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67岁的席慕蓉不会《我给记忆命名》顺利付梓

2021-12-22 14:56:15诗集古诗网
2010年9月下旬,席慕蓉应邀到中国人民大学演讲,讲题是《族群的记忆》。现场听众里有一位19岁的男学生记住了这场演讲,后来又读了她关于“原乡”的两本散文《追寻梦土》《蒙文课》,很是喜欢,那时他就觉得,这样的原乡经历可以旁及任何地方和任何人。“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还是故乡的‘旁听生’”叶老师有一句很出名的话‘读诗和写诗是生命的本能’。

2010年9月下旬,席慕容应邀到中国人民大学讲学。主题是“民族的记忆”。台下,一位19岁的男学生记住了这次演讲,后来读了她的两篇散文,分别是《故乡》、《追梦》和《蒙古班》。他非常喜欢。我觉得这种家乡的体验可以去任何地方,任何人。

八年后,男学生完成学业,成为出版社编辑。大学那场讲座的记忆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不得不打电话并真诚地打电话邀请。没有经过太多的波折,经过一年多的筹备,近日,席慕容的这本散文集《我的名字记忆》顺利出版。

时年67岁的席慕容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在一个90后的大陆青年心中种下了一颗文艺的种子。80年代以来,席慕容作品所创造的“轰动效应”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退。那些深情的诗句,已成为两三代青年的文学记忆。

“我不用‘杀’我,我只想留着我”

“说不定哪天我老了,翻开这两本日记,我要怎么搞笑?” 或许是触动了往日的情愫,或许是诗人的恩情,我在1959年日记一书中看到这句话,坐在记者面前的席慕容忍不住哭了起来。

席慕容出生于1940年代战火纷飞的重庆。她来自内蒙古。他的全名是“木伦西连波”(意为“浩浩荡荡的河流”)。“慕容”是“木伦”的音译。她的父母都是蒙古人。童年的生活动荡不安,我一路跟着父母从四川到南京、上海,再到香港和台湾。无处诉说青春期的烦恼和心情,于是“日记成了我的朋友”。写作是为了组织你的生活,甚至是生活习惯。

《我命名我的记忆》以1959年写的九篇日记开始。这本回顾书记录了她在绘画中的困惑和挣扎,她对诗歌的痴迷和信仰,以及对家乡的思念。关心。六十年前的日记还可以完好无损。席慕容说要感谢妈妈,“她帮我把这些日记都装在了一个小盒子里,因为她后悔当时什么也不能留下。”

尽管她身兼画家、散文家、艺术教授等多重身份,取得了诸多成就,但她最著名的角色仍然是“诗人”。第一部诗集《七里香》于1981年首次出版,第二部诗集《青春无怨》于1983年首次出版,此后十年间再版三十、四十次。被出版界称为“席慕容现象”。

尤其是她那首著名的《七里香》,更是被广为抄袭。如果说舒婷、诗智是80年代中国人重返诗坛的先行者席慕容诗集如果,那么与海子、北岛不同,席慕容的诗歌显然跨越了时代、知识结构和地域,发挥了更广泛的作用。 . 启蒙作用的意义。《一棵开花的树》、《乡愁》等作品,因唱出从身体到骨髓的蒙古长调,延长了他们生命的纬度。

除了畅销,还有各种争议。在第三部诗集《时光九章》之后,整整十二年,席慕容一直在写诗集,但从未出版过诗集。她解释了十二年的“空白”。”、“外界可以给你名誉,也可以随时拿走。我没有把它当回事,所以我安静下来,做我应该做的。我喜欢教书,所以我很认真地教它。”

直到2010年第四部诗集《光与影的边缘》出版,她才发现“这12年我一直在写我自己,原来这些诗是我自己。我突然明白了,我不能不写,不管是畅销书。还是卖得不好。我不用‘杀’我,我只想留住我。”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家乡的‘审计师’”

80年代末,席慕容第一次回到蒙古高原,看到了“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流”。这次旅行结束后,她写下了“观众学生”:在我家乡的这堂课/我没有 学生没有课本/只有一个迟到的旁观者/只能在最偏远的地方静静地观看和观看。

有些数字似乎是有意安排的。《我的名字记忆》出版三十年了。三十年的时光,又短又长,“我因痴情而命名记忆。” 和之前一样,席慕容亲自设计了封面,将这句话印在了封面上。

蒋勋评论说,席慕容最初的写作一直传达着他对“稳定”、“幸福”和“美丽”的执着和倔强。或许,是因为潜意识里还存在着战争中几乎分离的恐惧,她不断强调生活中平凡而有意义的温暖和安定。

寻找“故乡”被认为是席慕容创作的分水岭。近30年后,她穿梭于台湾和内蒙古之间,探访探索,个人情感表达转化为文化探索。先后出版了《高原上的我的家》、《寻找梦境》和《蒙古语课》。《给海日汗的二十一封信》等散文集,写了对内蒙古高原、蒙古文化、游牧文化的观察和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