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杨光治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自知责任重大,为了避免

2021-12-26 22:55:39诗集古诗网
在工作的过程中,我不但加深了对他的诗观和诗作的认识,还体会到他待人平易、对艺术严谨的品格。诗集出版一个月后,艾老访问广州,同行的有其夫人、诗人高瑛,时任《诗刊》主编、诗人严辰及其夫人、作家逯斐,还有《诗刊》副主编、诗人和杂文家邵燕祥。你编过很多好诗集,你的诗论我看过一些,都写得不错。写‘诗永远是生活的牧歌’。

□杨广志

1980年代初,花城出版社决定将《艾青诗》和《艾青短诗》列入出版选题,委派我承担具体编辑工作。我知道我的责任很重。为了避免出错,我多次通过电话和信件联系艾长老。我还亲自去北京教书。在工作的过程中,我不仅加深了对他的诗情画意的理解,也体会到了他为人平易近人、艺术严谨的品格。

诗集出版一个月后,艾长老来到广州。其夫人、诗人高瑛,时任《诗刊》主编,诗人燕晨和夫人作家陆飞,《诗刊》副主编兼诗人艾先生陪同。兼散文家邵延祥。我参加了招待会。在参观白云山托儿所时,艾先生得到了工人们的认可,以热烈的掌声蜂拥而至。工人们发现艾老对一盆热带植物很感兴趣,就毅然给了他。这件事说明,尽管经历了“文革”的浩劫艾青早期的诗作主要收在诗集什么和什么中,群众仍然非常尊重艾老。

1991年8月,“艾青作品国际研讨会”在北京召开,我应邀参加。到了北京,就去王府井买了一对景泰蓝小花瓶,直奔艾的老家。艾长老在书房里艾青早期的诗作主要收在诗集什么和什么中,坐在书桌前,盯着窗台上的几件陶器:屈原、李白、狮子和拉车的四匹马。我们一走进书房就被他认出来了。送了礼物,说是花城社的一点点爱心。他表达了感激之情,幽默地说:“不是一点心,而是一点咬。” 我们都笑了。

当我走到客厅坐下时,艾先生宽厚慈祥的手掌轻轻按在我的手上,看了我一会儿,缓缓说道:“贵社为我出版了三本书,非常感谢尤其是短诗选集,我很喜欢。你编了很多不错的诗集,我也读过你的一些诗,都写得很好,我好像给你写过。”

“是的。写下'诗歌永远是生活的田园'。”

“你现在还同意这句话吗?”

“过去和现在我都同意。这幅横幅一直挂在我的书房里。”

“我和帝凡同志把你介绍给作家协会的,对吧?”

我一再表示感谢。没想到他的记性这么好。

艾长老对我这几年的工作很关心,说:“编辑审稿的时候,就是给稿子批注的,两者相辅相成。” 他希望我能放眼全国,发现更多新植物,支持年轻一代诗人和诗人的成长。.

受到这位杰出诗人的鼓励,我感到很温暖。我想多呆一会儿,想多了解一下,但他好像有点累了,我和仙树分别和他合影,然后就离开了。等他起身告辞时,他的动作已经僵硬了。我们走出门,回头一看,发现他正抓着客厅的门框,向我们缓缓点头。他已经八十多岁了,我们祝福他长寿,但岁月不饶人!1996年5月6日,我在报纸上看到了他前一天去世的消息……

杨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