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古诗

温新瑞:月亮的神秘魅力引起中国古人关注——温新瑞

2021-11-23 11:58:02诗集古诗网
禅诗中关于明月的意象”(吴言生《禅宗诗歌境界》)禅者从月亮里得到的启示已不同于“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欧阳修语)诗人旧梦重温的情思,也不同于“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如果说禅诗是唐诗中一支奇葩的话,那么“明月”在禅诗里就起“点睛”的作用:不仅给禅者澄静空灵的视觉审美,而且是种“水月两忘,方可称断”的禅悟心得。

禅诗中关于明月的意象

禅诗中的明月意象

文/文新瑞

在中国哲学中,月亮不仅提供思维转变、乐观豁达的人生启迪,而且在中国文人的审美意识中留下了阴影。《诗经》云:“明月明,贤者端庄。蜀之忧,心静。” (《陈风·月出》) 相思的苦难被月光冲淡,形象仿佛是虚无的形象造成的。诗人的审美快感。宗白华先生曾赞叹道:“月亮真是一位伟大的艺术家,一瞬间为我们改变了世界,美丽的画面在我们眼前涌动。” (宗白华《审美漫步》) 月亮的神秘魅力引起了中国古人的注意:“夜光何德,而月亮也成为了沧桑的历史见证。” (傅道斌《晚钟声——中国文化的精神原型》) 在禅宗哲学中,可以说月亮是一种传统。在流传下来的禅诗诗句中,月亮被用来比喻佛的本性。境界可谓是“水月忘却,未见分晓”。(吴彦生,《禅诗境》) 禅修者从月中得到的启示,不同于“今夜陆从白,月为故乡明”。(杜甫《月夜记》《我的兄弟》)和《人生痴情,此恨与风月无关。》(欧阳秀玉)诗人' 旧梦重温情,亦有别于“美人患声尘,千里有明月”。(谢庄《月赋》)和“明月生海,天涯此时。” (张九龄的《等月怀远》)是诗人隐藏的喜悦。禅境的开悟追求的是一种摆脱言语的形式,月亮在禅修者的心目中自然有着不同的意义。(张九龄的《等月怀远》)是诗人隐藏的喜悦。禅境的开悟追求的是一种摆脱言语的形式,月亮在禅修者的心目中自然有着不同的意义。(张九龄的《等月怀远》)是诗人隐藏的喜悦。禅境的开悟追求的是一种摆脱言语的形式,月亮在禅修者的心目中自然有着不同的意义。

一、从印度引进的明月佛、禅心浴雪、大乘佛,在处理人生问题上提出了“法性清静”,强调只要不执着于现象,你可以消除妄想,保持安静。心,涅槃境界,是“轮回”与“轮回”的正解脱。人们认为,重生的关键不是色相的分离,而是心性的解脱。世间的实相就是涅槃的实相。心不散乱,心不贪,本心专注,内明自然清明,清明会观照一切,证悟真理,最终证悟。“陶俊” 文思空寂,疏议五藏,沐浴雪灵。”(刘勰《文心雕龙·神思》)六祖慧能也强调:“佛出世间。 ,不离世悟。启程寻菩提,如求兔角。” 禅宗的开悟强调“净土”的思想,禅修者唯有追求内心的平静与空性,才能悟到心为心的佛性。佛陀。只有这样,他的心才会充满宁静、湛蓝、温柔和喜悦的月光。这个“月光”是禅修者“如饮水,知冷暖”的喜悦,

唐僧焦然有诗:“夜仰望池,坐月边打坐。虚无是可取的,伟大是难以传达的。苦变成空洞,长得像影子,满圆。” (《水月》) 诗人说,明月象征禅心的清净,突出禅心的清明,同时也蕴含着禅悟的喜悦。

禅修者证悟佛心是一种内在的自我体验,而开悟后的喜悦则是从外求来解释的。让这静谧的灵魂,用月光来印证禅的吉祥之光。

所以诗中的意境得到了升华,这就是禅师的兴趣所在。唐僧寒山有诗:“心如秋月写月亮的古诗,碧潭清净。无可比拟,怎么说。” (《全唐诗》) 关修见雪中乞僧,顿悟道:“如月,心常静,不知麻木。行人勿轻责,而古佛如是。” (《乞僧》)

禅修者用动静结合来突出这种心境。唐启有句诗:“山名明月,明月翻山,欲登峰顶,半夜走。白猿真雪,山鸟,古琴声。我儿活久了,我该忘在城里了。” (《送明月山僧》)明月照山,白月、白山、白猿、庙更白,琴声悠扬传来,仿佛在提醒修行者,他们不应该忘记自己的佛性,就像一轮明月自然存在于天空中。

二、成佛自悟,明月寂静,真禅宗师,虽不屑名利生,但不厌世。禅宗的宗旨是“知心性”,“凡夫心即道”,以“修而不修”来证明自性佛性。佛教认为,一切佛法都是真理的化身。这个真理就是宇宙的实相与本性,如来身中的佛与佛的本性,具体事物中的法与万法。真、法、佛性、佛性、诸法,虽不同,但其实是一回事。(赖永海,《中国佛教自然论》) 既然实相是宇宙的佛性,那实相又该如何描述呢?禅修者常以月来象征佛性的证悟,赞美宁静、悠闲、自足的生活。如“崖左右,地空平。昭和徽崖上不见明月,庙头有光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