另一种是后晋编纂的《旧唐书》。张对元真的记载,一是事实不正确,二是有私怨,三是张书写于特殊时期(玄宗中期),可信度值得怀疑; 《旧唐书》被预定。五朝时期,其主要史料来自唐代编纂的《穆宗实录》和《唐徽尧》(从德宗到玄宗),这些文献记载了元真与太监的交情,不仅有内部漏洞,但也存在于彼此之间。到达现场。而且,这些文书是在玄宗大中年间写成的。玄宗因特殊原因一上台,便极力否定穆、景、文、吴四朝的政治。穆宗最宠爱的甄嬛,处境十分不利。据《子致通鉴》卷249中玄宗大中十一年魏敖之命,宋承举《北山小集》卷40中许复《2月20日真印案》 、”元真《时辰长庆四年历》、《长庆历》、白居易《元真墓志》等,可见元真在穆宗时期靠的是穆宗的私宠,而不是而不是通过正常的渠道获得晋升(这就是白居易所说的“力助天下”)。对于通过这个渠道升官的人来说,难免有无辜的人对升官投机进行炒作,更难免政敌对升官进行攻击。所以,“曾慎杀人案”的不实传言,即使与曾母关系密切,也会因为传教士的缘故而被误认为是真相。

袁震是情人吗?

论文:元真和卫聪婚后不久就写了自传体小说《莹莹传》,卫聪死后,他写了《三愁曲》悼念。什么是元真?情人还是情人已久?他为什么要写《莹莹传》?是不是像鲁迅先生说的那样,那篇传奇文章可能是当时流行名字的“垫脚石”?

周祥禄:在我看来,《莹莹传》是袁震的“忏悔书”或“告白”,真实记录了袁震的情感历程。 《莹莹传》是袁震上任后写的,应该与普通文人的文学或政治“大牌”无关。

清嘉庆版《慧珍记》(《莹莹传》又称《慧珍记》,图片来自网络)

从《莹莹的故事》和袁震的众多“情色诗篇”来看,他对崔莹莹有真情,但对崔莹莹的爱却是“违法”的。在中国古代,妻子通过“合法”程序(“父母之命,媒人之言”)入户,婚前双方不能有任何独立自由的接触。可以说,对于婚宴来说,婚姻就是用布袋买猫。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偶然的,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是必然的。想到这里,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古代爱情总是在婚姻之外,为什么爱情和婚姻既是世界的馅饼,也是中国的幸运。

袁震和崔莹莹是真爱,但无论是袁震还是崔莹莹,最终都无法给这种自由的关系赋予合法性,他们都将曾经获得的自由关系视为“堕落”后的无心所得。走。”当一个人无法为自己的行为赋予合法性,或为自己的行为找到合适的价值立足点时,反省、忏悔、主动回避未来的追求,被主流价值“契约化”是自然而然的必然。世界。事情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