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信徒》里的仓央嘉措的,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2021-12-28 22:00:39诗集古诗网
无法不感谢以上三段文字的作者,没有这几段精致优美的文字,我们很少有人会记住仓央嘉措这个名字。其实,如果仔细地比照《信徒》与业已被学界认定的“仓央嘉措情歌”,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来,它们的文字风格完全不一致,《信徒》的修辞之复杂、意境之优美、文字之洗练,在“仓央嘉措情歌”中完全找不到一丁点儿影子。那么,凭什么认定仅仅写了根本无法认定的70首(左右)诗歌的仓央嘉措是诗人呢?

如果你还记得仓央嘉措的《信徒》,谢谢你这个美丽的错误

摘要:感谢《信徒》及其作者,我们至少可以以此为基础——他们的传播,让我们知道仓央嘉措的存在,并匹配六世达赖喇嘛座,从而让我们对藏传佛教感兴趣:它的神秘、它的美丽、它迫在眉睫的奇迹以及从这个奇迹中产生的渴望。

•一•

1

那天晚上,我听了一夜梵歌,不是为了领悟,而是为了找到你的气息。

那个月,我转了所有的转经轮,不是为了超度,只是为了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低头拥抱尘土,不是面对佛陀,而是坚持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穿越了几十万座大山,不是为了修炼来世,而是为了在路上遇见你。

那一刻,我升仙了,不是为了长寿,而是为了祝福你平安喜乐。

2

那天,我在经堂的香雾中闭上眼睛,突然听到你念诵的咒语。

那个月,我摇了所有的转经轮仓央嘉措情诗诗集,不是为了多想,只是为了触碰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低着头,在山路上爬行,不为人见,只为粘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河为宝塔,不为来生,只为在路上遇见你。

3

那一刻,我扬起了马,不是祈求祝福,而是等待你的到来。

那天,我建立了摩尼堆,不是为了修德,而是为了投下我的心。

【仓央嘉措诗集】仓央嘉措见与不见_仓央嘉措情诗诗集_仓央嘉措情诗诗集

那个月,我摇了所有经管,不是多余的,只是为了触碰你的指尖。

那一年,我在山路上磕头,不为羡慕,只为坚守你的温暖。

那一世,翻山越岭,不是轮回,只是在路上遇见你。

以上三段就是广为流传的所谓《六世达赖情歌》,即《苍阳嘉措情诗》。

仓央嘉措,这是一个在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中很难出现的名字。是一个具有明显少数民族特征的名称。是的,他是藏人,身份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世达赖喇嘛;他的另一个身份是所谓的“诗人”。

我不禁感谢以上三段的作者。如果没有这些精美优美的段落,我们很少有人会记得仓央嘉措这个名字。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已经存在。如果有人问起其他历代达赖喇嘛的名字,大多数人都说不出来。广为人知的只有第六代仓央嘉措。

就像我们对清朝皇帝的年数很熟悉,却只能叫出玄烨、殷真等少数几个名字一样,如果要问咸丰、同治的名字,大多还是知之甚少。

因此,我们至少可以在这一点上对以上三段表示感谢——正是它们的传播让我们知道了仓央嘉措的存在,并与六世达赖坐在了座位上,由此,让我们说藏传佛教产生了一种兴趣:它的神秘、它的美丽、它若隐若现的奇迹,以及从这个奇迹中产生的向往。

但是,仅限于此。因为这三段跟仓央嘉措没什么关系——嗯,不用那么绝对,还是有点关系的,就是张冠李戴——真的是现代汉人写的。然而,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仓央嘉措的作品。

从三段细微的差别就可以看出修改了。原来,最早出现的载体不是诗集,更不是仓央嘉措的情歌集,而是一张名为《羊金马》的唱片。

因此,它是第一首歌词,它的名字是“信徒”。

这张由朱哲钦和何寻天合作的专辑中,还有一首歌叫《六世达赖喇嘛的情歌》。

李岱第一次加冕顺其自然,“信者”之名渐渐不为人知,歌词名为“六世达赖喇嘛的情歌”。之后,标题就成了作品的属性,就像道德经和老子并存一样。

那首歌的歌词原名《六世达赖喇嘛的情歌》,确实有仓央嘉措的身影。这首歌词将几首意思相近的诗集融合在一起,经过删减、修改、添加,形成了与原作无关的歌词。

仓央嘉措情诗诗集_【仓央嘉措诗集】仓央嘉措见与不见_仓央嘉措情诗诗集

第二次戴冠戴,完全是对第一次言语误会的刻意行事。这一次是对一支在青年群体中更有影响力的乐队的重新诠释。需要朱哲琴的两首歌

——《信众》与《六世达赖喇嘛的情歌》融为一体,再添一首真诗,组成新作《苍阳嘉措的情歌》。据说,这首曲子的大杂烩,曾经是一位年轻的活佛所唱的。

因此,“那一天、那月、那年”成为仓央嘉措诗歌的一部分——尽管仓央嘉措与其没有版权或署名关系。

其实,仔细对比一下《信众》和学术界公认的《苍阳嘉措情歌》,谁都可以看出他们的写作风格完全不一致。在《苍阳嘉措情歌》中根本找不到文字的精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