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说说我心中的“明日香”的两个经典译本

2021-06-26 17:01:13诗集古诗网
《飞鸟集》正是这样一部传达真、善、美的诗集。《飞鸟集》最早的翻译者是郑振铎先生。因此,他积极译介异域的优秀文学,早在1921年,郑振铎就与王靖分别翻译过多首泰戈尔的诗。《飞鸟集》的另一个具有特色的译本,出于姚华之手。姚华先生的《五言飞鸟集》,正所谓“诗人译诗”,可谓将泰戈尔的《飞鸟集》中国化、本土化,用中国传统诗歌的体裁在郑振铎译本的基础上进行了二度创作,如“世情生处匿,相亲始见真。

飞鸟集》是我国最早翻译引进的泰戈尔诗集。在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岁月中,泰戈尔的诗歌扎根于中国精神文化的土壤,成长为一棵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这棵郁郁葱葱的巨树泰戈尔诗集哪个译本好,枝条繁茂,产生了200多种不同的译本,现在还在不断地产生新的枝条。读者对《明日香》的喜爱和关心丝毫不减。他们对原作有自己的解读,对译本也有不同的评价。在众多译者和读者的心中,有一个属于他的泰戈尔。

根据亚里士多德的说法,诗歌比历史更真实。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实的集合,已经发生的事件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而诗歌是情感思想的表达,揭示了人类命运的必然性和自我选择的可能性。有爱就有诗。诗歌滋养人的灵魂,指引生命的真谛,驱散尘网中的凄凉孤寂,呼唤我们追求美,发现美,实现永恒之美。

《明日香》就是这样一部传达真善美的诗集。在我看来,《明日香》在中国读者中很受欢迎,至少有两个原因:

首先,诗中许多以“飞鸟”为代表的自然意象符合中国传统审美。 “飞鸟”的形象始于《诗经》,贯穿了先秦、汉代乃至明清时期中国古代诗歌发展的整个历史。无论是屈原、阮籍、陶渊明、欧阳修,乃至中国当代的许多词曲作者和诗人,都爱飞翔的鸟儿,借物吟诵,寄托理想、追求和抱负,寄托孤独、孤独和犹豫。正如卢钦里先生所见,飞鸟是大自然的化身,类似于人类活动的轨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此,明日香成为诗人内心世界的反映和诗人生活的象征。古往今来,无数文人雅士将爱寄托于飞鸟,感知自然,用物表达心愿,以求获得精神上的慰藉和思想的升华。同样,《飞鸟集》中的其他自然意象,如“流萤”、“星云”、“薄雾”、“风雨”、“落叶”等,也广泛存在于中国诗歌文学史,为中国人民所广泛接受和喜爱。

其次,泰戈尔的《明日香》有着自己独特的东西方文化融合的特点。 《飞鸟典藏》不仅符合东方文化对“物我合一”和“自然之道”的追求和兴趣,更突出了西方文化对个体人格的力量和人性本身的价值。文化重视。 《飞鸟集》短诗325首,内容丰富,谚语丰富,风格清新,历久弥新。泰戈尔将他的感情寄托在自然,将感情体现在风景和事物上,对宇宙、世界和生活有着深刻的思考。可以说,他的这本《明日香》集是一部充满对人生感悟和人生哲理的哲学诗集。泰戈尔以细腻的语言和纯朴的诗意笔触触及生活中的不同情境。很容易投射到读者的心里,引起强烈的共鸣,从而给读者带来极大的震撼。泰戈尔的诗能使人获得情感上的快乐和精神上的愉悦。在残酷乏味的现实中,也体现了人格的价值和人性的美。郑振铎先生在1956年出版的《飞鸟集》新序中说:“泰戈尔的这些短诗……往往在几首短诗中蕴含着深刻的道理或尖锐的讽刺,……山坡草甸上的野花,在朝阳的照耀下,一朵朵地探出头来。随心所欲,色香味五花八门……那些诗句很深奥。讽刺,甚至是大悲愤,更多的诗是充满了对人与自然的热爱,有些诗如‘格言’,很多都是讽刺。”

《飞鸟集》最早的译者是郑振铎先生。作为五四时期新文学的开拓者和文学研究会的发起人,郑振铎提出文学思想要破旧立新,文学要肩负新的使命和任务。因此,他积极翻译优秀的外国文学作品。早在1921年,郑振铎和王静就分别翻译了泰戈尔的多首诗。 1922年,郑振铎选译的《飞鸟集》问世,成为他追求思想解放、独立自主的文学翻译创作活动的系统尝试,为知识分子播下了种子。当时正在寻求新文学和新思想的人。一颗充满自由和爱的种子。郑振铎译的《飞鸟集》已有96年的历史,繁荣昌盛,被视为经典译本。 《飞鸟集》所体现的对自然的崇尚、对宇宙的思辨、对生命的理解,感动了几代中国文学青年,也影响了刘半农、鲁迅、瞿秋白等众多历史名家。徐志摩。郭沫若曾说:“在我自己的诗歌经历中,我首先受到了泰戈尔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