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诗人老井 诗集 他们,是打工者——在狭窄的巷道里炸石料、给一件件羽绒服

2021-12-20 11:56:07诗集古诗网
他们,也是诗人——艰难的处境和繁重的劳作没有让他们变得麻木,他们选择用诗歌赞美爱情、吟咏生活、思考哲理。2014年夏天,秦晓宇在博客上找到陈年喜,跟他要几首作品。秦晓宇把陈年喜的诗编进一部《工人诗典》,这部诗集里,都是打工诗人的作品。秦晓宇和《我的诗篇》剧组最早联系的诗人便是老井。因为觉得诗歌无法完整表达,他还积攒了很多素材准备写小说,也是煤矿题材。

他们是农民工——在狭窄的巷子里炸石头,用鸭绒填充羽绒服,在整齐的流水线旁边组装手机……

他们也是诗人——艰难的处境和辛勤的工作并没有让他们麻木。他们选择用诗歌来赞美爱情、吟诵人生、思考哲学。

上周五,一部记录国内诗人在国内工作的纪录片《我的诗篇》正式上映。该片由吴飞跃、秦晓宇执导。主角是六位劳动诗人:叉车工人吴鸟鸟、爆破工人陈念熙、制衣厂女工吴霞、少数民族工人吉克阿尤、煤矿工人老井、自杀。富士康工人许立志。拍摄结束后,他们有些人的生活有所改善,有些人仍在困难和困惑中挣扎。

“爆破诗人”陈念熙

在荒凉的矿井里拾诗

47岁的陈念熙这几天一直在北京五环外的工人之家做义工,帮忙整理捐赠给农民工的旧衣服。失业是陈念熙目前的工作状态。由于日常爆破工作,2015年初,他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颈椎病和多发性颈椎后脱位。手术后,瘫痪的风险非常高。如果不手术,那部分颈椎会逐渐失去功能。

陈念希一向很独立。然而,当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陕西商洛的一家旅馆里,茫然不知所措,还在流泪。

“感觉老天爷对我的照顾不太好。我有老有少,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后来我想,生活终究是这样的,比我还差,很多比我好,还有很多是的。命运就像一阵风,吹到哪里,遇到什么,都是不可控的。人生漫漫,所以要远眺远方,不要老是为现在着急。” 调整好心态后,陈念希接受了手术。手术很成功,他的脖子上被永久地打了三块金属,弧度也有限,但他毕竟在慢慢恢复。手术花了8万元,但他只凑够了6万元,剩下的2万元被《我的诗篇》剧组打了。

陈念希于1990年代开始写诗。但到1999年他的孩子出生时,矿山的工作压力非常大。大约十年,他没有写过诗。直到2010年,他才发现自己可以开博客诗人老井 诗集,在网上写点东西,他下定决心捡起自己的诗。荒凉的矿井里连报纸都没有,只能偶尔去县城买两本书。巨大的孤独感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轰鸣声中,机器运转之间,不时有灵光一闪,脑海中浮现出诗句。他赶紧写下来,晚上在床上完成了创作。. “我不敢看我的生活。” 他在诗中写道:“

2014年夏天,秦小雨在自己的博客上找到了陈念熙,向他要了一些作品。起初,陈念希以为秦小雨是个骗子,不会给他生死。后来想了想,贴几首诗也不错,就答应了。秦小雨将陈念熙的诗编成《工人诗》。本诗集全部是兼职诗人的作品。同时,《我的诗篇》还以陈念熙为主角之一,在其工作场所和家中取景。

拍完这部电影后,虽然物质方面没有给陈念希带来太大的提升,但确实让他名声大噪。四川电视台在综艺节目《诗王》中找到了他。他与歌手罗中旭合作,后者创作并演唱了他的诗歌。在节目中,他被评为“破碎诗人”,片酬2.8万元。

参加《我的诗》之后的各种宣传活动,扩大了陈念希的视野。去年11月,他首次随剧组赴美,在纽约、洛杉矶等地与当地学者和留学生交流。他的诗《帝国大厦》在旧金山一个工会组织的交流会上引起了听众的共鸣。他在诗中写道:“站在最高的观景台上/我什么也没看到/初冬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让我更加迷茫:人们要去哪里?”

如今,陈念熙的身体状况不允许他从事体力劳动,对于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很是迷茫。贵州绥阳的一个老板让他为一个旅游景点做一个公众号和杂志。他决定过年后试试看。在他看来,“工人诗人对我来说只是一个象征。过分强调身份会牺牲诗歌的高度和宽度,而诗歌是为了呈现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

老井

在矿下构思和积累材料

早上五点下班,下午三点起来,他每天工作八小时,每周休息两天。严格的日程安排让老靖无法像陈念熙那样参加《我的诗》中的各种活动。在他工作了近30年的安徽淮南矿业集团,现在把他当作“重点监控对象”,生怕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单位坏话”。就算他想请假参加活动,他也不会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