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第二届中国(金华)艾青诗歌节在艾青故里金华市金东区傅村镇畈田蒋村开幕

2021-12-21 16:55:44诗集古诗网
5月27日,第二届中国(金华)艾青诗歌节在艾青故里金华市金东区傅村镇畈田蒋村开幕。开幕式结束后,诗歌节举办了“艾青诗歌公园奠基仪式”、“艾青诗歌音乐会”、“金华文旅产业论坛”和“大堰河论诗”主题沙龙等系列活动,强调“节庆仪式”与诗歌研究的结合,拓展诗歌节内涵,提供诗歌研究与对话的空间。

5月27日,第二届中国(金华)艾青诗歌节在艾青的家乡金华市金东区富村镇梵田江村开幕。诗歌节由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诗歌研究所、金华市金东区人民政府、金华市金宜都市新区管委会共同主办。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更生、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院长谢勉、中国诗歌学会主席黄怒波、金华市委常委、部长林丹军中共中宣部、程天云,中共金华市金东区委书记出席开幕式。开幕式由金华市金东区区长陈凤起主持。

林丹军在开场致辞中淡淡地说,富村镇梵天江村是艾青先生的家乡。这里是艾青先生童年的记忆。是他对成长过程中的人的同情和同情。热爱祖国的故乡的发源地。举办第二届中国(金华)艾青诗歌节开幕式,开工建设诗歌公园,是家乡人民对艾青先生的无限纪念。也是我们立足当下,追随先辈的足迹,继续努力追求、创造美好生活的地方。具体措施。

程天云在开幕式上说,为纪念艾青,在金华市金东区修建了艾青纪念馆和艾青公园,对艾青故居进行了整修,并命名了艾青中学和艾青路,使艾青的诗歌和艾青精神永流传。

开幕式上,黄怒波称赞了浙江省金华市和金华市金东区。他说,中国诗人应该感谢梵天江村的人们,感谢他们在双尖山下、松林前孕育了一个中国人。伟大的诗人。我们相聚艾青的故乡,不仅是向伟大的诗人艾青致敬,也是思索和探讨新时代诗歌美学何去何从,何去何从。在纪念新诗世纪的时候,思索着谁写诗,诗应该树立什么样的审美标准。

开幕式结束后,诗歌节举办了“艾青诗园奠基仪式”、“艾青诗歌音乐会”、“金华文旅产业论坛”、“大雁河诗词研讨”主题沙龙等系列活动,强调“节礼”与诗歌研究的结合,拓展了诗歌节的内涵,为诗歌研究与对话提供了空间。

研讨会期间,与会学者围绕艾青诗歌的“散文之美”、“意象的开阔”、“诗的韵律与韵律”等话题展开了讨论。孙绍珍说,百年新诗仍面临诸多争议,需要用历史方法解决。艾青是中国新诗第二个十年的代表诗人。他的诞生不仅是个人的天才,更是时代的产物。中国新诗的出现,标志着古诗词的破除,古典诗歌语言封闭的打破。罗汉超、吴思敬、杨木等都谈到了艾青诗歌中所蕴含的现代汉语“调性与韵律”。这种固有的韵律和自由的韵律,不是个别诗人的修辞艾青 早期诗作收在诗集,而是自然界固有的韵律。,蕴含着强烈的自由精神,今天的“口语诗”使用了大量的口语词汇,却忽略了至关重要的“音调”和“节奏”。王光明认为,“世界包括中国,世界让我们发现自己,发现自己语言的特点。” 今天再谈艾青,我们需要深入思考什么是新,什么是现代。一个诗人的创作不能仅仅基于他自己的文化。传统的内部评价应该具有广阔的世界背景。与会专家认为,艾青的艺术积淀、思想构成、文化视野、

诗人于健在主旨演讲中提到,当人们一直在问新诗是否还活着的时候,在艾青的家乡,我们看到了艾青的诗写在农村的土地、墙壁和门楣上。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好答案。他认为,在媒体和图像如此发达的时代,文学的某些功能已经被取代,文学的核心——“诗”,将是文学对新媒体时代的最后抵抗。他认为,我们低估了中国诗人的使命和中国诗歌的作用。汉字和中国诗歌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呼唤灵魂”的语言。它们是中国人与天地之间的交流,从来都不是个别的抒情修辞。这就是中国诗歌与欧美诗歌的巨大差异。他指出,中国新诗之初,郭沫若等诗人仍有“精神”气质,但较为粗犷。这种气质在1930年代有些枯萎,直到艾青的出现,新诗才达到顶峰。恢复了诗歌“行、关群、怨”中“群”的作用,回归语言本身。“艾青不写莫名其妙的东西,他退缩到语言背后,他相信语言的力量。” 于健认为,在今天,中国诗歌如果离开原有的功能,就会被边缘化。郭沫若等诗人仍有“精神”气质,但比较粗犷。这种气质在1930年代有些枯萎,直到艾青的出现,新诗才达到顶峰。恢复了诗歌“行、关群、怨”中“群”的作用,回归语言本身。“艾青不写莫名其妙的东西,他退缩到语言背后,他相信语言的力量。” 于健认为,在今天,中国诗歌如果离开原有的功能,就会被边缘化。郭沫若等诗人仍有“精神”气质,但比较粗犷。这种气质在1930年代有些枯萎,直到艾青的出现,新诗才达到顶峰。恢复了诗歌“行、关群、怨”中“群”的作用,回归语言本身。“艾青不写莫名其妙的东西,他退缩到语言背后,他相信语言的力量。” 于健认为,在今天,中国诗歌如果离开原有的功能,就会被边缘化。s《兴、关群与怨》,他又回到了语言本身。“艾青不写莫名其妙的东西,他退缩到语言背后,他相信语言的力量。” 于健认为,在今天,中国诗歌如果离开原有的功能,就会被边缘化。s《兴、关群与怨》,他又回到了语言本身。“艾青不写莫名其妙的东西,他退缩到语言背后,他相信语言的力量。” 于健认为,在今天,中国诗歌如果离开原有的功能,就会被边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