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古诗

【唐诗意】唐诗《国人庄》鉴赏

2021-07-07 19:02:01诗集古诗网
过故人庄沈德潜称孟浩然的诗“语淡而味终不薄”(《唐诗别裁》)。正是由于“故人庄”出现在这样的自然和社会环境中,所以宾主临窗举杯,“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才更显得畅快。对于这两句,人们比较注意“话桑麻”,认为是“相见无杂言”(陶渊明《归田园居》),忘情在农事上了,诚然不错。”杜诗田父留人,情切语急;孟诗与故人再约,意舒词缓。这是所谓“篇法之妙,不见句法”(沈德潜《唐诗别裁》)。

[古诗词]

古仁庄村

孟浩然

死者有鸡小米,邀请我去田家。

绿树村边缘封闭,青山郭斜外。

开轩面场,聊聊酒。

到了重阳节,就是菊花了。

沉德谦称孟浩然的诗“语言淡,味不淡”(《唐诗》)。换句话说,读孟的诗,应该从它微弱的外表去感受内在的魅力。 “郭家人庄”不是孟诗中最轻的,但语言干净,叙述朴实。几乎没有夸张的句子,没有激动人心的词句,堪称“隐隐约约”。诗”(闻一多的《孟浩然》)达到了一个层次,诗意何在?

“我的老朋友有鸡小米,邀请我去田家。”开头似乎是日记中的一个笔记。死者“请”与我“至”,文中毫不夸张,简单随性。这正是没有礼貌的完美交往的可能形式。用“鸡粟”请客,不仅彰显田家的独特风味,更体现了待客之道的质朴。正是这种待客之道,不谈浮夸的礼节和排场,朋友的心往往更开放。这个开头不是很专注,沉稳自然,但却是对即将展开的生活内容的极好介绍,表现出大气的特点,下面有待进一步丰富和发展。

“绿树村以村边为界,青山郭斜在外。”走进村子,顾与潘之间就有一种清新宜人的感觉。前两句贴近周遭,绿树环绕,似自成一格,别有洞天;下一句轻巧犀利,郭外的青山相映,让村子不显得孤单,呈现出开阔的视野。这个村庄地势平坦,与青山相连,让人感觉平静而安静,但并不寒冷和孤独。正是因为“老人村”出现在这样一个自然和社会的环境中,客人和主人对着窗户举起酒杯,“开个面馆,谈酒”,才更让人赏心悦目。这里的“开轩”二字似乎很随意地写进了诗中,但上面两句却是村子的外景。在这里,叙述者正在屋子里喝酒聊天。玄窗一开,外景映照。在室内,它使人感到轻松和快乐。对于这两句话,人们更注重“说桑玛”,认为相见时没有杂语(陶渊明的《归园》),忘掉农事的情绪确实不错但窗前是一片打谷场和菜园,绿荫环绕,给人一种宽敞舒展的感觉。谈论桑玛会让你感觉更田园。

所以,我们不仅能体会到浓浓的乡土气息和劳动生产的气息,还能闻到田间泥土的气息,看到庄稼的生长和收获古诗过故人庄,甚至地域和季节的特点。这两句与前两句的结合,将绿树、青山、山寨、田园、桑葚和谐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幅美丽而祥和的田园景观,主人与主人的欢笑与关于桑树的话语,仿佛萦绕在我们的耳边。它不同于单纯的幻想桃花源,却在盛唐社会的现实中更加丰富。正是在这样的世界里,曾经感叹“谁在路上谁是假的,世间难得”的诗人。他不仅忘记了政治追求中的挫折,也忘记了名利的得失,甚至独自隐居。抑郁症也被甩掉了。从他对青山绿树的憧憬,从他与朋友喝酒的桑玛,不难想象,他的思绪被拉长了,就连他的行动也变得更加灵活自在。农场的环境和氛围在这里展现出它的征服力,让孟浩然仿佛变了。

“重阳节来,我要菊花”。孟浩然被农家生活深深吸引,所以临走时,他坦率地对主人说,会在春意盎然的重阳节再次来赏菊花。淡淡的两行诗,老友的热情,做客的愉悦,宾至如归的融洽,都在纸面上。这不禁让人想起杜甫的《喝天父的泥,严中城》:“明月升,遮我留,尚问升斗。” ? ? ? ? ? ? ? ? ? ? ? ? ? ? ? ? ? ? ? ? ?杜诗天的父亲活了下来,表达了他的渴望;孟石与死者再次约会。这个词很舒缓。杜志宇和孟志天的区别或许可以从这里窥见一二。

一个普通的农场,曾经的鸡小米饭的普通款待,被如此诗意地表达了出来。描述是关于眼睛和前景,使用口头语言,描述水平完全自然。笔与笔似乎很轻松,就连韵的形式也显得自由灵活。你只觉得这种淡淡的平易近人的风格与他描绘的对象——朴素的农田相协调,表现出形式对内容的高度适应,沉稳善良,但不平淡乏味。它在平凡中蕴含着深沉的味道。一方面,虽然每句话几乎没有一丝辛苦,但另一方面,每一句都不会显得软弱。例如,诗的前两句只写了朋友的邀请,却能表现出朴素的农耕气氛;三四句只写绿树青山,却能看到一个世界;五六句只写酒八卦,却能表达心情和环境的惬意;七八句话只说重阳节还会再来,却自然流露出对这个村子和老人们的眷恋。这些句句浑然天成古诗过故人庄,共同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意境,将宁静优美的田园风光与朴实真挚的友谊融为一体。这就是所谓的“文之妙,无句法”(沉德谦,《唐诗》)。

“不要去奇怪的决定......如果公众失去氏族是巧合而不是巧合”(皮日秀,“瀛州孟阁故事”)。他将艺术之美深深地融入整首诗的血肉之中,显得自然。这种不花哨的打猎,不炫耀的技巧,一两句精心制作的句子来支撑门面,是高超艺术水平的体现。比如一个美女,她的美是全身上下,整个孩子,并不是因为某个部位特别动人。她不是通过挠头来摆姿势,而是因为自然的色彩和气场而令人惊叹。正是因为里面的本色,话语散落干净,才让全诗从“轻触”中显出韵味,不再需要“重饰和妆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