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我在这头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组图)

2021-12-22 07:55:51诗集古诗网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那是余光中夫妇是第一次来金华。为何写乡愁诗?”余光中的诗歌作品近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在吟诵乡愁,因此被定位为“乡愁诗人”。“乡愁的诗我确实写过很多,或者和历史感有关系,或者和对古代中国的向往有关系。“不过我每次回来,碰到许多读者包括很多大学生都说,我会背《乡愁》,一方面我当然很高兴,另一方面我也怀疑,他们对我的认识是否只限于此。”余光中说。

于光中(资料图)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于12月14日病逝,享年90岁。

乡愁

于光中

我小的时候

乡愁是一张小邮票

我在这

妈妈在那边

当我长大

乡愁是一张窄票

我在这

那边的新娘

之后

乡愁是一座短坟

我在外面

妈妈在里面

现在

思乡是一道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

大陆那边

余光中夫妇去过金华

14年前的2003年,余光中访问金华。

当年10月17日,余光中夫妇抵达金华参加第九届中国诗歌大会(金华),将获得“当代诗歌灵魂金奖”。

余光中、葛跃进摄

那时,灯火阑珊处,满是茂密的秀发,正如他在诗中所写的那样:“转身时风吹黑发,回首头上白雪皑皑。” 她的妻子比他小3岁,看起来优雅迷人。一个是福建人,一个是江苏人,却发现他们说的是四川话。范沃村说,这是他们在“抗战”时期在四川养成的习惯。几十年来,无论是在台湾、香港还是美国,他都说四川话。

那是余光中夫妇第一次来金华。他说,他从杭州一路向南打车,沿途经过的地方给了他很多历史联想。路过义乌的时候想起了罗斌旺,去金华的时候想起了李清照和黄宾虹。

为什么要写怀旧诗?他这样说

金华会议期间,余光中接受了金华晚报记者罗江的采访,谈到了怀旧诗的话题。

余光中与金华晚报记者罗江交谈

“我死的时候,葬在长江和黄河之间,白发黑土,在最美的祖国。” 余光中有近千首诗,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吟咏乡愁,因此定位为“乡愁诗人”。

“我确实写了很多怀旧诗,要么和历史感有关余光中主要诗集,要么和对中国古代的向往有关。那是因为我去了海峡对岸,去美国学习和教书,离家乡越来越远,走得越远,只能在中国文字和中国古典文学中找到精神寄托。我把写这些东西形容为为我迷失的灵魂呐喊。”

“但是每次回来,很多读者,包括很多大学生,都说我会背诵《乡愁》。一方面,我当然很高兴。另一方面,我也怀疑他们是否了解我仅限于此。所以我想我还不如看看我的其他作品。”

余光中与本报记者罗江合影

余光中的汉魂与唐破

怀揣故土梦想的余光中,也极力主张西化。直到中年,他才真正回归传统,用诗歌“伸回那片大陆”。

真正在祖国的土地上安家和发展。所以我一直觉得,单纯的孝子,也许只能重蹈祖宗的覆辙,而单纯的浪子却一去不复返了。浪子往往回头一看,就知道是好是坏,他也经历过异国他乡,回头再看祖先的东西就更清楚了。”

余光中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把我烧成灰烬,我的汉唐魂还萦绕着厚厚的泥土。在无尽的家园里,漂洋过海的巨龙称她为大陆,强者称她为九州……英雄没能称她为泥潭。”

“中国文化对所有‘龙族’都有着不可或缺的影响。他们说‘国语’,用筷子吃饭余光中主要诗集,庆祝端午节和中秋节。这些能改变吗?我很幸运我要离开了祖国大陆,那时我21岁,受过传统“四书”“五经”的熏陶,也受“五四”新文学的影响,中华文化已经植根于我心。” 余光中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