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我的诗篇”——吴晓波

2021-12-21 00:55:50诗集古诗网
纪录片总策划、浙江财经作家吴晓波说:“一年多来,没见他干别的事,但谁给他发工资啊!”采访那天,吴晓波又向我“抱怨”:“诗典的序言到现在都没能定稿,这位老兄洋洋洒洒写了近4万字!”2014年11月初,《我的诗篇》临时增加了一个计划:通过网络为许立志诗集《新的一天》众筹出版经费,原计划筹资6万元,最后筹到了14万元;明年,他们还将启动“中国桂冠工人诗人”评选。

一个人,一个团队,用诗直入云霄,诉说中国深处的故事

一个团队,就像一个人,通过反复阅读,把故事“发酵”成中国工人诗歌集体照

这是一首富有质感又颇具实验性的命运交响曲,听听——

劳动者唱什么

第一乐章

人们忙于工作,但他们仍然诗意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

——荷尔德林,《人,诗意的居所》

《我的诗》,一部纪录片,一首工人的诗,一首渴望被看到和听到的呐喊。

随着《我的诗》获得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纪录片金爵奖,“工人”、“诗歌”、“纪录片”三个相互交织的主题进入了聚光灯下,进入了公众视野。

影片由获得国际华语诗歌奖的失业工人吴霞、第一代留守儿童制衣厂女熨烫女工吴霞、彝族工人季可阿友组成。在羽绒服厂填鸭毛,是一个在矿井里爆破隧道的陕西人。六个故事讲述了在地下600米工作了30年的老矿工陈念熙和1990年代出生的富士康流水线工人许立志的故事。命运的交响曲,以诗为证,这些来自底层的声音虽然微弱,但或​​许汇聚在一起,成为历史的见证。

几乎所有“溯源”式的媒体报道都是这样开头的:“2014年5月,大翔微唱片与杭州蓝狮文化创意有限公司联合推出了《我的诗》综合项目。” 事实上,支撑着这个“铁”的“三角”团队还有一个重要的名字:诗评家秦晓宇。目前,至少有1万名从事一线体力劳动的家政工人和诗人的统计数据也来自他的走访统计。

甚至可以说,作为纪录片《我的诗篇》的总编剧、总导演、工人诗社的主编,秦晓宇的投入是最多的。纪录片总策划、浙江财经记者吴晓波说:“一年多没见他干过别的事,谁给他发工资!” 采访当天,吴晓波再次向我“抱怨”:“诗序稿还没定稿,这老头子雄辩地写了近四万字!”

这本即将出版的《大书》售价72元,首次印制6000册。吴晓波说,这本书注定是赔钱的。“小宇很天真,说这本书要卖十年二十年。但市场很无情。18个月后,卖不出去的书就还给出版社。”

在这部纪录片的另一位总导演、大相微创联合创始人吴飞跃眼中,秦晓宇对文学有着敏锐的洞察力,是一个喜欢把事情做到极致的理想主义者。他依然是全队最懂诗的人。项目后期,吴飞跃和制片人蔡清增将他从“秦小姐”改为“老秦”。听上去亲切了许多,但实际上,他更受人尊敬。

60后的吴晓波、70后的秦晓宇、80后的吴飞跃、蔡青增,用各种方法寻找散布在全国各地的工人和诗人,拍摄他们的生活,完成了一部成就金爵奖的电影。评委们“一致印象深刻,甚至印象深刻”。《哭泣》纪录片。《我的诗》片尾字幕显示,有1303名“亲朋好友”和“制作人”通过众筹获得。这部利用互联网组织创作、充满原创精神的作品,在业内引起了热烈的关注和讨论,被视为中国纪录片发展的风向标。

这本书可能会被退回。不知道纪录片巡演能走多远。甚至几十年后,这些工人将要做的工作将完全被机器取代。但这些诗是写在中国制造业的崛起和城市化进程中的。,不应忘记。

多年以后,吴霞还会记得2015年6月17日她走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红毯上的情景:眼前的红毯有五十米长,栏杆的一侧还有更多一百多个摊位。长枪短炮,尽头是巨大的LED屏幕。美丽高挑的女主正在热情采访刘亦菲和宋承宪。

当一个拿着雨伞的老外走到吴夏面前,给她竖起大拇指儿童诗集序言,用流利的中文说“这是一部好电影”时,她还没有回过神来。这一天,她穿了一条70多块钱买的深粉色吊带裙。是前短后长最喜欢的款式。银色高跟鞋是5月份新买的,因为家里没机会带孩子穿。,我在机场磨破了脚。“如梦如幻”——这是吴夏对“触电”的第一感觉。第一次来上海时,她在首映式上收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朵花。

第二乐章

钢花有时比急速的雨滴还要浓密。我知道不只是红天一角的太阳

——田力《炼钢、炼钢》

那天,《我的诗》首映后,一个红着眼睛的娃娃头少女挤过人群,走到了坐在第一排的巷道爆破手陈念熙面前。“几首诗就让我哭了。所谓写在咖啡馆里的所谓深刻的文字,在你面前可不是虚伪的。” 陈念希听到“粉丝”微微激动的夸奖,害羞地笑了笑。他比纪录片中的要高,但他的脸比实际年龄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