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集古诗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集

谁的泰戈尔诗集版本更好?

2021-06-26 20:00:54诗集古诗网
永远闪光——评郑振铎译泰戈尔诗一、几种容易见到的泰戈尔诗集尽管所谓的《泰戈尔散文诗全集》并不全,另外读完《泰戈尔诗选》,泰戈尔的大部分诗作就能读到了。别的泰戈尔诗译者,却往往不能够如此。

以下是网页上的资料,希望对你有帮助,来自

永远闪耀——评郑振铎翻译泰戈尔

(选自网络)

一、几首简单易懂的泰戈尔诗

如今,泰戈尔的诗集并不难找。英文版可以在网上搜索;对于无法阅读或喜欢阅读中文版的读者,除了各种文集和双语版外,还可以去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泰戈尔诗选》(冰心)。石震译,1958年第一版)和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泰戈尔散文诗全集》(1990年第一版),均多次再版。前者也被视为课外阅读书籍之一,近年来被重印。重印并替换为普通封面设计,推荐给全国学生。

虽然所谓的《泰戈尔散文全集》并不完整,但看完《泰戈尔诗选》,你可以读懂泰戈尔的大部分诗篇。然而,这就够了吗?读这两本书的时候,泰戈尔是不是经常给你一种“不过如此”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那你就需要找上海新文艺版泰戈尔诗集了。如果找不到也没关系。 1981年以来,上海译文出版社重新出版了这本诗集,品种比以往更加齐全。比如吴彦翻译的《情人的礼物》是1984年首次出版的,这套书在1987年完全重印,这样就够了吗?如果你读完它们,泰戈尔仍然会给你“但是那个”的感觉,这还远远不够。这时候需要在人文版找两张宣传单作为补充:

郑振铎译《新月集》(1954年第一版)

冰心翻译的《吉檀迦利》(1955年早期)

至少在1989年之前,这两本可爱的小书已经再版了。够了吗?

没有

不够。

不够。

如果你想看更多西递翻译的泰戈尔诗,那还不够。

所以你应该回到过去。痴迷于为西递译诗的人,请跟我来。

我们一起翻开《文学周刊》,找到郑振铎翻译的泰戈尔古诗词。

找到那些纯美的译诗,找到被它们扭曲的泰戈尔。

想看更多西递翻译的泰戈尔诗,请关注我。

二、西狄译泰戈尔诗歌出版的《文学周刊》摘要

泰戈尔诗歌的翻译当然不是悉地主义的专利。

泰戈尔诗集好词句_泰戈尔诗集哪个译本好_泰戈尔诗集哪个译本好

1922年3月1日出版的《文学周刊》第30期(当时定名为《文学周刊》,至第81期名为《文学》,至第一期《文学周刊》第172期),是的,我看到了两首“泰戈尔”(Tagore)诗:

第一个是《诽谤》,徐佩德译自《新月集》;

第一本是《第67期《园丁集》》(其实是第70期,报刊有误),[亻民]译。

在这两首译诗出版前后,西帝也在陆续翻译泰戈尔的诗。

1922年夏,郑振铎选译的《飞鸟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其中译诗257首,“占总数的四分之三以上”(《新序》) 《飞鸟集》,郑振铎着),其余69首诗增补于1956年翻译; 1923年秋,商务印书馆出版郑振铎《新月集》,译诗31首,1954年增补9首。

1923年8月之前,王都清(1898~1940)译《新月集》)已由创世社出版。这大概是《新月集》的第一部全译本。商务印书馆1924年第《星海》(上海书店1988年)版有《近年文艺刊物目录》,其中提到:

泰戈尔《飞鸟集》、郑振铎译文选、泰戈尔诗集文学研究会丛书

泰戈尔新月集,郑振铎选译,文学研究会丛书泰戈尔诗选

新月集,泰戈尔着,王杜清译,创造社出版

为什么把王都清译本的出版时间限定在1923年8月? 1923年8月27日出版的《文学周刊》第85期中,有一篇郑振铎的《泰戈尔新月集译序》的文章中提到:

后来,王都清君翻译的《新月集》也出版了。我更懒得翻译我自己的了。许多朋友不时催促我完成这项工作;都说王俊的翻译太难懂了,看来有必要再翻译一遍。当时我正打算选译泰戈尔的诗,所以一方面整理了旧译稿,另一方面参考了王俊的译本,又翻译了八九首新诗; ...原始收藏中也有。七八首诗,因为不是很喜欢,所以没有翻译。

……泰戈尔写了这些诗,但绝对不是给孩子看的。 ...这就像俄罗斯许多流行小说家写的流行小说一样,不是为人民写的,而是为人民的生活写的。 ...

十二、八、二十二。

从这些介绍来看,王都清的译文可能是采用了象征手法,或者干脆用古汉语翻译,并不容易理解。尽管如此,还是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个翻译。不过,这里引用的两段话,只能在郑振铎翻译的《新月集》的人文版中找到,也只有寥寥数语。虽有此译本的序言,但已被改删,并非全貌。我曾经以为这个翻译序言原本是印在人文版的《新月集》中——这个骗局已经受了十多年了。