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我以前所写的东西,严格地说,恐怕有几百万字了

2021-12-21 00:55:37诗集古诗网
郭老1950年代之后的几乎所有的创作,诗歌也好、戏剧也好,甚至学术研究,都极大程度表现出一种非己的状态,譬如,郭老在评论毛泽东诗词和书法时说:“主席并无心成为诗家或词家,但他的诗词却成了诗词的顶峰。1971年10月,郭老建国后惟一的一部关于文学的学术著作《李白和杜甫》出版,这部书最引人注意的就是作者力图“以今天的标准”来扬李贬杜。郭沫若留给后人的不仅有巨大的文化财富,还有晚年的悲剧历程。

1955年,胡风问题从文艺思想之争、宗派之争上升为与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同年4月1日,郭沫若发表《反社会主义胡风纲领》。随后郭沫若的诗集是,他发表了《请依法处理胡风》一文。

南方周末:“焚书”也是郭先生被批评的地方。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叮咚:1966年4月14日,郭沫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发表了痛苦的讲话。他说:“在普通朋友和同志眼里,我是一个文化人,甚至很多人说我是作家、诗人、历史学家。

几十年来,我一直在用钢笔写作并翻译一些东西。单论字数,恐怕有几百万字。但是,按照今天的标准,我之前写的东西,严格来说,应该都被烧掉了,没有任何价值。“这番话的初衷并不是真的要烧书。无非是诗人夸大了他的话“没有价值”,表达了他从头开始改造自己的决心。但四个月后,烧书成了一种趋势据此,有人指责郭沫若的言论是“文革”大规模焚书的先例,这显然是夸大了郭沫若言论的威力。

郭先生晚年时,每当发生重大政治事件时,经常以诗词表达自己的看法。

例如,1966年9月9日发表了一首题为“文化大革命”的诗,赞美“文化大革命”的到来。“四五”事件后,他撰写了《水调松头——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十周年》。五个月后,中国政局发生重大变化,郭老又创作了一首歌曲《水调松头》。粉碎四人帮。

南方周末:郭老在后期很难找到诗人的自由和学者的独立

丁东:学术界对郭沫若的反思,除了他的个人品格,还有学术气质。郭老1950年代以后的几乎所有创作,无论是诗歌、戏剧,甚至学术研究,都在很大程度上表现出非自我的状态。例如,郭老在评价毛泽东的诗词和书法时说:“主席无意成为诗人或作词家,但他的诗已成为诗歌的顶峰。主席无意成为书法家,但他的墨迹已经成为书法家的巅峰之作,比如“清平乐”的墨迹郭沫若的诗集是,另一方面,当“黄亮”写成“黄亮”时,梁这个字就被不经意地简化了。写了更多的龙。没有尽头' 焚天焚帝真的很忙'。这是随意摇摆的证据。然而,这幅画是多么生动、奔放,而且最重要的人物是写的。每个人物和整个页面都充满了豪放不羁的魅力。这对我们从事文艺工作的人,乃至从事任何工作的人,都是一个深刻的启示。那是。人的因素部分一、政治工作部分一、思想工作部分一、活捉思想是第一,“四个第一”的原则被极其灵活、具体地呈现在我们眼前。”郭老是个博学多才的人,他不仅没有指出毛泽东的错别字和书法上的错别字,还在评论中编了一套花言巧语,坚持认为毛泽东的错误是功过,发扬光大。“四个第一”的政治高度。

1971年10月,郭老建国后唯一一部文学学术著作《李白与杜甫》出版。这本书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作者力图“以今天的标准来使用李白和杜甫”。所谓“今日标准”,其实是迎合了个人崇拜的趋势。郭老在维护李白的同时,对杜甫的人格和作品进行了严厉的贬低。

郭老的悲剧在于,作为一代文人、史学家,他不是不能自省,而是自省,无法自拔。“文革”期间,其子被捕,危在旦夕。

余立群让他在当晚的宴会上向周恩来求助,但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内心世界其实是极其痛苦的,而他性格软弱的一面,更是加剧了这种痛苦。

郭沫若留给后人的,不仅是一笔巨大的文化财富,更是一段悲惨的晚年历程。

他的内心世界是一座巨大的冰山,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是一个暴露在外的尖塔。其余的可能永远不会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