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诗集

盘点一下2019年值得推荐的译作和原创作品(组图)

2021-12-29 15:01:46诗集古诗网
需要说明的是,一些经典诗人的再版作品不在本次盘点的范围之内,下面介绍的都是最新的译作和原创作品。美国著名诗人罗伯特·洛威尔在国内诗歌写作者中可谓大名鼎鼎,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中译本,今年由诗人胡桑翻译出版的罗伯特·洛威尔诗选《生活研究》总算弥补了这一缺憾。”这是余怒在诗集序言里的自述,读者有理由对这样的作品充满敬意。

近年来,国内诗书出版呈现出繁荣的态势。无论是国内诗人的原创作品,还是外国诗歌的译本,数量都比以往大为增加。这自然会给热爱文学尤其是诗歌的读者带来更多的选择。然而,对于大众读者来说,选择实在是太眼花缭乱了。让我们从个人的角度来看看2019年推荐的诗集。需要注意的是,部分经典诗人的重印本并未列入本目录。以下为最新翻译及原创作品。

外文翻译

【叙利亚】阿多尼斯《桂花:阿多尼斯中国主题长诗》,薛庆国译,伊林出版社

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可以说是中国诗人的“老朋友”。他给人的印象是,十年来他几乎每年都来中国参加各种诗歌活动。自2009年伊林出版社推出诗集《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以来,阿多尼斯走红了中国诗坛,并结交了许多当代中国诗人。继去年的《我的焦虑是一个火花:阿多尼斯诗选短篇》之后,伊林出版社今年又出版了《桂花:阿多尼斯中国题材的长诗》,充分展示了阿多尼斯对中国的深厚情怀。感情。诗集被命名为《桂花》,是因为在阿多尼斯的脑海中,中国就像桂花:“请告诉我,根:这种芳香物质是否也含有我的血液?桂花树,我要对你表白:你高贵而珍贵,平凡而特别,却夹杂在树木之中:这正是你的珍贵!”

【美国】李立阳,《眼睛的背后》,叶淳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美籍华裔诗人李立英在很多中国读者眼中甚至不如阿多尼斯,但事实上,他已经被两本诗集《飞过的种子•回忆》和《在我《爱你的这座城》、《眼睛的背后》是李丽阳在中国翻译的第三部诗集,收录在“99书生”策划的“通天塔”系列中。在某种程度上,李丽阳是一个被低估的诗人,更何况他出身于王门(母亲是袁世凯的孙女,父亲是毛泽东的私人医生)。单论诗的质量,他也应该是走在诗人行列的前列。例如,这首诗:“我最喜欢的门通向两种方式:/接受和接受。我的心/在两者之间摇摆,从感恩/到感恩,一天一千次,/我的心赤脚/一天一千次/放牧死亡的凸凹头。”感觉像里尔克吗?

【阿根廷】Alejandna Pizzanik,《夜的命名》,王天爱译,作家出版社

外国现代诗人的汉译一直是中国当代诗歌创作的重要资源。近日,俄罗斯和斯拉夫血统的阿根廷犹太女诗人亚历杭德娜·皮扎尼克(Alejandna Pizanick)的作品首次被翻译到中国。译者是王天爱,一位近年成绩斐然的西班牙语专业译者。在此之前,王天爱还翻译了路易斯·塞尔努达、加西亚·洛尔卡等西班牙经典诗人的作品。“皮扎尼克的生活是一个被诗歌点亮的激情故事。” 除了诗歌本身,皮扎尼克自杀的结局似乎让人重新思考精神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张力。所有自杀的诗人都值得认真阅读。

【葡萄牙语】Fernando Pessoa,《想象未来的玫瑰》,杨铁军译,雅中文化/中信出版集团

《想象未来的玫瑰》是葡萄牙伟大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最新译成中文的诗集。Fernando Pessoa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并不陌生。早年,韩少功译的佩索阿的散文《痛苦的记录》在文艺青年中颇受欢迎。至于佩索阿的诗,后来闵雪非、程以深、魏白等人也陆续翻译。新译本的译者是杨铁军,他本人也是一位低调的优秀诗人。在现代诗歌翻译领域,圈内人士有一个共识,译者最好也是诗人,这样才能更好地把握原诗的语感、语气和韵律。杨铁军不仅从事诗歌创作,并对弗罗斯特、海尼等名家诗人有深入的翻译和研究。这些经历保证了他翻译佩索阿诗歌的质量。众所周知,佩索阿的作品由许多“同义词”组成。除了用真名创作外,他还签下了Caero、Gambos、Reyes等“同义词”。本诗集收录了第一部汉译《刚博斯》。

【俄文】赫列布尼科夫,《背后的旅人》,凌越、梁家英译,人民文学出版社

说起俄罗斯“白银时代”的代表诗人,我们可以数出一长串辉煌的名字,如帕斯捷尔纳克、吉皮乌斯、布洛克、古米廖夫、阿赫玛托娃、茨维塔耶娃、曼德尔施塔姆、马雅可夫斯基等,相比之下,赫列布尼科夫的声望就差很多了。但如果你了解他那个时代的伟大诗人对他的评价,你就会知道这是一位不应被遗忘的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称他为“发现诗歌新世界的哥伦布”。曼德尔施塔姆说:“他的每一行诗都是一首新长诗的开始。格言每十行出现一次。它可以刻在石头或铜板上。赫列布尼科夫写的甚至不是一首诗,也不是一首长诗,而是一本巨大的全俄相册,千百年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赫列布尼科夫的译者” 诗集是一对住在广州的夫妻。近年来,他们合作出版了多部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