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叶芝:你已经使我永生,这样做是你的欢乐

2021-12-23 07:56:02诗集古诗网
”可见叶芝在读到泰戈尔的诗时所受到的震撼。叶芝同罗森斯坦商议,在罗森斯坦家为泰戈尔开诗歌朗诵会,让泰戈尔亲自向名家朗诵诗歌。像这样朗诵自己的诗,也是第一次。泰戈尔达到了与诗神交流的境地,自己也不知道朗诵了多少首。庞德的著名诗歌是长达一百多首的组诗《诗章》。

叶芝后来在《吉檀迦利》的序言中写道:“这些诗的情感展现了我一生所梦想的世界。” 可以看出,叶芝在阅读泰戈尔的诗时是震惊的。叶芝不是一个自私狭隘的诗人。他不能只把这些诗当作自己的精神食粮,而是要让更多的读者了解泰戈尔,让泰戈尔的诗更加耀眼——这是叶芝非常想做的事情。大事,不能耽误。

叶芝与罗森斯坦协商在罗森斯坦家为泰戈尔举办诗歌朗诵会,并请泰戈尔亲自为著名艺术家朗诵诗歌。

7月30日晚,罗森斯坦的客厅里,邀请了一批英国著名诗人和作家前来:埃兹拉·庞德、梅·辛克莱、欧内斯特·里斯、爱丽丝·梅内尔、亨利·内维森、查尔斯·特里维扬、福克斯·斯特兰德维兹等。其中叶芝和庞德是中国读者最为熟悉的,他们对中国现代诗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内向的泰戈尔克服了他的害羞。他拿出笔记本,念诵《吉檀迦利》:

你让我永远活着,这样做是你的快乐。你不断地倒空这个易碎的杯子,你不断地用新的生命填充它。

这支小芦笛,你带着它翻山越岭,吹奏长笛永恒的乐章。

在你的手不朽的爱抚下,我的小心脏溶化在无限的幸福中,发出难以言喻的音调。

你无限的礼物只倒在我的小手上。时过境迁,你还在浇,我手里还有很多。(“吉檀迦利”1)

让泰戈尔不解的是,即使他一一读,也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赞美,没有掌声,甚至没有掌声。泰戈尔想:既然来了,就放手吧。不管人们如何评价他们的诗,都必须尊重他们,把诗读到最后。

于是,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诵经中,没有分心。这是我第一次像这样背诵我的诗。泰戈尔已经到了与诗神交流的地步,他不知道自己背诵了多少首诗。最后,他读了最后一首歌:

在我对你的崇拜中,我的上帝,让我所有的知觉在你的脚下伸展,触动世界。

像七月的湿云,随着不下的雨点下沉下垂,让我的整个灵魂在你的门前鞠躬,一起崇拜你。

让我所有的诗以不同的音调汇聚在一起,当我一起崇拜你时,它们就变成了洪流,注入了寂静的大海。

像一群思乡的鹤,日夜飞向山窝,向你致敬泰戈尔诗集短,让我的一生启程,回到它永远的故乡。

泰戈尔朗诵完毕,看到的依旧是一片寂静:没有人说话。沉默,长久的沉默。有人开始说再见,直到他们都走了,也没有人发表几句评论。

泰戈尔非常沮丧和后悔。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泰戈尔诗集短,从第二天下午开始,他就收到了一封温暖的信。参加朗诵的人都写信,真诚地表达:在伟大与完美面前,只有沉默才不会亵渎神明!

梅·辛克莱说:“不仅因为这些诗具有绝对的美——诗的完美,还因为它们只是偶然瞥见的我,常常在痛苦和难以捉摸的感觉中。神圣的事物变成了现实。”

人们对泰戈尔的肯定,让他在异国他乡遇到了老朋友,有一种欣慰。

泰戈尔在罗森斯坦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他在英国住了四个月。这是他扩大知名度的时期,收获比他预想的要大很多倍。在此期间,他结识了萧伯纳、高斯​​沃西、罗塞尔、斯塔格摩尔、哈德逊等著名作家和文化人物,他确实受益匪浅。在这段时间里,他意识到:“只在印度学英语的人,并不了解英国人。”

在叶芝和罗森斯坦的努力下,1912年11月,伦敦印度学会出版了英文版的《吉檀迦利》,随后麦克米伦出版社出版了通俗版。叶芝为《吉檀迦利》作序,将印度诗人泰戈尔介绍给英国人。

《吉檀迦利》的出版绝对是英国出版界的一件大事。英国不少报刊发表书评或专着,给予很高的评价。

泰戈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他的作品走出了印度,走向了世界!

庞德--欧美现代主义诗歌的奠基人

埃兹拉·庞德(Ezra Pound,1885-1972),美国诗人、评论家。庞德在伦敦逗留期间(1908-1920),与英国评论家托马斯·休谟创立意象派)学派诗歌,用意象来表达瞬间的感受,为当时的诗歌世界开辟了新的道路,推动了英美诗歌向现代主义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