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 美文

《故事会》中让你印象最深的故事是什么?

2021-11-14 14:57:07诗集古诗网
《故事会》曾是中国卖得最好的文学杂志之一。《故事会》曾是中国卖得最好的文学杂志之一。他说,“我们这一代人,写作一定要通过一种悲剧形式表现出来。《故事会》创刊于1963年,卷首写道:“《故事会》的对象,以农村故事员为主,兼顾工厂和其它方面。今年7月,《故事会》文摘版改成了校园版,增加了一条新的宣传语,“学写作文,从读故事开始,会讲故事的孩子更聪明。在人人都可以发表文章的网络时代,《故事会》早已不是唯一的民间表达渠道。

曾售出400万份的《故事会》:互联网时代如何生存?原小薇薇GQ报道

今天,我们对游戏、电影、电视剧、戏剧的消费已经成为主流,而好的故事是这些艺术形式的主要灵感来源。在一个故事稀缺的时代,什么是好故事?如何讲好故事?它仍然具有实际意义。

《故事会》曾是中国最畅销的文学杂志之一。在网上搜索“故事会”,很多70、80后对故事都有新鲜的回忆。与其他文学刊物不同的是,《故事会》中的大部分文章都来自民间。它将市场上流传的悬疑、恐怖和爱情故事写成了纸上谈兵。读者范围从农民、工人到学生和知识分子。这是一本真正的书。国家杂志。

9月,本报记者来到《故事会》编辑部。除了探寻一本老杂志在网络时代的经历与蜕变,我们还好奇《故事会》是如何产生故事的?这本杂志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启发?《故事会》的黄金时代是历史,但讲故事是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命题。正如罗伯特麦基在《故事》一书中所写,“人类对故事的渴望是永无止境的。”

················

“没想到《故事会》还活着”

知乎上有一个热点问题:《故事会》中最难忘的故事是什么?下面有 2487 个答案,页面浏览量超过 1 亿。有人写了一些模糊的情节。一个无人看管的孩子只能吃生蜗牛。最后,脖子上长满了寄生虫,脑袋被一巴掌打掉。“现在看到有人吃蜗牛,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有人留言。

还有一个恐怖故事。在一个婴儿的生日聚会上,当他赶上一周时,婴儿就抓起书本和笔。亲戚朋友都称赞他前途无量。父亲高兴的时候,把婴儿抱起来,天花板上的吊扇把婴儿的头给撞飞了。. 有网友写下了自己的心理阴影,“至今坚决反对在家里安装吊扇。”

周元出生于1980年代,曾在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担任程序员。他是《故事俱乐部》的忠实读者。他喜欢阅读早期“故事会”中的中篇小说,经常在贴吧和论坛上分享这些故事。网友们给了一个恰如其分的名字,“BH Story(Sturdy Story)”,讲述的是血腥的现实生活。、父权制、逼婚、逼婚、买卖人、恶霸、村霸等社会阴暗面。周元大吃一惊,“作者是不是边打边敲桌子?怎么每篇文章都能激起读者的愤怒。”

周元/周元收藏的《故事会》装订本

“故事会”在网上爆红,或因网红冯峰看“故事会”的一张照片,“低俗”“狗血”成为该杂志反复诟病的词,也有一个网络流行语,“这太离谱了,“故事俱乐部”不敢这样做。

“这么说吧,现实中你跟别人说你喜欢看《故事会》,他们会觉得你不好,很幼稚,很low。” 周元说道。身边很多人拿这本杂志开玩笑,说冯姐也喜欢看《故事会》,“我觉得这杂志不是一般人看的。”

《故事会》曾是中国最畅销的文学杂志之一。1985年,《故事会》单期售出760万册,2000年前平均单期保持300万册。 1995年,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称,《故事会》制作杂志那是受人民欢迎的。

关于照片里的故事的开头_老北京的故事作文开头_老照片的故事作文开头

今年71岁的何承伟曾任《故事会》主编,1974年进入《故事会》工作,见证了《故事会》最火爆的时代。他说,1990年代,月刊印制的那天,80辆卡车就在印刷厂门口准备发车,运到不同地方的报摊和车站,否则就会发生争吵。不同地方之间。在报摊上,《故事会》绝对是卖得最快的。《故事会》曾被誉为“农民工返乡必备杂志”。1999年,作家莫言给编辑部写了一封信,写着《400万份的故事会》是一种值得反思的现象。那种刊物。”何成伟说,《故事会》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它的民间背景。

甚至在街边小摊和街巷小巷的流动摊上也出现了盗版的《故事会》。放在菜刀、镜子、指甲刀旁边,没有序列号的“Story Club”比原版厚一些。内页是用碎草纸揉成一团,整页有“监视器”和“迷幻剂”。“《毒枪》广告印刷模糊,有时一个句子有两三个错别字,还加入了许多恐怖和色情故事,充满了“性和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