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两句诗歌最真实的实践者

2021-12-22 15:56:04诗集古诗网
时常留恋于拉萨各地的花园,在拉萨的街头过夜,喝着葡萄酒唱着歌,与女友们有着风流的关系。几百年后的今天,众人通过世间流传下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和他亲笔写下的诗句,能够想象到的是脱下白日里庄重肃穆的僧袍,在夜幕降临时仓央嘉措也只是在拉萨街头向往自由,留恋男女之情的少年。流连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如果他当时没有被选定为第六世达赖喇嘛,或许会过得更幸福吗?

“天下太平,如来不负清。” 这两首诗是古今众多情诗中流传最广的两首。这两首诗短小精悍,通俗易懂。.

但原诗并没有那么流行:这首诗出自藏族著名诗人仓央嘉措的《不负如来,不负清朝》,堪称全诗的点睛之笔。

原文是藏文,不是中文。唯有后世典籍学者翻译它,读者才能如此轻易地了解诗中诗人的情谊与才华。作家仓央嘉措一生被身份束缚的热血沸腾却又无奈的经历,才是这两首诗的真正践行者。

青年之旅

仓央嘉措从一出生就充满了传奇和神秘。相传仓央嘉措出生的那一个月,他的母亲正在用石磨碾米。出乎她意料的是,在碾米的同时,水滴开始聚集在石磨上。

还有一次,仓央嘉措的妈妈从她家附近的一条小溪里喝水,牛奶突然从水里溢出来。从那时起,这条溪流就被称为“牛奶水”。

1683年,西藏五世达赖喇嘛圆寂。但是,为了稳定西藏政权,西藏当权者隐瞒了其死亡的消息十五年。十五年来,西藏的权力一直派人秘密寻找达赖喇嘛的下一个转世灵童。

1685年,仓央嘉措被认定为转世灵童,1688年被认定为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藏南到拉萨迎接仓央嘉措。在路上,他认出五世班禅喇嘛为他的老师,并给他取名为洛桑仁钦仓央嘉措。同年,他被公认为六世达赖喇嘛。

事实上,仓央嘉措之所以被选为六世达赖喇嘛,只是西藏当局为巩固政权而制造的一种幻想:仓央嘉措出生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偏远村庄,大多数人相信红色的。教导。

在这样的地方,选择一位黄教领袖,不仅容易让人信服仓央嘉措经典诗集,还能扩大黄教势力。就这样,原本只是一个农奴之子的仓央嘉措,被西藏的力量与命运选中,开始了悲喜交加的生活。

西藏总督一直欢迎仓央嘉措到拉萨,并允许他住在布达拉宫,并指定了一些上师来教导和约束他。

和尚之旅

在布达拉宫,仓央嘉措受到严密的监督,学习佛经和道教。他觉得很无聊,所以经常走出院子放松一下。老文士一步步跟在他身后,恳求他继续研读经典,生怕仓央嘉措学经不足而受到西藏当局的惩罚。

仓央嘉措本人出身于红门世家,红门并不禁止僧人娶妻生子。但是,从出生之初,仓央嘉措就被指定为黄教首领,黄教严禁僧人过性、娶妻生子。种种繁复严苛的戒律和繁文缛节,束缚了仓央嘉措的心,也压抑了他原本洒脱浪漫的天性。

仓央嘉措虽然有六世达赖喇嘛的名号,但他没有实权。西藏从来都是当权者支配的,仓央嘉措只能是别人控制的傀儡。

仓央嘉措在生活中受到了明确的规矩和纪律的约束,在政治上无法表现出野心,他依靠放纵来表达内心的压抑和苦恼,同时也散发出自由浪漫的本性。

相传他经常不顾身份和礼节,步行、骑马、坐轿,穿着便服离开布达拉宫。经常想念拉萨各地的花园,在拉萨街头过夜,喝酒唱歌,和闺蜜谈恋爱。

数百年后的今天,关于仓央嘉措的传说和他自己所写的诗,人人都在世间流传。可想而知,白天脱下庄严肃穆的僧袍,夜幕降临时,仓央嘉措只是一个在拉萨街头向往自由仓央嘉措经典诗集,思念男女爱情的少年。

因为种种“非凡”的经历,仓央嘉措也失去了“情僧”的称号。“在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国王。挂在拉萨街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情人。”

下落之谜

就在仓央嘉措沉迷于狗的肉欲之际,西藏潜在的政治冲突也越来越明显。最终,它陷入了不可避免的境地。作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没有实权,却成了众矢之的。

西藏当权者为了扩大领土,巩固政权,毒害了硕特首领的食物。事情曝光后,硕特杀了他。硕特首领写信给清政府:一是西藏当局因造反被镇压;第二,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沉迷淫欲不堪,请求罢免。

康熙帝闻讯,下令罢黜苍阳嘉措的一切职务,护送京城。关于仓央嘉措的结局,史书记载不一:清史记载仓央嘉措在护送途中不堪重负,死在青海湖边;藏族史料记载,苍阳嘉措被清朝秘密软禁在五台山栖霞寺,直至圆寂。

然而,在民间流传着另一个结局:康熙帝在经历西藏政局动荡后,邀请仓央嘉措前往北京。在去北京的路上,仓央嘉措要求舍弃达赖喇嘛的名号,乘风破浪。黑夜悄悄地过去了。

仓央嘉措是藏人,是中国乃至世界诗歌史上最耀眼的明星。在他独特的人生中,他追逐着自由和爱,向我们展示了火热的人生。

他的诗歌不断被翻译和复制,突破语言障碍,深受世界人民喜爱。仓央嘉措开创了藏文诗歌的新风貌,贡献良多。

概括:

或许没有人知道仓央嘉措的结局会是怎样。除了神秘的面纱外,他的生活一直笼罩在权力斗争的阴影中。

面对众多不同的史料,作者更愿意相信自己抛开世俗的事物,追寻心中的爱。毕竟,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诗人,值得拥有幸福而自由的下半生。

如果当时他没有被选为六世达赖喇嘛,他的生活会不会更幸福?不必要。他毕生的才华,寄托在广袤而热情的西藏大地上。现在去布达拉宫看风景,能不能一窥他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