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美文

许文昌的故事

2021-06-25 06:00:31诗集古诗网
徐文长的故事被徐文长巧妙地用过哩。徐文长说完,把手一扬,看热闹的人都涌到了店门口。”随即吩咐店倌,从米堆里给徐文长量出五斗米来。看热闹的人,这才拥着徐文长走散了。“那二百三十文钱就算是我送你的,不必介意吧!一直目送着徐文长回到城里去。”大家听了也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称赞徐文长这五个字用得极妙。

许文昌的故事

斗米斗鸡

绍兴地区有“鸡斗饭”之说。这句话被徐文昌巧妙地利用了。

原来绍兴五云门有一个叫张二的人,天性孝顺。有一次,他妈妈生病了,就请医生给他开了个药方,向邻居借了二十毛钱,到街上取药。他一头雾水,匆匆忙忙,在河埠边仁济米店不小心踩到了一只鸡。店主气势汹汹地开车出门,一把抓住张二,要他赔钱。张二知道,老板是当地的恶棍。他傲慢地处理了十八件事,对他嗤之以鼻。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倒霉,眼眶含着泪水,颤抖着取出那二十仙药,补偿了他。没想到老板见张二老实受骗,放不下张二,似是而非的说道:“我的小鸡不会死的,养了几个月徐文长的故事,养到至少五斤。每次。一斤五十毛钱值两百五十毛钱。现在,你只亏了二十毛钱。你能买一只五斤重的鸡吗?今天,你必须付我两百五十毛钱。没钱!”

这时候,路上的人都围了过来,看热闹。他们很生气地看到,仁记的老板这么不讲理。张二忠厚老实。他担心妈妈的病,想早点回去。他甚至跪下求情,却始终无法脱身。这时,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中等身材的文士,正是徐文昌。许文昌先是冲了张二眨了眨眼,然后大声说道:“任吉老板说得好,他把鸡踩死了,张二哥应该拿亏本吧。看来你的钱还不够赔,先借给你。两百三十篇!”

说完,许文昌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钱,递给了仁济的老板。

看热闹的人都很惊讶。张二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任极这个贪婪的老板,见他的目的达到了,得意洋洋地接过钱,转身回了店里。

任极的老板刚踏进店里,许文昌突然上前,一把拉住他,沉着脸说道:“老板,你慢慢来,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东西!张哥被踩死了。为了你的鸡,你吃五斤大鸡已经赔了钱;但是,你要知道,要养大鸡是要养鸡的!俗话说,“用鸡打饭” ”,这不是这样的。假的!所以,五斤鸡应该喂五斗米。现在你不花一把米,但你要人付五斤大鸡,是”这有道理吗?事情一定要公正,人们才会信服。我认为你应该尽可能地将你没有喂饱的五桶米还给张兄弟。否则,人们在这里,你可以评论。“

许文昌说完,抬手,看着热闹的所有人都冲到了店门口。他们嘟囔着:“对对对!这位先生说得对,他应该把五桶米还给张哥!”

还有人在店门口捏着拳头喊道:“米甸王,快把米量出来,不量出来就用米店。米。”

当仁济老大看到的时候,一大群人站在河边。如果有人举手,这群可怜的鬼就会冲进米店。他看出事态严重,怒火难当。他心想:英雄不吃眼前亏,连忙没了笑容,道:“说来容易,大家都冷静一下,兄弟们买饭吃。”然后吩咐掌柜,从米堆里把许文昌给了。量出五桶米。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抱着徐文昌走了。

徐文昌接过米,走了一会,在一座桥边停下,将五桶米递给张二,道:“张哥,把这五桶米带回去给你娘看病!”

“那么你支付的 230 美分呢?”

“那两百三十美分就算给了你也别介意!”

张二敲了敲脑袋徐文长的故事,眼里噙着泪水,颤抖着接过五桶米,连连道谢。一直看着许文昌回城。

“蓝天高一尺”

山阴县令高升为宁波府知府,因善于配合上司。消息传来,小山阴县城热闹非凡!来自全县各地的先生们前来送行。有的送挂轴,有的送彩旗,有的送首饰,有的送金银,所谓各种礼物,应有尽有。这时,山阴的才子许文昌闻讯后,也破例送来了一面旗帜,只见上面写着“蓝天高一尺”五个大字。高知县人很高兴,心想:徐文昌是浙江著名书法家,平时要一张纸,没有。没想到今天发了这五个字,真是让我的行程锦上添花。

告别当天,高知州将徐文昌亲笔的五个大字挂在宴会厅前,并自豪地介绍道:“这是山阴名人徐文昌先生的礼物” 真是银钩强笔,就这么多。不过他夸下官比青天高一尺,真是夸大其词,让下官都惭愧了。说完,他大笑起来。

事后,有正直的人请许文昌质问:“许先生,你还和高一起加油,真是出乎意料!谁不知道这人在任期间吸过多少人的面霜,刮过多少人的面霜?”山阴县多少地!这种贪得无厌的盗官,恐怕作恶不成!请问,你送他一面“天高一尺”的旗帜是什么意思?”

徐文昌闻言大笑道:“是啊,高知县在任期间,千方百计寻找民心,三阴县不知道为他刮掉了多少土地,正是因为土地被他刮倒了。青田只高了一尺——你不明白吗?”

“啊,原来如此!”众人听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夸赞许文昌这五个字用得真棒。

高在宁波府上任后,仍将“蓝天一尺高”的横幅高挂在府邸衙门的正殿,十分得意。我不知道许文昌题词的故事和他的罪行。 十、十传百,从绍兴到宁波,再到高的耳边。他只得悄悄取下那面旗帜,将其摧毁。然而,没有办法停止讨论。高名声不好,不能留在宁波。最终,他只好卷起被褥“返老还童”。

谢德苗、寿能人、阮庆祥、李翰林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