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穆旦里的抒情诗:1930-1950年的中国诗人

2021-12-23 11:57:30诗集古诗网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穆旦诗歌在海外的译介与传播最初是由他的一些诗友以及他本人推动的。叶维廉则广泛收集、翻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诗人的作品,结成一集在1992年出版,即《防空洞里的抒情诗:1930-1950年的中国新诗》(美国加兰出版社出版),选录的主要是包括“九叶诗人”在内的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诗歌,其中穆旦诗作7首,是数量较多的一位。

《防空洞抒情诗:1930-1950年中国新诗》

《剑桥中国文学史》

《牡丹诗集》

穆旦(1918-1977),近代诗人,命运坎坷,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大外语系。受朵、冯智影响1942年,抗战进入白热化阶段,在印度东北部热带雨林中死亡9人后,后退居印度,抗战结束后,任沈阳《新报》总编辑,因批评国民党政府腐败无能而迅速被取缔。

1949年,穆丹到芝加哥大学学习英俄文学。回国后,任南开大学外语系副教授。晚年主要翻译英俄诗歌。他的诗歌创作成为“潜在的写作”,他的作品在他死后为读者所见。与新诗史上的许多诗人一样,穆旦也是一位在死后被“重新发现”并进入文学史的作家。穆旦诗歌的海外翻译和引进也大同小异:虽然始于1940年代,但直到80年代才真正得到广泛传播和接受。

第一次尝试走向世界

穆旦诗歌在海外的翻译和传播,最初是由他的一些诗友和他本人推动的。1946年,穆旦的同学、英国文学研究专家王作良在伦敦的《生活与文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一个中国诗人》,介绍了当时年轻的穆旦,他在海外。第一篇献给木蛋的文章几乎与国内的木蛋评论同时进行。王作良的文章虽然看起来有些偏颇,但也不乏真知灼见。他在文章中提出了“牡丹之谜”这个词,认为他最擅长表达当时中国知识分子的具体情绪,另一方面他最擅长的品质完全是非中国人。然而,这种品质,在“中国式极平衡气候”中,实属难得。穆丹的优势在于“利用自己孩子的这种好奇心”去攀登灵魂禁山,这些观点也对后来的海外研究人员产生了影响。这种品质,在“中国式极平衡气候”中,实属难得。穆丹的优势在于“利用自己孩子的这种好奇心”去攀登灵魂禁山,这些观点也对后来的海外研究人员产生了影响。

1949年至1950年代初郭沫若的代表作诗集,穆丹就读于芝加哥大学,学习英俄文学,也试图进入英国文学界。将部分诗作译成英文,其中两首收录于1952年出版的《世界诗歌小宝藏:外文大诗人译文》(选一),《八首诗》) (入选一),本书收录文一朵(3首)、冯志(3首)、李广田(1首)、卞之琳(2首)、何其芳(1首)。穆旦是其中最年轻的诗人可见编者对其作品的认可。

从名不见经传的古诗到欧美家喻户晓

1950年代中期至1970年代,国外关于木旦的翻译和介绍很少。比如1963年在美国出版的《20世纪中国诗选》(徐杰宇编着),虽然广泛入选了五四以来44位诗人的作品,其中包括郑敏、杜云燮等。慕丹同时代人。作品,但未入选穆丹作品。可见当时穆旦的诗并不为人所知。

和新诗史上的许多诗人一样,穆旦去世后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特别是1981年《九叶集》出版后,这位诗人作为“新诗”的代表重新进入文学史领域。九叶诗人”。在这个过程中,海外诗人、学者的作用不可忽视。其中,在加州大学任教的叶伟连和他指导的博士生梁秉军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两人都是诗人型学者。

梁秉君的英文博士论文《抗拒的美学:1936-1949年中国现代主义诗人研究》由梁秉君于1984年完成,可以说是国内外第一篇综合研究“九”的博士论文。 ——《叶诗人》,甚至早于中国大陆的相关研究专着。其中,一段关于木旦的《木旦与现代“我”》被译成中文,在华人世界迅速传播,对木旦在国内外的认知和接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梁秉君注意到了穆旦诗歌的一个重要特点,即写“自我”,并进一步认为,穆旦诗歌的自我不完备性和自我反思性写作,使他与郭沫若或徐志摩诗歌中的“我”产生了互动。辨析:“牡丹的诗歌正是这种发展到内省阶段的现代主义作品。它不再是自我爆炸或颂词,而是强调自我的碎片化和转化,表现出对内省的探索。” 因此,木旦明显区别于五四以来流行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抒情路线,是独一无二的。可以说,梁秉钧的观点影响了海内外众多诗人、学者对木旦的认知郭沫若的代表作诗集,木旦的“自我”写作也成为热议的话题。牡丹的诗歌正是这种发展到内省阶段的现代主义作品。不再是自我爆炸或颂词,而是强调自我的碎片化和转化,表现出对内省的探索。”因此,穆旦与五月以来流行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抒情线有明显的区别。第四乐章,独树一帜 可以说,梁秉钧的观点影响了国内外众多诗人、学者对木旦的认知,木旦的“自我”写作成为热议的话题。牡丹的诗歌正是这种发展到内省阶段的现代主义作品。不再是自我爆炸或颂词,而是强调自我的碎片化和转化,表现出对内省的探索。”因此,穆旦与五月以来流行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抒情线有明显的区别。第四乐章,独树一帜 可以说,梁秉钧的观点影响了国内外众多诗人、学者对木旦的认知,木旦的“自我”写作成为热议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