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郭沫若翻译诗歌翻译浪漫郭沫若不仅诗歌创作成就斐然(组图)

2021-12-27 19:00:34诗集古诗网
郭沫若是我国著名诗人,在文学、艺术、历史学、考古学和甲骨文研究等领域均有建树。郭沫若不仅诗歌创作成就斐然,诗歌翻译也是其翻译成就中最突出的部分。郭沫若翻译最多的当属浪漫主义诗歌。郭沫若在回忆自己的写诗和译诗时说:“关于诗的工作比较称心的,有《卷耳集》的翻译,《鲁拜集》的翻译,雪莱的诗的翻译……”

郭沫若是我国著名的诗人,在文学、艺术、历史、考古和甲骨文等领域都有建树。郭沫若也是一位颇有造诣的翻译家。他的翻译生涯跨越50多年,翻译数量庞大,影响深远。

翻译诗歌翻译浪漫

郭沫若不仅在诗歌创作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他的诗歌翻译也是他翻译成就中最突出的部分。郭沫若译得最多的是浪漫诗。

1913年底,郭沫若经朝鲜赴日本攻读医学。在日本留学期间,海涅的第16部《归乡集》成为他的翻译处女作。译本见于郭沫若1920年3月30日写给宗白华的信中,说这首诗是他五年前的旧译本。郭沫若在信中还提到他特别喜欢海涅的这首诗,“他的诗表达了丰富的人性,我认为它比泰戈尔的超人性更自然。” 郭沫若对这首诗的翻译,也与他在日本学医有关。日本对医学生的外语要求很高。除了基础课,还要学习几门外语:第一外语是德语,第二外语是英语,第三个是拉丁文。“教外语的先生们,大概都是皇上的文学士吧……他们总是喜欢挑选一些文学名著作为课本。” 在课堂上,不是丈夫教的,而是学生们读了一段原著,然后使用它。翻译是日文,“所以学生的自学时间就像翻字典一样”。这个学习过程极大地提高了郭沫若的德语水平,也为他后来的翻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是学生们阅读了原书的一部分然后使用它。翻译是日文,“所以学生的自学时间就像翻字典一样”。这个学习过程极大地提高了郭沫若的德语水平,也为他后来的翻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是学生们阅读了原书的一部分然后使用它。翻译是日文,“所以学生的自学时间就像翻字典一样”。这个学习过程极大地提高了郭沫若的德语水平,也为他后来的翻译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16年夏,郭沫若在东京圣卢克医院遇到了护士佐藤智子(顾沫若给她取名安娜),并于同年12月在日本冈山结婚。对安娜的爱促使他翻译了海涅的《寂静的海边》和《渔女》等诗,后来被收录在《莫若译诗》中。

郭沫若还翻译了雪莱的诗。郭沫若在《雪莱诗序》中说:“翻译雪莱的诗就是让我雪莱,雪莱做我自己……他的诗就像我自己的诗。我翻译他的诗就像我自己创作。 ” 1926年3月上海泰东图书局出版的《雪莱诗选》收录了郭沫若译的《西风歌》和《快乐精灵》。有《那不勒斯湾之书》、《招募“不幸”》、《转移》、《死亡》、《云雀之歌》等8首诗。

此外,郭沫若还翻译了波斯古代诗人奥莫伽扬的诗集。根据爱德华·菲茨杰拉德的英译本,他翻译了伽亚木的《红宝石集》中的全部101首诗。1924年1月1日,上海台东图书局出版《如白文集》,郭沫若回忆起自己写诗、译诗时说:“诗的工作比较满意,有《卷儿记》的译本。 》、《如白记》翻译、雪莱诗翻译……”

郭沫若早年很喜欢泰戈尔的诗。读完泰戈尔的诗后,他“格外感受到清新淡雅的气息……从此我就成了泰戈尔的崇拜者”。但不幸的是,他翻译了泰戈尔。正式出版的诗歌非常罕见。1923年10月14日,《创造周刊》第23期,郭沫若提到了一些原因:“我是被面包问题逼的,还向我的精神丈夫泰戈尔寻求了物质上的帮助。他选择了一个他的《新月典藏》、《园丁典藏》、《吉檀迦利》的藏品,想寄回上海卖点钱。但当时泰格优在中国还没有到过世界。我写信问商务印书馆,我不想要,我写信问中华书店。我不想要它……我与泰戈尔的精神失去了联系。打……”可惜郭沫若译的《泰戈尔诗选》至今没有出版。

翻译《在萌》 翻译维特

郭沫若早期翻译的《印梦湖》也值得一提。《阴梦湖》是Storm的爱情悲剧小说。原译者是钱超,也就是郭沫若留日的同学钱俊旭。郭沫若在《创世十年》中提到,钱俊旭的初译采用了陈旧的平话小说风格,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风格。于是他着手修改译文,用他在西湖的感觉来再现银梦湖的味道。《印梦湖》一书于1921年7月1日由上海太东图书局出版,被列为“创作社丛书世界名家小议”。该书出版后,再版,广受欢迎。

1917年下半年和1918年暑假,郭沫若开始翻译《泰戈​​尔诗选》和《海涅诗选》,但都因无处出版而作罢。1919年10月10日发表在《报·学登》上的浮士德独白《诅咒科学》是他最早的译本。

据《创造十年》记载,1919年夏,他零碎地翻译了《浮士德》。1920年8月,为改善困苦生活,该书受工学社招募正式译成。将近一个暑假,他完成了《浮士德》第一部分的翻译和转录。第二部分比较长,也比较难翻译,所以他打算只翻译第一部分出版。为此郭沫若第一部诗集,他写信给公学社郭沫若第一部诗集,但一直没有得到答复。后来,部分翻译被老鼠咬了,出版物也不见了。直到1927年11月下旬,他才开始重新翻译《浮士德》的第一部分,该部分于1928年2月出版,并被列为“第八届世界名著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