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他们是引信部分就在五千米深处打发中年(组图)

2021-12-26 17:56:03诗集古诗网
2018年,他给澎湃新闻“镜相”栏目写作了《一个乡村木匠的最后十年》,写父亲人生最后十年里建一座庙的故事,开始了他的非虚构和散文写作。关于新书,关于非虚构写作,关于他自己,澎湃新闻采访了陈年喜。澎湃新闻:在书里你也介绍了开始非虚构写作的经过以及刚开始写作的几篇非虚构作品,从这本书里的文章看,主要还是写你自己的人生经历,比如写家人、朋友,或者是与矿有关的故事。

澎湃新闻记者顾明

早上起床的时候感觉头要炸了

这是大机器的额外礼物

不是钢铁的错

我又老又脆弱

我不敢看我的生活

又硬又黑

用手提钻的锐角

石头一碰就会流血

我在五公里深处度过了我的中年

硕士学位论文后记 加qq论文发表硕士学位论文后记_古诗集后记_圣教序集字古诗

我一次又一次地炸开岩层

重新组合我的生活

我的小家远在上山脚下

他们全身布满灰尘

我的中年剪了多少刀

他们的晚年可以延长多少

我身上有三吨炸药

它们是引信部分

就在昨晚

我像石头一样爆裂

这是一首广为流传的矿工诗人陈念熙的诗《爆裂》。

或许陈念熙会永远记得,那天他接到河南银矿弟弟的电话,说他妈妈查出食管癌晚期。他一夜没睡,一大早就写下了这首诗。

因为这首诗,陈念熙受到了很多媒体的关注,并参与了以“工人的诗”为主题的纪录片《我的诗》的拍摄,成为了受访者之一。他的第一部诗集也在同年出版。

1999年冬天,临近大年三十,陈念熙从同学托管人带来的消息中得知,秦岭某矿山正在招工。儿子刚出生,家里急需用钱,收拾好衣服,连夜赶赴矿山,在各地开始了16年的爆破生涯。这段在陈念熙一生中非常重要的经历,让他成为了中国一位经验丰富的爆破手。也让身高1.84米的他,常年弯腰低头在矿井里工作,得了许多病痛。. 2015年,因为颈椎手术,陈念希不得不离开矿井,结束了这份工作。2016年,他再次被确诊为尘肺。

陈念希也留下了诗篇。2018年,为澎湃新闻“镜相”专栏撰写《一个乡村木匠的最后十年》。他写下了父亲生命的最后十年建庙的故事,并开始了他的非小说和散文写作。三年时间,他写了50多篇文章。最近,这些作品的组合发表在他的第一部非虚构作品集《活着就是向天空大喊》中。书中,除了他的家人和他自己的故事,还有更多他这些年在矿井里遇到的人和事,那些来来去去,甚至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的人。“关于在这个矿山工作的悲伤、生与死的故事数不胜数。我想尝试讲述其中的一些故事。” 陈念熙写道。

关于新书,关于非虚构写作,关于他自己,澎湃新闻采访了陈念熙。

硕士学位论文后记 加qq论文发表硕士学位论文后记_圣教序集字古诗_古诗集后记

陈念熙1970年出生在西北秦岭南坡一个名叫夏河的小山村。因为他是除夕出生的,所以他的父亲取了个“年喜”的名字

澎湃新闻:您现在生活的主要收入来源是什么?如果你只依靠写作,你和你的家人能支持你和你的家人吗?

陈念熙:主要来源是图书销售收入和稿费,还有版税。靠写作养活自己和家人是可以的,我们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我有点懒,写的不多。

澎湃新闻:您的尘肺病现在怎么样了?它对你的生活和写作有什么特别的影响?你在做什么样的治疗?每个月治病要花多少钱?

陈念熙:十多天前在宝鸡市中医院拍了薄层CT。医生说情况比一年前更严重,但也没有办法。它仍然对生活和写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主要是因为心态。所谓坚强是一种掩饰,没有人能在疾病面前坚强。现在的问题是一直在咳嗽,吃了一些消炎药,几乎没有效果。抗纤维化药物非常昂贵,而且不会服用太多。每个月的费用大约是一两千。

《活着就是对着天空呐喊》,台湾海峡出版社·真实故事书,2021年6月

圣教序集字古诗_硕士学位论文后记 加qq论文发表硕士学位论文后记_古诗集后记

The Paper:新书的书名来自您的一首诗。是你的选择吗?你为什么选择这首诗?

陈念熙:书名的选择是非常困难的,必须综合考虑各个方面的效果。这本书是我的第一本非虚构故事集。它记录了我和我的朋友们在5000米深处经历的生死时刻。

正如我在附言中所写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甚至是农民工的妻子、孩子、亲戚和朋友,都可能对工人的劳动和生活状况感到茫然。

我们这些“低矮”的骨头,在中国,在越南,在土耳其,在巴西,就像一块金属一样被一根根缠着。他们的声音被风吹散了,或者只能默默地表达。毕竟,这个世界上有七十亿人,能发出声音的不到万分之一。那些沉默的灵魂,当他们终于可以说话的时候古诗集后记,他们还能说什么?我想,作为他们中的一员,我写了这些故事,并在一定程度上给出了一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