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冰心主要诗集 斯人:斯人已去,永远与我们同在。(图)

2021-12-28 07:00:48诗集古诗网
的确,晚年的冰心在精神上与巴金是相知相通的。每次去看冰心,她都会提到巴金。冰心校订谈巴金,后面建议:我只谈巴金,删除梁实秋、徐志摩等人故事冰心校订谈巴金,后面建议:我只谈巴金,删除梁实秋、徐志摩等人故事冰心校订谈巴金,后面建议:我只谈巴金,删除梁实秋、徐志摩等人故事李:我见到过巴金四十年代为你选编的《冰心著作集》,是由他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的,他还写了一篇后记。李:巴金这些年写的文章你都看吗?李:你觉得巴金的《随想录》怎么样?1992年看望冰心老人,送去台湾出版的《沈从文与丁玲》一书

写在前面:

时间过得真快,巴金先生于2005年10月17日去世了,他已经离开我们十二年了。这几天正好在整理冰心谈八金的聊天记录,18号放出来给大家看看。斯里兰卡人已逝,精神永存。他晚年所倡导的“说真话”、反思历史、强调独立思考,仍然没有落伍。

巴金先生,永远和我们在一起。

写于2017年10月17日,北京看云斋

巴金和冰心夏妍在一起

我从小就喜欢和老人聊天,这种兴趣一直延续到今天。

聊天是亲近老人生活的最好方式。可以逐渐丰富历史的细节,聊天可以让心灵少些轻浮,少些轻狂自以为是。

我度过了几个晚上的空闲时间,在办公室清理杂物的时候,我只是翻阅了我多年来留下的笔记本。我记下的那些话让我怀念过去的日子。看着它,我心血来潮——为什么不整理一下我这些年的一些有趣的聊天记录呢?

2003年大象出版社《与老人闲聊》图书电影

1990年与巴金谈沉从文

早就有朋友建议我把自己的面试笔记编成一本书。后来,王世祥先生编撰并署名的一本书是《与老人的对话》,2003年由大象出版社出版,一转眼已经十四年了。

1983年,我第一次走进冰心的家,请她为我当时所在的《北京晚报》增刊“福听杂记”。从那以后的几年里,她不时递给我一些新作品出版。我非常喜欢和她聊天。现在想想,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世纪老人,她每次聊天其实都是在告诉我历史——从“5月4日”期间的第一次投稿到她当年与梁实秋等人在前往美国的船上。经营墙报;从“文革”中年开始,她仍因打架打扫道路、在干部学校工作而饱受诟病,在她晚年为教育和知识分子的待遇而尖叫……她有无数关于她自己和朋友的故事。

她承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写了一些在今天看来没什么留存价值的文章。五十年代十、和六十年代,她和许多作家一样真诚地相信一切,把纷繁复杂的生活看成简单透明。她说她的一些文章和其他的一样,她并没有真正独立思考。带着这种清醒的反思,她以全新的姿态步入晚年,与以往相比,她的创作风格似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文章据说很火。” 她不止一次对我说。

晚年的冰心是一棵参天大树,一束带刺的玫瑰;晚年的冰心是沧桑后的大悟,一团可爱可恨的火。

小倩探访冰心,李辉摄

真正了解她的,是萧倩。“你可以从冰心姐姐身上学到很多东西,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她那根植根于爱的仇恨。满足于现状的人,维持现状,利用现状自力更生,怕有人跟现状扯上关系。指责。其实这种人心里爱的只有他自己——他的地位、权力和既得利益,所以他对生活中的不合理现象如此淡定。生活,如此冷漠。不能恨的,根本就不能爱。” 1988年,肖千在“冰心​​文学创作生涯70周年”开幕式上说。

晚年,冰心因敢于大胆介入自己的生活而赢得了读者的钦佩。当年,她在发表了她的热门短篇小说《一切都是一流的——副教授的独白》后,向我转发了几封读者写给她的信。再读一遍她的小说手稿,回想起这本小说出版的曲折过程,我不禁感悟到冰心晚年的真正价值。我想我应该花时间把它和她写给我的相关信件整理一下,恢复小说的完整性。这是我对冰心老人最好的纪念。

1987年北京举办巴金创作60周年画展,冰心是巴金画展的名称。我让巴金和冰心分别在上面写后记

冰心,请在邀请函上写尾声

1987年,她在我参加的“巴金六十年文艺创作生涯展”的一张请柬上题下这样一句话:“说真话,做真事,做一个真诚的人”。巴金关于这个主题的一段话。它是:“我不是艺术家。我写作是因为我心中的感情之火在燃烧,没有写作我就得不到安宁。” 这两句话其实可以结合起来,概括一下冰心晚年的特点。

1989年11月25日,巴金画展在上海举行,请冰心签名。首届巴金研讨会在青浦召开

1989年11月25日,巴金画展在上海举行,请冰心签名。首届巴金研讨会在青浦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