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汪国真诗集朗诵 “你想让我哭/我却偏要笑”(图)

2021-12-25 18:56:36诗集古诗网
“汪国真写的诗在中学生中影响较大,但我跟你说真话,诗歌圈子里的人不太把他当回事儿。诗人郁葱曾编发过汪国真的诗,他觉得,汪国真“对生活的深度理解,对情感的表达和对诗歌形式的认识与主流诗坛有差异,他这些年的确游离于主流诗坛之外”。汪国真是第一个把诗歌带给我的人,那是在90年代初期,我在读高中,抒情诗非常流行。我读过汪国真那些格言式的诗,但他对我的诗歌写作基本没产生过影响。

“你要我哭/我要笑/我每次都把自己放低/总是让我更高/赞美就像露珠/诽谤是肥料/风来树更长/雨去山上治愈更好” ——王国祯

昨天上午,王国真去世的消息在网上流传:爱护者反复引用好句赞美;批评者抨击1990年代的“王国真热”,破坏了一个时代的味道。但不管褒贬不一,从朋友圈铺天盖地的滚屏来看,王国桢无疑影响了一代人的青春。

记者联系王国震工作室,证实王国震已于凌晨两点左右去世,享年59岁。

2013年前后,诗人大卫和王国真到东北出差。当地诗歌爱好者要​​求王某签名的15首诗集。原来,这些诗集全是盗版书。王国真傻眼了,但还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但大卫最后一次得知王国真的消息汪国真诗集朗诵,却是他去世的噩耗。

十天前,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王能贤去医院看望王国珍,王先生只能点头回应。“他患有晚期肝癌,以及肺炎等多器官并发症。” 一直游荡在主流诗歌世界之外的诗人,随着他的离世,最后一次进入了公众视野。

王石被质疑无生命但盗版猖獗

1990年王国桢出版第一部诗集《年轻的潮汐》,发行量超过60万册。他的诗深受年轻人喜爱,广为流传,掀起了“王国祯旋风”。连工作组都组织起来背王国珍的诗。“山高不及人,路不长一尺”,“既然选择远方,只顾风雨”成为响亮的“宣言”或礼物。

在大卫看来,王国桢填补了无名诗之后的诗歌空白,是那个时代的代表诗人。然而,也有不少评论家认为他的诗“只是格言的一个分支”,甚至被称为“贺卡语言”或“心灵桑拿”,没有持久的生命力。

质疑并没有阻止王国真诗歌的流行。不仅如此,盗版层出不穷,有时甚至会印上“蒋同珍”的名字。“盗版诗集对诗人来说不是坏事。” 大卫说。

王国真认为盗版是最好的勋章。“没有生命力,为什么我的诗从1990年到现在连续18年被盗?” 王国桢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说。

不被主流诗歌接受,许多评论家拒绝发表评论

80年代中后期,王国桢还没有出名的时候,《诗刊》的主编朱宪树就和他有了很多接触。“王国祯的诗在中学生中影响很大,但我实话告诉你,诗界的人不把他当回事。” 朱先舒说道。王国桢让朱显树给自己写评语,朱不写。

王国桢死后,网络上出现了多个“门派”:一组读王诗怀念青春;另一组批评王的诗是肤浅的,是“灵魂鸡汤”;另一组从未读过它。王国珍的诗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伐。诗人王久信认为,王石具有“青春”、“励志”、“温暖”三大精神特征。“这对高中生和大二学生来说很有意义。”

与此同时,主流诗坛一片寂静。记者联系了很多批评家,有的拒绝接受采访,有的说“这没什么好谈的”,还有一些“学术”的诗歌批评家干脆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诗人于冲曾编辑出版王国珍的诗篇。他觉得王国桢“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对情感的表达、对诗歌形式的认识,都与主流诗歌不同,这些年他确实在远离主流诗歌”。诗歌评论家耿占春认为:“诗歌应该探索更复杂的情感和体验层次,而不是青春期或流行的社会化情感。因此,虽然年轻人需要王国真的诗歌,但诗界却始终保持着距离。不是故意的,而是一种自然的距离。”

- 评价与争议

李蝴蝶(诗人、剧作家):

王国真和泰戈尔有共同点

王国珍是第一个给我带来诗歌的人。那是90年代初我上高中的时候,抒情诗很流行。事实上,王国桢的诗与泰戈尔的诗在精神原理上有相似之处,并不高超。他们只是表达了一种公开的自我抒情。泰戈尔在他自己的国家并没有受到重视汪国真诗集朗诵,人们认为这种平民抒情诗与国家的命运无关。我不是很喜欢王国真,但我觉得中国在经历了80年代初的压抑气氛后,原本充斥在诗歌或其他文学作品中的民族命运、精神伤痕、理想困惑等题材逐渐被消失了。现在,王国桢诗歌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积极态度的复兴。

我不希望文学和诗歌像寺庙一样遥远,我不希望一个人只有获得进入文学史并成为文学圣人的资格才能写诗。诗歌种类繁多,文学种类繁多,远远超出了文学史的范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